|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989章 相见
  “小瑞!”

  贝思甜低呼一声,澳门赌博网站:忙跑到窗前,扒在窗户上的果然是罗仪瑞!

  看到他现在的状况,差点没吓死!

  此刻罗仪瑞双手扒在窗台上,两只脚蹬着墙,没有任何安全措施,随时都有可能掉下去!

  贝思甜打开窗户一把就抓住了他,将他拉了上来!

  “不想活了!这可是二楼!小混蛋!”贝思甜低喝一声,这片刻功夫她已经惊出一身汗!

  听到妈妈式怒吼,罗仪瑞咧嘴笑了,上前抱住了妈妈的腰,将脸埋在妈妈身上,闷闷地说道:“妈妈,小瑞想死您了!”

  贝思甜合唱不想念她的小瑞,矮身将罗仪瑞抱起来,紧紧抱在了怀里。

  关键是隔音的,但是秦新宇就站在门口,自然听到了里边的动静,他垂眸而立,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周围两个房间都没有人,不会被听去什么,秦新宇想着,就看到楚丰磊走了过来。

  秦新宇笑吟吟上前一步,“朋友请留步。”

  楚丰磊停住脚步,说道:“不好意思,我们有一个小孩走失了,五六岁左右,请问你看到了吗?”

  秦新宇问道:“是住在这里的孩子吗?”

  楚丰磊没有多想,点了点头。

  秦新宇当即笑了,“既然是住在这里,何来走失一说?”

  楚丰磊一滞,只想着里边的贝思甜和罗仪瑞,却是小瞧了这个人,秦新宇是吧,倒也是个神思敏捷之人。

  楚丰磊淡淡地说道:“我只是怕孩子惊扰了贝大夫制符,才会有此一问,别耽误了大事,既然没有看到就没事了。”

  秦新宇看着楚丰磊离开的背影,嘴角仍旧带着笑容,只是未达眼底。

  这人有问题啊,来探听什么的?

  为什么要用小瑞当借口,他知道多少?

  秦新宇还不知道里边的情况到底如何,若是知道了,说不定能够多猜出一些东西。

  果然还是出来有意思。

  房间当中,贝思甜和罗仪瑞的情绪都平复下来,能够见到对方他们都很高兴。

  贝斯太难伸手刮了刮他的小鼻子,嗔道:“小家伙!胆子忒大了一些!”

  罗仪瑞脸上一片灿烂的笑容,笑嘻嘻地说道:“那妈妈同意了?”

  贝思甜轻哼一声,嘱咐道:“万事以自己的小命为主,听到没有?”

  “听到了听到了!”罗仪瑞大喜,这样一来,大后方稳定了,他就能安心了,可以踏踏实实地‘打仗’了!

  贝思甜没有‘暴露’罗旭东,父亲的形象在孩子的心目当中都是高大的,不能让他变成一个言而无信的小人,而且留有余地,将来万一再有这样的事情,她也不会被父子二人蒙在鼓里。

  一辈子太长,贝思甜可不敢说什么‘一辈子都不会如何如何,一辈子都要如何如何’这种话,不切实际。

  母子二人有了约定,罗仪瑞一颗心也终于落了地,她让罗仪瑞躲在房间里,等到她把人都带出去的时候,他在离开。

  罗仪瑞抱住妈妈的脖子,吧唧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妈妈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贝斯太难也轻轻在他的额头落下一吻,然后起身出去了,打开门,秦新宇转过身来,看到里边的罗仪瑞。

  罗仪瑞冲着他咧嘴一乐,秦新宇冲着他眨眨眼睛,然后房门关上。

  贝思甜出来之后便带着秦新宇向着楼下走去,秦新宇一个字都没有多问,这里可不是问话的地方。

  楼下,众人看到北贝思甜下来,纷纷站起身来。

  “各位请随我来。”贝思甜说完,当先向着小房子走去。

  秦新宇落后一步,见楚丰磊果然没有走,于是笑道:“朋友,一起走吧。”

  楚丰磊:“……”这小子,是盯上他了!

  无奈,他只好站起身来,跟着秦新宇一起向着小房子走去。

  “楚兄是哪里流派的,看着十分不凡。”秦新宇说道。

  不凡自然是不凡的,但是哪个流派不能告诉你。

  “流派暂时不便相告,实在抱歉。”楚丰磊说道。

  秦新宇见过那种觉得自己的流派比较丢脸而不好意思说的,楚丰磊很显然不是那种情况,很可能是流派下达的命令。

  从他脸上那种带些高傲和自豪的神情可以看出,他对自己的流派十分有归属感。

  因为这一点,秦新宇忽然就对楚丰磊有了一些好感,老实说,恐怕他对青羽的归属感都没有他那么强烈,毕竟他来到青羽的时日尚短,感情和归属感都是需要时间来一点点累积和培养的。

  由此也能够看出,楚丰磊的流派绝对不是新流派,应该有一些底蕴才是。

  秦新宇希望将来有一天,自己和秦家也能对青羽有着如此强烈,好似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归属感。

  尽管现在时间还比较短,但现在他以作为青羽的从属家族而感到自豪。

  众人一起去了小房子,贝思甜用自己的手法将符水给病人灌下去,然后说道:“见效不会那么快,连续喝三天就会对活性菌产生促进作用。”

  于均培立刻问道:“可以杀死活性菌吗?”

  贝思甜摇摇头,“想要杀死活性菌对病人的身体伤害太大,只能抑制,一般情况下,抵抗力不出现骤然下降,是不会再次激发活性菌的。”

  所以像是大病,车祸什么的,基本这些灾难不至死,但是激发了活性菌,也是必死无疑的。

  “如果知道活性菌的属性了呢?”山羊胡子问道。

  “也不行,这和属性的不大,除非是那种极为平和的活性菌才不会对人体产生极大的损伤,但这种活性菌一般无法在血液当中存活,像这种想要消灭,就要冒着杀死病人的危险。”贝思甜说道。

  在场的几个人点点头,脸上带着些许沉思,也不忘了观察病人的状况。

  越是和贝思甜相处,这几个人越是喜欢这个年轻的大能,这种喜欢自然是没有歧义的,这是对她人格魅力的一种诚服。

  这么年轻又这么有本事,还能不骄不躁,为人平和有礼,已经十分哪能可贵,更难得的是她竟然还会听取他们这些人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