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988章 好感全无
  贝思甜看到病人的时候轻轻皱了皱眉头。

  那些一直盯着贝思甜看的人知道情况可能不乐观,这一点其实不用看她的表情也能知道,不过让她皱眉头,应该是很不乐观。

  最紧张的要数郝家成了,这么多玄医都束手无策,该不会这位被称为大能的也不行吧,毕竟对方这么年轻,有三十岁吗……看上去也就二十五六的样子。

  “贝大夫,我们进行了多次血液测试,她的血液当中活性菌以每两天翻一倍的速度增长着。”孙炳阳问道。

  于均培也看向贝思甜,之前他们集会的时候还说起青羽的大家长,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了,命运这东西,谁说得好呢。

  贝思甜点点头,“血液中的活性菌肯定是要增长的,不然无法抵消来自内脏的活性菌侵蚀。”

  于均培一怔,这倒是和那个青年说的差不多啊。

  山羊胡子捋了捋胡子问道“那依贝大夫所言,这血液中的活性菌是对人体有益的了?”

  贝思甜摇摇头,转头看向他,说道“脏腑之中的活性菌存在的时候,这种活性菌可以通过再造细胞保持人体机能,这时候是对人体无害有益的,但如果脏腑之中的活性菌全部死亡,那血液中的活性菌就不会不断再造细胞进行抵抗,这时候病人会出现败血病的症状,不尽快就医,死亡的速度比正常败血病还要快很多。”

  她的一番话让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

  “你都不用进行血液测试吗?”

  众人听到这声音,看向门口,是楚丰磊。

  贝思甜之前就看到楚丰磊了,现在看到他出现,微微一笑,“这么多血液测试的报文已经给我提供了足够的信息。”

  楚丰磊扫了那些玄医手中的报文一眼,又说道“你从这些报文当中知道这两种活性菌的属性了?”

  于均培几人暗自皱眉,这人怎么回事,这话说出来就带着质问的语气。

  贝思甜不温不火看着他,摇摇头,“看不出来。”

  “所以,不是还要经过血液测试吗,毕竟每个人的符水也不相同。”楚丰磊说道。

  贝思甜再一次摇头,“不必在做血液测试了,我也不需要知道两种活性菌是什么属性,真要去弄明白,恐怕病人已经不行了。”

  这就是之前大家为难的地方,活性菌这种东西太难懂了,真要弄懂一种活性菌,没有三四个月都是不可能的,这三四个月还要足不出户日日研究。

  当然了,这之前还有一个前提,要有一定活性菌的知识,换做孙炳阳等人,恐怕研究个一年半载,也未必能够知道这活性菌的属性。

  所以他们之前才想邀请齐老先生。

  现在贝思甜说,不需要知道活性菌的属性就可以治病,倒是让大家感到好奇,这话换成别人说肯定会遭到质疑的,但这话是青羽大家长说的,众人就要考虑一下可能性了。

  楚丰磊这次也感兴趣了,他倒不是故意针对贝思甜,只是考较一下。

  说考较也不合适,贝思甜的水平还是相当不错的。

  “那么要请教一下贝大夫该怎么做了。”楚丰磊说道。

  小窗户外边看着的罗仪瑞已经对楚丰磊好感全无,这个讨厌的人,他是在质疑为难妈妈吗?

  讨厌讨厌讨厌!

  罗仪瑞握着小拳头,亏他还把他当成了好人。

  楚丰磊没想到自己不过是想引起贝思甜的注意,却弄巧成拙,将刚刚刷出来的好感值给弄成了负的,知道了恐怕是要后悔的。

  贝思甜倒是并不在意,行医过程当中被质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把人治好了,这些质疑的声音也就没有了,该闭嘴的也就闭嘴了。

  “既然这两种活性菌能够此长彼长,那么就能让他们此消彼消!”贝思甜说道。

  治病也是有技巧的,尤其是在这种时候,如果循循渐进,病人可是等不了的,这和中医西医也是有所不同的。

  看过病人,贝思甜当然不可能当众点灵成符,回到别墅里边,和众人交流了一番,打算在这里进行制符。

  这样还能留下吃个晚饭……

  贝思甜尽管已经是大能,但是却从来没有狂妄自大认为自己什么都懂,其余人的意见她都会听取,这种事情就是这样,每个人的见解都不同,你的不一定全都是对的,别人的也不一定全都是错的。

  就像齐老先生,他的综合水平恐怕连魏仲源都比不上,但是依然能够得到众人敬仰,因为他在某一项领域擅长领先。

  郝家成立刻给贝思甜准备了一个安静的房间,秦新宇当即进去检查是否有监控设备,对此郝家成一点意见都没有,其余的玄医也是这样做的,好像制符的过程对于他们来说非常重要。

  检查完毕,贝思甜才开始在里边制符,澳门赌博网站:秦新宇就在外边守着,脑子里不由自主回想起刚才看病的过程,如果是他,恐怕还是要进行血液测试的。

  就像楚丰磊说的,每个人的符水不同,血液的状况也会细微的变化,还有可能看到新的变化。

  但是他没有质疑贝思甜,他知道,以贝思甜的水平,凭借这些数据,足够看出情况,的确根本不需要再进行血液测试。

  贝思甜制出的相符是用来抑制活性菌活性的,有点类似让它们逐渐进入冬眠的意思,不过这也要实验,哪个先消,另外一个才会跟着消。

  所以刚开始的药量不能太大,不然弄错了可就无法挽回了。

  这种病贝思甜并不是第一次进行治疗,类似的病症也治疗过,于她而言并不难,难就难在,怎么让病人尽快好转的同时,待在这里的时间长一些?

  她是医生,当然不能为了多见孩子而拖延他们的病情,所以她在想好的理由,病人的身体成了战场,治好了身体也会相当虚弱,虽然以调理的名义留下有些不太妥,但贝思甜暂时想不到其他的。

  正想着,窗户上忽然露出了一个小脑袋,见她看过去向着他挥了挥手,她定睛一看,不正是她的小瑞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