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964章 挺懂行啊
  罗仪瑞和景长乐身上的钱还有不少,澳门赌博网站:撑到他们回到北京都绰绰有余,所以他并不是真的想跟着于均培进去吃东西。

  他看出了于均培是个玄医,这一去,不是去看病就是去聚会,他听母亲说过,每个地区的玄医相互之间都会互通有无,甚至有些地方会有定期的聚会和集会,用来交换手中所需要的中草药、玄符以及情报。

  从刚才那老人问路的情况看,很可能附近是有玄医集会,如果真的有,他说不定能够打听出一些消息来。

  他虽然年纪尚幼,但好歹也是个玄医,或许在玄医当中,他才会有一些用武之地。

  不过在情况不明之前,罗仪瑞也不会傻到去直接暴露自己玄医的身份,这么小的玄医现在只有流传一个人,所以他若是被人认出身份,肯定会生出很多的事端,搞不好被更多的人盯上,他真的回不了家了!

  夭折神马的,太可怕了,他还要长大成人呢!

  景长乐和罗仪瑞是有着相当的默契的,所以对于他的举动并不感到什么意外,即便当时不明白,过后他也会告诉自己,但是郝荣就不同了。

  郝荣当公子哥当习惯了,又是乍一落难,根本适应不了自己的情况,仍旧觉得自己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公子哥,所以对于罗仪瑞这种近乎乞怜的行为,他非常不屑,同时也觉得很丢脸。

  而且,这老头一看就没什么钱,都什么年代了,还穿布鞋?!

  郝荣心里十分不痛快,不过现在他还要指望着罗仪瑞,哪里敢多说什么,只好沉着脸闷声不吭地跟在后边,进去的时候看了门口的小姐姐一眼。

  真漂亮啊!

  门口的女孩子哪里看不出奇怪来,这三个孩子也是各有不同,两个穿着十分伛偻破旧,另外一个倒是很光鲜,只不过身上的痕迹像是经历过打斗一般。

  但是女孩儿什么都没有多问,这三个孩子就算是通天,在这里边也翻不出半朵浪花。

  外边看着这里就像是一个小四合院,没什么稀奇的,进来之后才知道别有洞天,这里更像是一个深宅大门,从外院的石子路走进去之后,穿过拱门,面前豁然开朗起来。

  假山流水,亭台小院,还有一些佣人穿梭在里边,端着酒水和水果等,正往假山旁的那些八仙桌上送。

  罗仪瑞等人险些以为自己穿越到了古代。

  于均培老人招呼三个目瞪口呆的小子过去,看着他们的样子露出笑意。

  罗仪瑞等人加快脚步走了过去,他一直跟着吴岳凯,眼力也是相当不凡的,看得出,那些八仙桌椅全都价值不菲,就连那些水果产品也都不是一般的食物。

  他从桌上看到了带有天降福logo的餐盘和翁罐,光是问一问就知道这些食膳药膳每一种都在千元左右,现在天降福是一个大品牌,价格自然就摆在了那里。

  再看这些人,一个个穿的都十分低调,布衣布鞋,穿着粗布的都有,相比较之下,那些佣人甚至都比他们穿的要好,可是罗仪瑞一个都不敢小瞧。

  在这里的,全部都是玄医!

  于均培来了以后,立刻有两个差不多年纪的老人迎了过来,让罗仪瑞大概好玩的是,其中一个还续着山羊胡子,另外一个也很有意思,带着那种账房先生专属的圆圆的眼镜,如果再配上一个算盘,就十分相形得益了。

  “老于你又迟到了,是不是又找不到路了?”山羊胡子的老人笑着说道。

  于均培苦笑,“每次机会地点都要变,真是苦煞我这老头子了!”

  另外一个圆眼镜老人咧着嘴嘻嘻笑道:“女人才路痴呢,你小老二还不如一介女流之辈!”

  于均培笑骂道:“就你话多,半年不见了,你就这么损我。”

  三个老人一边说笑一边向着餐桌那边走去,于均培走了几步,忽然想起什么,转身向着罗仪瑞三人招手,“你们三个也过来,那边有不少好吃的,就说是我带来的,随便吃。”

  罗仪瑞忙跟在了后边。

  这个庭院很大,桌子一共有十来桌,并没有聚集在一起,而是分散开来,围绕着假山流水,说说笑笑吃吃喝喝十分惬意。

  “这是你新收的徒孙吗?”山羊胡子的老人开玩笑说道。

  他看得出这三个孩子并不是于老收的徒孙,怕是路上捡的。

  景长乐歪头看着桌上的那个酒坛子,上边一个极小的‘贝’字刻在上边,然后便是‘天降福’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一旁传来郝荣的声音,“没见过这个吧,这个是天降福的药酒,不失酒香,不损药性,酒液原本就十分醇香,对身体还有这十足的好处,我说的好处,可是真正的好处,不是市面上宣传的那种,喝上半辈子才能看出效果的好处。”

  郝荣一副我很懂的样子对景长乐和罗仪瑞说着。

  景长乐脸上露出疑惑之色,看了罗仪瑞一眼,见罗仪瑞微微点点头,心中便有了数。

  他那次被救出来之后,跟随罗仪瑞的妈妈一起去了北京,在他家里,他见过这种酒缸,上边没有‘天降福’三个字,但是那个‘贝’字却是十分清楚的。

  当时罗仪瑞的奶奶说,这是自己家酿的,只给自己家喝。

  所以,天降福是罗仪瑞家的,这一点得到罗仪瑞的肯定之后,景长乐看向郝荣的脸色就变得古怪起来。

  郝荣还在那里侃侃而谈,“你知道这样一坛酒多少钱吗?这样一坛酒最便宜的也要三千多,看功效不同,价格也是不相同的,价格高的几万都很正常!”

  “小兄弟很懂行啊!”

  就在郝荣一脸莫名其妙的与有荣焉的样子时,他们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三人回头看到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站在那里,手里端着一个小盏,正浅浅地喝着。

  郝荣被夸了脸上立刻露出得意的神情,那年轻人看向那酒,说道:“这坛酒8888元,相当吉利的数字吧,这酒虽然算不上天降福的精品,但也是中等偏上了,一杯下肚就能感觉到身体明显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