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961章 两个雏儿
  论逃跑的经验郝荣哪里比得上罗仪瑞和景长乐,要不是他年龄大一些恐怕都会跟丢了,幸好跟上了,两个人七扭八绕的,竟然很快就把那些人甩开了。

  甩开了那些人,澳门赌博网站:罗仪瑞等人倒是也找到了住的地方。

  不知道是谁家的后院子,前边没人住,但似乎只是暂时没人,后边有个特别小的杂物间,里边放着一些工具,有两扇小窗户,外边的门是锁着的。

  三个人是翻了小窗户进来的,这样从外边是看不出来的,倒也算隐蔽。

  这边的天气到了晚上会比较凉,但也凉不到哪去,三个人要是依偎在一起不会有一点问题。

  这小杂物间的窗户挺高的,而且是很小的一个正方形,若非三个人年纪都不到,钻都钻不进来。

  罗仪瑞往上一跳双手扒住那小窗户往外看去,现在十一点多,能够听到远处的街道上仍旧喧嚣的声音,但是这个地方却是很安静。

  另一边,景长乐也跳上去扒着窗户往外看,然后下来对罗仪瑞点点头。

  罗仪瑞也跳下来,来到郝荣身边问道:“到底怎么回事?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

  郝荣脸色仍旧很难看,任谁遭遇了这种事恐怕都不会舒坦的,他听到罗仪瑞的问话,面色有些古怪,尤其是看向他的目光很古怪。

  “你怎么知道我那保镖有问题的?”郝荣到现在仍旧是一脸诧异,要不是罗仪瑞给他的那包厉害的药粉,他怕是现在已经落入对方手里了。

  “我借手机的时候,那保镖的手机根本就打不出去,他一定以为我不懂,所以没有提高警惕。”罗仪瑞说道。

  这也是他当时为什么那么着急下车的缘故,他担心那保镖不放心他,将他也给绑了。

  郝荣脸上的古怪不减,“你真是自己看出来的?”问完这话也觉得自己问的有问题,不是自己看出来的,难不成还和对方一伙的,“那拿包药粉呢?就是你上次弄麻我胳膊的那个吧,真是够厉害的!”

  他一说起这个,双眼顿时就亮了起来,他当时慌乱当中就是把那药粉撒了出去,正好那保镖和司机一块过来抓他,全都洒在了他们的脸上。

  这下可好,两个人的脸好像木了一样,表情都不受自己控制了,很快他们就倒在地上,除了眼珠子能懂,其余的地方一动都动不了,甚至郝荣觉得他们的意识也不是很清醒了,这就好像打了麻药一样。

  还是全身麻醉的那种!

  “那药粉还有多少,我全都买了!”郝荣有些兴奋,一扫刚才的颓废,有了这药粉,他在学校里还不横着走!

  罗仪瑞翻了个白眼,懒得搭理他。

  见到罗仪瑞这副爱答不理的模样,郝荣习惯性就想耍狠吓唬对方,随即想到对方即便年龄比自己小了这么多,但完全不是自己能够对付的,尤其是那药粉,他可不想来这么一次。

  反应的及时,郝荣立刻换上一副笑脸,“兄弟,说真的呢,多少钱我都买得起。”

  罗仪瑞耷拉着眼皮,在地上胡乱画着,“先告诉到底怎么回事。”

  郝荣当即恍然,忙说道:“我一开始根本就没想到的,是你那句话提醒了我,后来我发现事情不对劲,那个所谓的高手根本就不存在,当时发现的时候,那两个人就准备抓我了。”

  罗仪瑞一副安静聆听的样子,让郝荣都不好意思停下来。

  “我小姑的确是生病了,最近我家挺乱的,我爸就让我出来了,但往常我爸肯定不会把这种艰巨的任务交给我的,肯定是有人用什么事情哄骗了我爸,到时候把我控制起来威胁我父母。”

  这是郝荣能够想到的全部,不然他父亲那么疼爱他,不可能明知道危险还让他来的。

  “知道抓你的目的吗?”罗仪瑞问道。

  郝荣想了想摇摇头,“估计应该是为了利益吧,或许我爸最近又要签大单了,有人想抢,才用这种手段,以前也不是没发生过。”

  罗仪瑞有些失望,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要打听什么,但总觉得这些人是江城的,或许能够听到妈妈的一些消息。

  “哎对了,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来,我小姑因为得了怪病,所以我爸请了很多的所谓民间高手起来给她看病,这些高手之间也分派系,这次会不会和他们有关系?”

  毕竟治不好有损声誉,所以也不想别人治好?可是不对啊,宁晋县的高手根本不存在,所以这种可能性也就不存在……

  郝荣话刚说完就自己把自己否定了。

  “对了,你妈妈和湛少很熟悉?”郝荣说起这个,忽然想到这一码事,因为爸爸的一些民间高手,就是湛泓俊找过来的,为此爸爸还相当得意,毕竟湛少可不是谁都能结交的。

  “算不上熟悉,那男人非要邀请我妈妈去参加晚会。”罗仪瑞对湛泓俊完全没有什么感觉,说话也很随意。

  但是郝荣听在耳朵里就不一样了,怎么听这意思,湛泓俊像是求着他妈妈去的晚会?

  是这小子在故意夸大其词吧!

  “你别在这嘚瑟啊,湛少是什么人?那可是市高官的儿子,你以为你妈妈是谁啊,湛少会为了一个晚会去求人?”郝荣不太相信,但又想起罗仪瑞的那药粉,总归是有些拿不准。

  罗仪瑞怔了怔,一脸奇怪的问道:“市高官的儿子怎么了?”

  市高官的儿子,和省高官的儿子还有些差距吧,又不是像北京这样的直辖市,也没见程天吉小叔整天一副了不起的样子啊。

  郝荣对着罗仪瑞竖起一个大拇指,“兄弟,论装·逼的火候我还差你一些,你这淡定的,好像一点都不把市高官的儿子放在眼里一样,那可是我爹都要巴结的人!”

  这时候景长乐忽然冲着他们比了个噤声的手势,两个人当即收声,没多会就听到外边出现一些脚步声,不多会就听到一些窃窃私语的声音。

  这声音是一男一女发出来的,没多会,外边传来一阵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不过只有郝荣一脸疑似兴奋的红晕,景长乐和罗仪瑞却是一脸懵逼和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