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952章 身世(请看章节感言!)
  听到景长乐的哭喊,罗仪瑞也红了眼圈,他摇摇头,“我救不回你爷爷的……”

  景长乐其实是知道的,他知道爷爷快不行了,他也知道,就算是罗仪瑞的妈妈来了,也救不了爷爷,所以从一开始他就没有开口求罗仪瑞,因为他害怕罗仪瑞像现在这样说出来。

  他觉得,罗仪瑞不说出来,他就还有一点期望……

  “骗人的,你那么厉害,救救我爷爷!”景长乐哭喊,“我只有这么一个亲人了……求你了!”

  罗仪瑞看着要崩溃大哭的景长乐,扁着嘴跟着掉眼泪,他知道这时候不能再拒绝他,不然他真的要崩溃了。

  “我试试,你别哭了。”罗仪瑞哽咽地说道。

  他知道就算试了也根本就没用的,老人油尽灯枯,属于天命,根本就救不回来的。

  罗仪瑞将贴身藏好的黄纸拿出来,毛笔是三次折叠放在一个拇指长的小盒子里的,这是妈妈特意为他做的,有这个在,他就还有底气。

  罗仪瑞擦干了眼泪,将黄符托在手心当中,笔落玄阳,青色光韵亮起,玄符悬于掌心之上。

  尽管景长乐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这一幕了,可是再一次看到,仍旧感到很震惊。

  比他还要震惊的,就是躺在木板床上的老人,在看到罗仪瑞手中青色光韵亮起的那一刻,老人好像获得了力量,胳膊撑着竟然从床上抬起了小半个身子!

  老人看着那青色光韵,眼底满是不可思议,还带着淡淡的惊喜。

  青色光韵落下,符成。

  景长乐已经还算是轻车熟路,忙端来一碗清水将符粉融了进去,转身就给老人端了过去。

  “爷爷,快喝下这药,喝下您就好了,乐乐还要给您做糊糊,还要挣钱给您镶牙呢!”景长乐哽咽地说道。

  他现在只希望出现奇迹。

  那老人并没有拒绝,眼底的震惊还未散去,一边喝着水一边看着罗仪瑞。

  两个孩子都未曾注意到老人的异样,只以为是点灵成符让这个普通平凡的老人吃惊的。

  喝下符水之后,景长乐将老人放平,紧张地看着老人,期待着奇迹的出现。

  老人轻轻咳嗦几声,脸上很快红润起来,竟然真的好转了不少,景长乐大喜过望,见效了!见效了!

  一旁的罗仪瑞并未有喜色,这和他的符水并没有多大的关系,这是……回光返照。

  其实说没关系也不全然,老人是看到罗仪瑞点灵成符,才有的这回光返照,并不是所有人离开的时候都会有这现象的,他这是被触动了。

  景长乐喜极而泣,老人握住了他的手,说道:“孩子,有很多事情我还没来得及跟你说呢,你的本名就叫景长乐,不是我景家的景,你原本就姓景的!”

  景长乐一怔,爷爷这话的意思……

  “爷爷一开始没说实话,爷爷不是从路边把你捡回来的,是你母亲临死的时候把你托付给我的!”

  景长乐一脸吃惊,他的母亲……

  “你母亲那时候刚刚生完你没几天,人已经不行了,她告诉我你叫景长乐,请求我抚养你长大,我家当时正好缺个小子,我就同意了。”

  老人回忆起当年的事情,十分感慨,他记得是在小树林旁边遇到的那个女子,那女子很年轻,二十多岁的年纪,但是很狼狈,身下多处血污,竟是自己一个人把孩子生下来的。

  老人的记忆很深刻,那女子将孩子托付给他之后,有递给了他一颗奇特的小黑球,像是小孩们玩的弹球那般大小,黑黝黝的一点也不起眼。

  那女子将自己身上的三千块钱给了老人,说是给他的汇报,这是那女子原本用来安身立命的钱,如今她却是已经不能用了,不如给这老人,还能期望他善待孩子。

  三千块钱别说几年前,就是现在对老人来说都是一笔巨款,老人拿着钱非常不知所措,他原本是想拿回家的,但是已经察觉到儿子对他的态度,犹豫了很久还是没有拿回去。

  这钱他藏了起来,打算等到孩子大了,把这钱再还给这孩子,这原本是他母亲的,自然就是他的。

  老人将藏钱的地点告诉了他,又看向罗仪瑞,说道:“乐乐以后能拜托你吗?”

  他唯一放不下的就是这个孩子,尽管不是亲生的,可是一家子只有景长乐关心他,从小看到大,跟他亲生的没有任何区别。

  罗仪瑞没想到老人会有这样的话,有些怔忪,若是以前,他肯定拍胸脯保证没问题,可是经历了这么多,他很清楚自己是个孩子,懂得东西太少了,这个世界对于他来讲太宽阔,他连自己都照顾不好,何谈照顾别人。

  见罗仪瑞不说话,老人紧跟着又问了一遍。

  罗仪瑞挠挠头,“爷爷,托付给我有些太夸张了,不过有事情的话,我肯定会帮忙的。”

  老人闻言松了口气,对景长乐说道:“以后你就跟着这孩子在一起吧,那三千块钱就当做是你生活费。”

  跟着人家,可不是吃人家喝人家的。

  景长乐不知道为什么爷爷会有这样的要求,很想说点什么,可是看到老人的瞳孔好似涣散了一下,吓了一跳,忙答应下来。

  “爷爷我答应你,你别激动。”景长乐说道。

  老人笑了笑,一口气就这么松懈下来,眼神一下子就涣散了,恍惚之间,他好像又看到了那个女子。

  那女子在最后的时候,澳门赌博网站:一手托着黄符,一手拿着毛笔,青色光韵亮起,形成了一副美丽神秘的画卷。

  若是那女子不做这些,她恐怕连托付的力气都没有了。

  那时候他就知道,这孩子不简单,将来必定不会局限在这村子里的,跟着这个孩子,终有一天他会找回自己的世界的。

  “想办法……把那颗黑色的珠子要回来,那是……那是你母亲留给你的……”

  老人说完这句话,缓缓闭上了双眼,握住景长乐的手松口,垂落在床上。

  景长乐呆呆地看着老人,刚刚还还好的……

  “爷爷!”

  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响彻山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