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951章 救救我爷爷
  那个庄稼汉倒是没有追上来,澳门赌博网站:二人一口气跑上了坡,站在坡上往下看,仍旧能够看到那庄稼汉用铁锨瑶瑶指着景长乐,威胁的意味十分明显。

  “他们是谁?”罗仪瑞喘着气问道。

  景长乐脸上满是愤恨,说道:“是爷爷的儿子。”

  爷爷的儿子?

  这个形容很是古怪,不过细一想也就能够理解了。

  “到底怎么回事啊?”罗仪瑞觉得这里边应该会是一个很复杂的事情。

  景长乐干脆坐在了上坡上,罗仪瑞也跟着坐下来。

  他衔了根草在嘴里,悠悠说道:“我跟你说过我是孤儿吧,是爷爷捡到的我,那时候爷爷的儿子,就是刚才那男人,家里只有一个丫头,一直想要儿子,但是回回去查回回都是丫头,每次都要打掉再怀,我哦就是那时候到他们家的,他们那时候倒也很欢喜,决定就把我认作儿子了。”

  景长乐沉默了一下,继续说道:“就这么呆了四年多,我四岁的时候,那男人的媳妇又怀孕了,这一次查是个小子,自从知道是小子之后,他们看我的眼神就都变了。”

  说到这里,罗仪瑞也就恍然大悟,很显然那家有了儿子以后,就不想要景长乐了,但也不至于这么大仇恨吧。

  “有一次我摔倒了,摔破了头,以前那时候他们都会带我去打破伤风针,不过这一次没有,那女人还指着骂我晦气,说怀孕的时候不能见血光,要给我送走,免得影响了肚子里的孩子。”

  景长乐冷冷一笑,“结果她刚说完没多久,转身就摔了个大跟头,肚子里的孩子就这么没了。”

  可想而知,景长乐直接就坐实了所谓的晦气,这孩子的流失自然算在他的头上,家里的男人和媳妇都疯了一样要打死他!

  景长乐是不可能继续在那家里呆着了,只能独自一人出来,但是村里总共就这么大,大家都有自己的家,都要过自己的活,不可能帮着谁养孩子。

  那时候景长乐四岁多,根本没办法独立生活。

  景长乐记得,那时候爷爷和那男人大吵了一架,然后就带着他走了,找了几个村里的劳动力,在山坡上自己搭了个木板屋,就这么住了下来,一住就是好几年。

  如今景长乐很快就七岁了,对那时候的记忆依然非常深刻。

  原来这就是那家人如此恨景长乐的原因,不过总觉得是那媳妇自己找的理由,自己不小心睡到了,肚子里又是儿子,要是不找个替罪羊,那男人还不定怎么对她呢!

  一开始说景长乐流血了晦气,也不过是找理由给他送走罢了,家里只要有孩子,谁还能保证不磕磕碰碰的?

  大家都明白,只不过谁也不会说出来去得罪人而已。

  景长乐倒也自在,搬到这山坡上,也省的看人脸色。

  “爷爷和他们也不合,那男人经常都爷爷不耐烦,爷爷说有些后悔生这儿子了,老婆子一走,就剩下他孤苦伶仃的,天天还要看儿子的脸色。”

  景长乐当时不是很明白这种感觉,这种儿子对父亲冷眼不耐烦的感觉,现在也不是很明白,但是他看得出,爷爷非常难过伤心。

  后来景长乐也回去过几次,爷爷身体不好,总是有毛病,他一个小孩子又没钱,只能回去找那男人,但是次次都被那男人打出来,说什么那老头子走的时候两个人就断绝关系了,还要什么钱!

  “白眼狼!”罗仪瑞愤愤地说道。

  景长乐脸上出现哀伤的神色,“因为没有钱,爷爷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后来我就出去打工,但是我太小,没人要我,再后来遇到一群人,说可以挣很多钱,我就跟着他们走了,你大概也猜到了,结果被拐卖了,然后遇到了你。”

  景长乐笑了笑,“也幸好遇到了你,要不然我就死在外边了,也不可能回来继续和爷爷作伴。”

  罗仪瑞点点头,却没有说话,难怪他当时露出神往的神色,最后还是拒绝了妈妈。

  “走吧,我得去给爷爷抓药了,孙大夫说,坚持吃药爷爷就会好起来的。”景长乐笑着说道。

  罗仪瑞看着景长乐的笑容,却看到了他眼底的那抹无助和慌乱。

  来到小屋跟前,景长乐对着里边喊道:“爷爷,我去抓药了!”

  说完就叫着罗仪瑞走,随即想起来什么,说道:“忘了你的遭遇,还是别去大村了,我去抓药,顺便给你打听打听情况。”

  罗仪瑞一开始是不太敢相信人的,不过自从那碗饭之后,他还是对景长乐说了原因。

  景长乐听到警察在抓他的时候感到很惊讶,随即就分析出,那些人应该是想要抓住罗仪瑞来威胁他的父母!

  听到景长乐的看法和自己想同,罗仪瑞很高兴。

  “那你进屋去待着我,我一会就回来。”景长乐说道。

  罗仪瑞点头进屋了,然而没多会他慌张地跑出来,冲着已经快到坡顶的景长乐喊道:“景长乐你快回来,你爷爷、你爷爷他……”

  景长乐一听,疯了一样往下跑,一头扎进了小屋里。

  罗仪瑞紧跟着走了进去,就看到景长乐跪在木板床前,看着老人艰难地睁开了眼睛。

  “爷爷你怎么了?”景长乐声音颤抖着问道。

  老人咧开嘴笑了笑,开口说道:“孩子,我要走了。”

  景长乐原本听到老人竟然能说话了还很高兴,可是听到这话却是傻了,“爷爷要走了?爷爷要去哪?爷爷不要乐乐了吗?”

  他不懂爷爷说走是什么意思,但直觉不是好事。

  老人摇了摇头,一句话已经耗费了他所有的力气,他还有很多的话想和这孩子说的,如今看来,难道要把这些事情带到土里了吗?

  “你的……本名……就叫景长乐,记住了……还有……”老人张开嘴巴,空气好像过滤般从他的嘴边和鼻子旁溜走。

  景长乐哪里还顾得上其他,大哭起来,转身抱住罗仪瑞喊道:“救救我爷爷!救救我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