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950章 吃糠
  罗仪瑞看到地上有个板凳,将板凳放在平整的地方坐下来,远远地看着老人。

  不知道老人是不是感觉到罗仪瑞的目光,缓缓睁开眼睛,浑浊的眼睛看了他一眼,重新又闭上了。

  罗仪瑞垂眸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去帮景长乐了。

  看到景长乐侧脸的喜悦,他知道他是因为老人点头表示自己好多了那件小小的事情。

  景长乐很在乎这个老人啊,但……

  罗仪瑞心中十分纠结和复杂,他觉得自己应该告诉景长乐,免得到时候他悲恸过度,可是提前告诉了,他就不会伤心了吗?

  是不是有个心理准备比较好?

  事实每次到嘴边的时候,罗仪瑞一看到景长乐那张笑脸就说不出口了,咽下去之后又想再说,小小的孩子从来没有这么纠结过。

  以前有爸爸妈妈在身边的时候,他似乎从来不用去想这些问题,也从来不会遇到这些问题,现在一个人,各种各样的问题接踵而来。

  直到景长乐喂老人吃下糊糊之后,罗仪瑞也没有说出口,但是满脸的纠结还是出卖了他。

  “你一脸这种表情,想说什么?”景长乐瞥了他一眼说道。

  若是他不问,罗仪瑞或许还会纠结下去,但是既然他问了,那就一口气说出来吧。

  “景长乐,你爷爷……恐怕不行了……唔……你干嘛打我!”罗仪瑞一句话刚说完,就被景长乐推倒在地。

  罗仪瑞很生气,抬起头来的时候,却发现景长乐眼睛都红了,他脸上的表情很凶,指着他说道:“你别胡说八道,孙大夫说爷爷会好起来的,爷爷也说今天感觉好多了!”

  罗仪瑞看到这样的景长乐,忽然就没办法生气了,他这是……在骗自己?

  看到景长乐愤愤然地转身进了屋,罗仪瑞站起身来,掸了掸身上的土,站在原地叹了口气。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景长乐应该是知道的,可是他脸上的愉悦也不是假的,这又不像是知道的样子。

  他叹了口气,一个人行走时间越长,他就越觉得源叔叔说的没错,他想要帮助妈妈,还有很长的道路要走,根本不是他想象的那么简单和容易的。

  他的一句话就让景长乐红了眼,他觉得还是让他自己冷静一些比较好,干脆坐在了山坡上。

  这片地方是山坡上唯一的比较平台的地方,小屋子建立在这里,倒也很平稳,只不过这样的屋子,怕是禁不住风吹雨打。

  也不知道景长乐一个人在这里生活多久了。

  从来没想过,同一片蓝天之下,会有孩子和他有着完全不同的遭遇。

  罗仪瑞正想着,就看到景长乐冷着脸出来,端着一个碗放在他面前,然后不发一语转身又走了。

  罗仪瑞低头,那碗里是小半碗的米饭混着大部分的糠,他以前听奶奶说过这个,不由地有些好奇,拿起筷子扒拉一口到嘴里。

  嚼着的感觉就不说了,本以为狗难吃了,没想到接下来更艰难的是往下咽的时候!

  这东西咽下去就感觉嗓子疼!

  罗仪瑞只吃了一口就不吃了,他有些生气,景长乐也未免太小气了,这是因为刚才的事情故意为难他是不是!

  这么想着,他端着碗就进去了,进屋他刚要质问景长乐到底拿不拿他当朋友,就看到景长乐正端着一个碗蹲在那里吃饭。

  那碗里全部都是糠,一粒米饭都没有!

  好像有什么东西梗在喉头让罗仪瑞说不出话来,景长乐这是把米饭都给他了,或者是平日里根本舍不得吃米饭,只给他做了一些……

  “干嘛?”景长乐见到罗仪瑞进来也不说话,问道。

  罗仪瑞沉默了两秒,澳门赌博网站:说道:“我想喝水。”

  景长乐怔了一下,挠了挠头,站起身来从小水缸里舀了一瓢水给他,说道:“你要是吃不惯,一会我去大村给你买点吃的。”

  他料定罗仪瑞这么狼狈,身上是没有钱的,只不过他的钱也不多,全都是给人打零工挣来的。

  罗仪瑞接过水舀子咕咚咕咚喝了下去,下肚很清凉,倒是将他的情绪浇灭了不少。

  喝完水,罗仪瑞已经恢复正常,也没出屋,说道:“挺好的,有什么吃不惯的。”

  说完,他就大口大口吃起来,刚刚觉得无法下咽的糠,现在依然无法下咽……不过或许是心态不一样了,他总归是吃完了这一碗饭。

  这时候他想起来,奶奶说过,在父亲执行特殊任务的那段时间,家里吃的比这个好不到哪去,那时候小叔叔瘦的还不如猴,后来妈妈爆发了,家里才逐渐好转。

  所以,这东西,是妈妈爷爷奶奶小叔全都吃过的,等回去了,他也可以自豪的跟他们说,他也是吃过苦的人了!

  景长乐看着罗仪瑞一脸纠结的吃完这碗饭,心里莫名的有些感动,但如果硬要说原因,他却也说不上来。

  虽然碗上好多缺口,但是景长乐洗的很干净,他是舍不得用家里水缸里的水的,一般都是到村外那条小溪里去洗,溪水里有鱼,要是赶上恰好的季节,还能有鱼肉吃。

  景长乐已经恢复了常态,手里拿着碗笑嘻嘻地往回走,一边走一边和罗仪瑞说着话。

  正走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拦住了他的去路。

  这小姑娘竖着两条大麻花辫,身上的衣服虽然是件花褂子,但是补丁很多,此刻她叉着腰,指着景长乐就开骂。

  “你竟然还敢到我们村里来,是不是又找我爹打你呢!”

  景长乐看到这女孩的时候,笑容就消散的无影无踪。

  “上次打你打的还是轻了,竟然还敢用我们村的水洗碗,爹!小杂种又来村里了!”小女孩看到景长乐的冷脸,担心他会动手,一扯嗓子就喊了起来。

  景长乐气的不行,一拉罗仪瑞的手,“快走!”

  说着,二人绕过小女孩就往山坡上跑去。

  罗仪瑞回头,看到一个庄稼汉扛着铁锨往这边快步走呢,一边走一边指着他们这边,呲着呀吓唬着谁,嘴里叫骂着什么,但是离得远了,就听不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