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949章 是他
  听到有人叫自己,罗仪瑞当即一僵,心跳骤然加速,他都已经挑选十分偏僻的地方了,为什么还是能够被人找到!

  “是你吗?罗仪瑞!”

  这个声音再次响起,带着十分的不确定和巨大的惊喜,让罗仪瑞一怔,好熟悉的声音。

  他转过身去,看到那张熟悉的笑脸,当即就呆住了。

  面前这个人,居然是景长乐!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二人异口同声地问道。

  罗仪瑞如今有些草木皆兵,觉得二人的声音有些大,忙拉着景长乐跑到了一边的墙根底下,四下看了看见没人,才松了口气。

  景长乐惊疑不定地看着罗仪瑞,如今罗仪瑞十分狼狈,甚至比那次被抓住要放血的时候还要狼狈,总觉得他这段时间经历了什么。

  而罗仪瑞此刻也打量着景长乐,见景长乐穿着一双又旧又脏的布鞋,裤腿卷起来露出微黑的双腿,头发也有些凌乱,显得有些邋遢。

  二人见面虽然很高兴,但是都因为对方的样子而感到诧异。

  “你在躲谁呢?”景长乐看到罗仪瑞神色间有些紧张,再联想到刚才的一幕,不由地问道。

  罗仪瑞沉默了,是否可以相信景长乐呢?

  尽管二人一起经历过生死,可是这两天以来的遭遇,让他从心底里不敢再相信任何人。

  景长乐见罗仪瑞不说话,眉宇间有些疲惫之色,也不多问了,伸出一只手拉住他,“去我家坐坐吧。”

  罗仪瑞倒是没有拒绝,能够在孤独一人的时候遇到景长乐,老实说,他还是非常激动的,看了一眼他另一只手拎着的酱油瓶子,开口道:“你会做饭吗?”

  景长乐瞥了罗仪瑞一眼,自豪地说道:“可比你这娇公子强多了。”

  “谁娇公子!”罗仪瑞不愿意了。

  景长乐当然是开玩笑呢,真正的娇公子可不是罗仪瑞这样,从他面对那些可怕的人很是镇定开始,景长乐就很佩服他,当然,因为这个,对他现在的遭遇也充满了疑惑。

  “你住在这里?”罗仪瑞见他往村外边走,问道。

  景长乐摇头,“不住在大村,看那边,从这条小道过去,翻过那个山头,我家就在那边的村子里,村子很小的,如果赶不上叫买的酱油,就只能来大村这边打。”

  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说,景长乐注意到,罗仪瑞时不时地会打量周围的状况,见到有人过来,也会低下头,这让他心中的疑惑愈加大了。

  不过虽然还不知道为什么,他尽可能地挑选没人的地方走,免得罗仪瑞紧张。

  翻过山坡,果然见到山坳里有个十分小的村子,可能也就三四十户人家。

  “幸好你们村离大村近,不然这生活用品都不好买……你怎么不走了?”罗仪瑞说着,发现景长乐并没有跟上来。

  “我家不在村里。”景长乐伸手指了指另一边,“在那边。”

  罗仪瑞放眼看去,看到山坡坡面上有一个简陋的房子,只有一间,似乎是用木板木头搭建的。

  “走吧,我带你过去,不过我家挺破的……”景长乐有些不好意思。

  村里人都觉得这地方破,罗仪瑞是城里人,肯定会觉得这地方简陋。

  罗仪瑞第一次见有人住在这种地方,说白了,这种简陋的房子,到了下雨天,恐怕要到外边躲雨才行,他只听说景长乐家里条件不太好,但是没想到会破败成这样。

  嫌弃倒是不会,只是感到很诧异。

  “你一个人真是太不容易了。”罗仪瑞说道。

  景长乐抿了抿嘴,澳门赌博网站:没想到罗仪瑞会这么说,心里不由得一酸,虽然他不是一个人,可是他真的挺不容易的……他特别能够感受到‘生活不易’这句话。

  早些时候还好,自从懂事了干什么都是一个人,从来没有人跟他说过‘你太不容易了’这句话,所以景长乐心里很有感触,忽然就想抱着罗仪瑞大哭一场。

  不过他忍住了,小孩子自尊心都是很强的,那时候经历了那么恐怖的事情他都没哭,现在哭了,罗仪瑞肯定笑话他。

  景长乐使劲眨巴眨巴眼睛,把眼泪眨没了,幸好罗仪瑞走在后边。

  来到木屋前,景长乐推开关都关不严实的门,说道:“爷爷,我回来了。”

  罗仪瑞一怔,他记得景长乐说过他是个孤儿的,怎么又冒出个爷爷?

  他跟着进了屋,发现里边有一张大床,说是床真是抬举了,这就是四边摞上几摞砖头,然后用三块大木板子搭上,就是一张床了。

  此刻床上躺着一个老人,脸上布满了老年斑,头发全白,嘴唇凹陷皱吧着,显然嘴里已经没什么牙了。

  这老人听见景长乐的声音,才缓缓睁开眼睛,眨了眨眼,重新又闭上了。

  景长乐见状顿了顿,忙放下酱油上前,“爷爷,今天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好点了?”

  老人再次艰难地睁开眼睛,没牙的嘴一咧,点点头。

  景长乐见状,嘴角带着一抹笑,“好点就好,看来孙大夫的药见效了!爷爷你快些好起来,到时候我挣钱去给你镶口牙,您又能吃东西了!”

  老人嘴角带笑看着景长乐。

  一旁的罗仪瑞默然不语,看着景长乐脸上的喜悦,眼底却是满满的哀伤。

  这老人……已经油尽灯枯了。

  景长乐拎着刚打回来的酱油,说道:“爷爷你等会,我去给你做糊糊,我稍微加一点点酱油,比盐好吃的。”

  说着,他就颠颠地跑到了外边,一边跑一边说:“罗仪瑞你自己找地方坐啊,我先做饭。”

  罗仪瑞忙应了一声,却是没有坐下,仍旧是看着那老人,妈妈说过,这样油尽灯枯的人,就算是她也没有一丝的办法。

  死亡是人力不可抗的,即便想尽办法延长寿命,可终究是要化成一坯黄土的。

  这老人,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当初他和景长乐分别的时候,曾经邀请过景长乐一起在小院学习,妈妈说他的精气神非常充盈,而且潜力很大。

  他看得出景长乐很愿意,可是最后却是婉拒了,他说还有事情没有做完,难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