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948章 躲避
  赵老没有去大医院,澳门赌博网站:他们没钱再去检查了,不过从赵润田的情况看,他指定是好了,对于老天爷派下童子救他们老赵家的事情,他们深信不疑。

  “爹,以前总说您是瞎好人,是我错了,要不是您积了一辈子德,润田这次肯定是回不来了!”妇女说着眼眶又湿润了。

  现在若说不是她这个公公积德行善,老天爷派下神通,她是说什么都不信的,如果不是神童,五岁的孩子能治病救人?治的还是很多大医院都未必能治好的!

  如果不是神童,能一夜之间就见效?就算是北京的大医院,也不可能有这样的效果吧!

  赵润田也深深觉得是这样,那孩子他接触过,完全不像是一般的毛头小子,眼睛里的那种神采是他从来没见过的!

  两口子都发誓要跟着赵老积德行善,赵老也是感慨万千,当时救下这孩子的时候,根本想都没想其他的,也没想过家里连自己吃饭都成困难,哪还有多余的饭来给这孩子吃,可他当时就救回来了!

  “对了,爹,那个小神童还给了三包药,说是给娘的,说是能治好娘因为积劳成疾损坏的根基!”赵润田将罗仪瑞当时说的话原封不动地说出来,虽然他不太明白根基是什么,但知道能治好他娘,以后都不用吃药了。

  一家人欢欢喜喜地回了家,此刻罗仪瑞已经下了拖拉机。

  “谢谢大叔!”罗仪瑞对开拖拉机的庄稼汉说道。

  那汉子挥挥手,黑黝黝的脸上露出笑容。

  罗仪瑞大概问清楚供销社在哪,就向着那边走去,想到很快就能联系上爸爸妈妈,他心里充满了雀跃和兴奋,一种沉浮孤舟终于靠岸的感觉油然而生。

  他跑跑颠颠地向着供销社走去,路过两个村妇的时候,见两个村妇脸上带着笑看向他,他露出一个笑脸冲着她们打了个招呼,但很快笑容就僵在了脸上。

  “刚才那两个警察说找到照片上这孩子还给钱,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怎么不是真的,这叫协助办案,是有功劳的,唉你看刚才那孩子,是不是跟照片上的人很像?”

  “你这么一说……”

  两个村妇一起看向照片,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刚刚那个跟她们打招呼的孩子已经没影了,两个人面面相觑,她们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罗仪瑞现在的心情再不复刚才那般轻松和激动,像是过山车一样,在听到那两个妇女的谈话之后,忽的一下沉到了谷底!

  那些警察竟然已经找到了这里!

  他不明白,为什么正义化身的警察,会帮助那些坏人,是坏人蛊惑了警察叔叔,还是本身就是一伙的,同流合污!

  罗仪瑞内心中小小的世界似是要崩塌,他以为善就是善,恶就是恶,如今却是茫然了。

  大人的世界,真的好复杂!

  罗仪瑞仓皇之间不知道自己跑到了那里,从民房之间的穿出来,一下子便看到供销社,但是他却完全没有高兴的情绪,因为在供销社门口,正站在两个警察!

  罗仪瑞神情倏然紧绷,缓缓向后退去,身形重新隐回民房之间。

  靠在墙上,罗仪瑞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湿,他屏住呼吸,不敢大口喘气,好似生怕被听到一般。

  这个村里不能继续待了,必须尽快离开!

  可是往外走就是荒郊野外,他能去哪里?

  小小的一个孩子紧紧靠在墙上,好像这样才能有些安全感,紧绷的小脸上满是严肃,心中迅速盘算着下一本该怎么办。

  罗仪瑞向着村外的远山看去,难道要进山吗?

  但是进山太危险了,尤其是对于一个不到六岁的孩子来说,即便父亲总是给他讲述山里的一些危险,但是没有亲身体会过,就只是故事。

  罗仪瑞最终放弃这个念头,他现在要先想办法离开这个村子再说。

  村子里一般白天都是不关大门的,罗仪瑞路过一个户人家的时候,看到院子里挂着的粗布衣裤,随即看了看自己身上这件。

  脏且不说,而且一看就不是农村孩子穿的,这样加大了暴露自己的机会。

  罗仪瑞站在两户民房之间看着对面的院子,发现里边半天也没有出来一个人,就动了心思,悄悄进了院子,伸手扯下晾衣绳上的衣服褂子。

  “谁啊!”

  一声断喝从屋子里传来,罗仪瑞吓得心脏都要跳出来了,慌忙抱着衣服跑掉了。

  那人一边提鞋一边往外跑,跑出来的时候早就没了人影,看到晾衣绳上空空如也,那人这个心疼啊,可是一低头,却发现地上有二十块钱!

  这二十块钱绝对不是他家的,这边穷,二十算是大票子,家里有多少张大票子他清楚的很,所以,这是刚才那毛贼留下的?

  既然留下钱了,叫人家毛贼也不合适,那人欣喜的捡起钱,那衣服是孩子的,扯得布自己做的,哪里值得了二十块钱,这下可真是赚到了!

  罗仪瑞跑出去很远心脏扑通扑通跳的还飞快,虽然说不问自取是为偷,但是他留下钱了,所以也不能说是偷!

  这样的刺激来得快,去的也快,倒是把他的沮丧抵消掉了。

  “不能放弃,妈妈说过世界上没有绝对的绝境,总会有路可走的!”罗仪瑞一边说一边穿上粗布衣服,居然正刚好。

  看来眼力还不错,不愧是他盯了这么久的衣服。

  穿上这身衣服,罗仪瑞又从地上抓了把土抹在了脸上和手背上,他仔细观察过村子里的孩子,脸和手经常是黑的,因为村里的人养孩子不像城里那么娇贵,散养还皮实。

  罗仪瑞尽管也皮实,但是细皮嫩肉的,就算是穿上粗布褂子,若是没有这些土遮掩,也能看出和村里孩子不同来。

  现在至少一眼看过来,别人不会先起疑心了!

  伪装好自己,罗仪瑞才从角落里出来,迈步向着村外边走去,走的也都是偏僻小路,眼看着就要出村了,身后忽然想起一个声音,让他全身上下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罗仪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