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946章 是回光返照吧
  罗仪瑞正儿八经地帮人看病制符,澳门赌博网站:这还是头一次,老实说,他又是兴奋又是紧张,担心自己制出的符效果不好,也担心自己浪费太多的辅助药材,各种担心,思绪有些纷乱。

  他知道这样下去可不行,忙收敛了心神,然后仔细回忆起妈妈制作治疗肺结核的玄符时的场景,最早以前妈妈就治疗过,听说奶奶以前住的村子里蔓延过病毒性肺炎,这个比眼下的肺结核还要难治疗。

  所以罗仪瑞相当于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有贝思甜现成的经验和方法,而他要做的,就是按照这个制符流程制出自己的符。

  点灵成符对于罗仪瑞来说已经相当熟练,他欠缺的是经验,各方面的经验以及融入药材的速度和数量。

  如今他仅能融入二十来种药材,这个速度在青羽是垫底的。

  贝思甜说过,有些事情是受限于年龄的,所以急不来。

  罗仪瑞将妈妈制符的过程仔细回忆了即便,保证不出差错,又将妈妈治疗肺结核的玄符和辅助药材琢磨了一番,尽可能的一次就成功。

  将这些都做完了,罗仪瑞开始制符了,当他的小脸严肃起来之后,让人莫名的产生了一丝虔诚之感,他的青色光韵像是一块上好的润玉,闪耀着光华,颜色并不算很深,但是并不透光。

  罗仪瑞的准备功课做得很充足,故而他一次制符就成功了,对于自己制出的符,他知道功效应该是还不错的,连续吃两次,应该就可以药到病除。

  另外他又制出一些补气血的玄符,这是给老人的老伴儿的。

  做好这些,他没有去找老人和那妇女,而是趁着他们不在的时候,来到了北房。

  赵润田靠着被子垛,脸色有些发红,一脸迷茫地看着外边的院子,曾经他是想去哪就去哪,想干嘛就干嘛,现在却只能待在这里,稍一动弹就牛喘,咳嗽的厉害,有时候咳嗽的时候,还会有血。

  这种状态,让赵润田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一个废人,而且好不了的那种。事实上,他很清楚,自己怕是真的好不了了,除非去大医院,但是大医院的消费动辄几千上万都是很常见的,他家现在吃饭都成问题,哪里可能拿出这么多钱给他看病。

  赵润田有时候想,干脆喝点农药得了,自己省的受罪,也省的拖累家里边。

  可是有时候一想起,拿着药瓶子喝下去的都是想不开的老娘们,便又觉得这种死法有些可悲和懦弱,要不就一头撞死,但是不能死在家里啊,横死在家里平白让家里头晦气好几年……

  赵润田笑了,想死还要考虑这么多,他也真是够心累的。

  正胡思乱想的时候,他看见一个小孩掀开糖纸编的帘子走了进来,他知道自己那好人爹救回来一个小娃子,应该就是他了。

  “快出去。”赵润田皱了皱眉头。

  罗仪瑞当然不会听他的,说道:“叔叔,你得的是肺结核吧。”

  赵润田有些怔忪,这孩子问的太正经,就好像他知道什么叫肺结核一样。

  “是肺结核,传染的,你还不赶紧出去。”赵润田以为是老爹告诉他的。

  罗仪瑞看了一眼桌上的缸子,问道:“叔叔,这是用来盛水的吗?”

  “……对。”赵润田刚说完,就看到罗仪瑞拿起缸子走了出去,透过帘子看到他将缸子里的水倒了,然后从水缸里重新舀了清水上来,随即拿出一个小包打开,往里边倒了什么东西。

  很快,他就看到这小孩端着缸子走了进来,缸子里的水很浅,也就两口的量。

  “你往里边放了什么?”赵润田好奇地问道。

  罗仪瑞笑道:“是我制的药,能治叔叔的病。”

  赵润田闻言默然,想笑,却又有些可悲,他的病……是治不好的。

  “叔谢谢你。”赵润田没有打击这孩子,“你为什么想起给叔叔治病?”

  问这话,不过是随口一问,这孩子是在和他玩过家家呢。

  罗仪瑞见赵润田明显不相信他,也不着急,说道:“老爷爷救了我,我要报答老爷爷。”

  赵润田完全没想到是这个答案,他以为会是什么我当医生,你当病人之类的话,因为意外,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以前或许和这样的小孩子说话会不耐烦,因为他要忙于生计,当他只能坐在这里的时候,只有这样一个孩子来陪他打发时间,他反倒希望这孩子能够多跟他说说话。

  “叔叔要不要试试?”罗仪瑞将水缸子往前递了递,补充了一句,“反正没什么损失。”

  赵润田乐了,这小孩说话还挺有意思,“行,叔叔正好口渴了。”说着,他拿起水缸子一饮而尽,喝下肚子你的只是清水而已,也不知道小娃子往里边放的是什么,不过至少不是土。

  他见过村里的娃子们玩过家家,往水缸子里放土充当药的,大人们也不管,反正不多,喝了也就喝了。

  罗仪瑞看他喝下这符水,嘴角才带上一抹笑容,“叔叔好好休息吧,明天早晨我还会再来的。”说完,他就转身离开了北房。

  赵润田看着小孩走了,脸上难得露出些许笑容,但是很快这笑容就僵在了脸上,他感觉到一股清凉之意蔓延在胸腔里,原本的胸闷心慌缓解了很多,一阵久违的轻松感忽然就涌了上来!

  如果说这种感觉很轻微,赵润田或许觉得这是心理作用,可是这种感觉来的如此突然和强烈,十分鲜明地让他意识到其存在,想要忽略都不可能!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难道真是刚才那小娃子给他喝的药起作用了?

  但这怎么可能,那小娃子也就五六岁的年纪,村里的孩子这个年纪还光着屁股蛋子留着鼻涕跟在大人后边放羊呢!

  相对于是那小娃子的功劳,赵润田觉得回光返照的可能性更大一些,所以他的心情忽然就沉重起来,该来的这一刻,早晚都要来的!

  不过很快他就看开了,这样一来也好,免得继续拖累家里人,他也解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