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943章 后备箱有人
  包师傅开着车哼着小曲向着郊区开过去,澳门赌博网站:进过来的瓜果第一站是在郊区的一个批发市场,然后批发市场再往市里运,二道手续价格又会多了一些。

  所以包师傅从来都会在第一拨运过来的时候就买,普通人当然不能这样,但他不是普通人啊,他可是派出所的采购大师傅!

  自古以来采购就是一项肥差,他从这里购买蔬菜瓜果,报销单子却让他们填上二道手续的价格,这样中间的差价就归他自己了。

  这可比拿死工资强太多了,要不是家里有人,他哪能在这个位置上一带十数年。

  每一次采购意味着包师傅又有一次进项,这让他打从心底里感到开心,完全忘记了派出所刚才的混乱。

  等到到了地方,包师傅将车停在不碍事的地方,就去找那些老熟人了,这些老熟人都能给他开高价格的发票,而他也光顾他们的生意,互利互惠。

  包师傅有个习惯,锁完车以后习惯性地拉一下车门,提防有人偷车一类的,警车敢偷的人不多,但是敢使坏的人还是有的。

  以往锁完车一拉车门是拉不动的,今天却是一把就给拉开了。

  包师傅知道这是有哪个车门没有关上,不过心里有些疑惑,中控上可没有显示车门未关的提醒啊。

  他开始挨个拉车门,后边的车门是推拉的,关的很严实,其余的车门也都关上了,怎么会锁不上车呢?

  他又试了试,发现还是锁不上,他皱起眉头,看向后边,难道是后边没扣紧?

  这倒也不是不可能,他走过去,发现果真是后边没有扣紧,他将后备箱重新打开然后准备往下落,打开的一瞬间发现里边居然有人!

  这一惊非同小可,包师傅吓得倒退一步,随即看清楚那是个孩子,才镇定下来。

  “小崽子,你待在我车里干什么!你……等等!”包师傅正要开骂,忽然想起刚才出来的时候派出所的乱象,立刻想起来,他们找的怕不是这个孩子吧?

  要是把这孩子带回去,说不定还是大功一件!

  向着,包师傅一点也不犹豫,伸手抓向罗仪瑞。

  罗仪瑞故意在大铁门那边留下痕迹,就是为了给那些人指歪路,然后跑进了这没锁的面包车里躲起来,等着车开出去,没想到这么快就开出来了。

  后备箱留了道缝,以防车锁死他出不去,可惜却也因为这一点被发现了。

  看到这胖子不怀好意的神色,罗仪瑞就知道今天肯定要用些手段,他也不犹豫,伸手拿出一张麻痹符化成粉拍在了这胖子伸过来的胳膊上。

  包师傅以为抓这小孩轻而易举,没想到这小孩忽然拿出一堆粉末子扣在他胳膊上,他正要笑,就感觉到胳膊上迅速蔓延开一阵酸麻,很快整条胳膊都没有了感觉,紧接着是身体。

  最后包师傅身体一软,倒在了车后边,只剩下一对眼珠子还能转,话都说不出来了。

  罗仪瑞忙下了车,这里虽然停的比较偏僻,但不是没有人,他必须尽快离开这里。

  想到这里,他就要逃走,但是看到周围的蔬菜瓜果,肚子里就感觉到一阵饥饿,随即翻身回来,从这胖子身上摸索出钱包。

  “叔叔,借你的钱用用,有机会会还给你的。”罗仪瑞说道。

  他现在也不拘泥于教条,能够活下去才是真的,至于这个胖子,就从刚才他要对自己下手来看就不是什么好心肠的人。

  钱包里一百元和五十元的分别有一张,其余小面值的差不多有两百左右,这样总共加起来也就不到四百的样子,省着点花,应该够罗仪瑞用的。

  罗仪瑞不敢继续在县里待着,那个坏人竟然是公安局的人,这很冲击罗仪瑞的三观,再加上人贩子的事情,他是谁都不敢相信了!

  拿着钱,罗仪瑞在市场上走了一圈,发现全都是批发,根本就不零售,只能忍住,转身向着野地里走去。

  他辨别了一下大致的方向,向着距离派出所相反的方向走去,路上也不敢停留,他知道那些人早晚会发现不对,很可能会追踪过来的。

  罗仪瑞不敢走大路,走的都是田野间的小路,如果能够碰到村子就好了,村子里能够找到供销社,就能联系上爸爸和妈妈。

  小小的人儿尽管被罗旭东锻炼过,但年龄摆在那里,身体素质受限于年龄,走的路途远了,速度就慢了下来,又因为饥肠辘辘的,罗仪瑞走走停停,感觉走了很久很久,终于在天黑之前找到了一个村子。

  看到这个村子的时候,罗仪瑞眼前发黑,没走两步,咕咚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哎呦我的天爷,这是谁家的娃子!”

  罗仪瑞恍惚之中,听到一个老人的声音,然后很快陷入黑暗,什么也不知道了。

  当罗仪瑞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是用旧报纸糊着的屋顶,眼睛转了转,便看到墙上贴着的墙画,上边是大朵大朵的牡丹花,花丛中一个古装女人正翘着兰花指摘花。

  随即看到一个灯槽,里边有些发黑,不过现在都不用油灯了,里边摆上了一些杂物。

  灯槽旁是一根发黑的灯绳,这个罗仪瑞也用过的,现在奶奶那边的院子还用这种灯绳,说是用着习惯。

  看到这些,他知道自己应该是被村民救了起来。

  “醒了啊?你怎么躺地上呢?你爹妈呢?”

  一个妇女走了进来,膀大腰圆的,圆圆的脸上带着笑,手里端着一碗粥,“来喝点棒子面粥吧。”

  罗仪瑞坐起身来,眼底带着些许警惕,看了一眼那粥,默然不语。

  那妇女见状摇头撇嘴,“小东西还挺难伺候,你不会以为我在这里头下了耗子药吧,耗子药可是要花钱的,你又不给我钱。”

  这妇女这么说着,将粥放在了桌上,双手叉腰,“得了,粥熬出来给你放这儿了,喝不喝随你。”

  公公弄回来这么一个小子,却还得用她伺候,偏偏这小子还这副不讨人喜欢的样子,城里人怎么了,城里人就是矫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