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938章 送走(各位看下章节感言,澳门赌博网站:重要!)
  楚丰磊不再多说,他担心再多说几句,和顾海清打起来,这种场合,还是不要打架的好。

  他转头向着贝思甜走过去,来到贝思甜身边,一改刚才在台上万事漠不关心的态度,带着淡淡的笑意说道:“你好。”

  贝思甜对于楚丰磊的主动招呼并不意外,那副画可不是随手画画那么简单,那是当初她师父为了增加她的精气神而做的辅助训练,当然,作画远比看画增长的精气神还要多。

  贝思甜微微一笑,礼貌地回应了一句。

  “你的画非常好!”楚丰磊说道。

  “谢谢。”

  二人谁也不提刚才在台上的事情。

  楚丰磊并不知道贝思甜早就把他看穿了,说话的时候很小心地避开关于玄医的问题,只谈论那副画作。

  “我对水墨画虽然没有那么高的水平,不过也涉猎一二,如果有时间,还希望能够互相交流一番。”楚丰磊说道。

  贝思甜眼睛里露出浓厚的兴趣,“互相交流才能互相促进,能够交流一番自是最好的。”

  罗仪瑞牵着妈妈的手,仰着脑袋看着妈妈,心中有些奇怪,妈妈对画画这么感兴趣的吗?平时都看不到她画的。

  不过他只是在心里疑惑,并没有说出来。

  楚丰磊见状以为贝思甜是很痴迷水墨画的,毕竟能够画出这种水平的,又是如此年轻,平日定然是笔不离手的。

  楚丰磊顺理成章的和贝思甜交换了联系方式,并没有立刻约定时间,这样会显得很急切,让人觉得你有目的。

  顾海清冷眼旁观,尽管对那副画有很大的疑惑,不过他很相信自己的易感知体质,所以精气神那微弱的波动,他也没有感觉到。

  现在看到楚丰磊这副作态,看着贝思甜的目光多了一些探究。

  楚丰磊是什么人他清楚的很,平日里一副鼻孔朝天的样子,别说普通人,就是他们这些能力稍微差他一些的人,他都看不上。

  现在却对一个普通女人如此热络,要说没问题,打死他也不信,至于对水墨画感兴趣?呵呵,他怎么不知道楚丰磊还有这爱好?

  书法写得好,也不过是楚门对于门下弟子的一种培养方式罢了。

  难不成楚丰磊已经知道了青羽和魏仲熏的事情?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只是觉得有些小罢了,楚丰磊出山连一个月都没有,才刚刚开始接触现世玄医的世界,能够了解到青羽的可能性并不是很大。

  所以顾海清才会感到十分奇怪。

  因为楚丰磊的缘故,顾海清对于贝思甜多了一抹探究和不确定。

  湛泓俊已经笑嘻嘻地走了过去,“夫人真是多才多艺,今天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一个马屁先拍了过去。

  贝思甜笑了笑,“不用谢。”

  湛泓俊:“……”他是应该说声谢谢吗?因为她让自己大开眼界?

  今天的贝思甜,尤其不按常理出牌,湛泓俊立刻打起十二分精神,如果连她都应付不了,怎么去应付魏仲熏?

  “那个……我送夫人回酒店吧。”湛泓俊嘿嘿一笑。

  湛泓俊刚刚要走,顾海清就走了过来,说道:“我和你一起去。”

  湛泓俊怔了一下,忙点头,心里一边想着今天都是怎么了,一般迈步出了大厅。

  乐嘉阳看着他们的背影微微出神,然后转身向着车库走去。

  路上,尽管顾海清不说话,但时不时的会通过后视镜看一眼贝思甜,他以为贝思甜注意力在孩子身上没有注意到,其实贝思甜全都看在眼里。

  贝思甜不动声色,只有这些人主动靠近,她才有机会知道自己想知道的。

  虽然计划不那么完美而且仓促,不过目前为止,至少是按照她想的来进行,变故肯定是会有的,这些突兀出现的高手,让她心中也是相当警醒,总有一种要风起云涌的感觉。

  唯一让贝思甜感到有些茫然的是,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好像一盘散沙,没有一个头绪让人可以摸索,全都是无头苍蝇一样乱撞。

  到了酒店,湛泓俊二人并没有多做逗留,目送贝思甜母子进了酒店之后就离开了。

  路上,湛泓俊一边开车一边问道:“海清这么积极还真是头一回见到,怎么,有什么新的发现吗?”

  顾海清摇摇头。

  湛泓俊习惯他这个样子,他若是不想说,你再怎么问他也不会告诉你的。

  “哦对了,那个楚丰磊就是你说的楚门败类吗?”湛泓俊问道。

  他并不是第一次见到楚丰磊,不过之前不知道楚丰磊也是玄医,后来听顾海清说的,才知道这位被逼着上台的居然是个比顾海清还要厉害的人物。

  不过,这两个人不太对付就是了,每次见面不掐几句都难受。

  天降福酒店,贝思甜回到酒店之后,魏仲熏就寻了过来。

  “师父,怎么样?”魏仲熏看贝思甜的脸色,知道有新的发现。

  贝思甜将楚丰磊的事情和他说了,魏仲熏也露出凝重之色。

  早些年连一个点灵成符的人都没有,如今出来一个就是点灵成符的高手,而且这些高手还都很年轻,不管是顾海清还是楚丰磊,年龄都不会很大,这些人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

  若说是那些大家族大流派隐藏的高手也不是不可能,但总觉得这种可能性很低,主要是现在的大家族大流派,底蕴是有的,但还没有那么深!

  “那个秃头女人又消失无踪了。”魏仲熏说完叹了口气。

  这个人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就算是鹰眼的人也找不到她的线索,自从那一次探寻顾海清的住所之后,大家都等着她下一步的行动,但她就这么沉寂了,好像只是想知道顾海清的房间号一样。

  贝思甜皱眉,这一次的事情真是越来越复杂了,她看了罗仪瑞一眼,孩子不能继续待在这里了,总觉得很多事情不可控。

  “联系仲源,让他来接小瑞。”贝思甜说道。

  魏仲熏这一次没有丝毫犹豫,点头道:“明白。”

  一旁的罗仪瑞嘟起嘴,真的不想走,可是从来没见过妈妈这么凝重的脸色,他又不敢多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