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937章 没有
  楚丰磊看着这幅画出了会神,哪怕只有一点点,但是他的确感觉到精气神的一丝波动,证实了想法,他难以置信地看向贝思甜。

  他看的出,贝思甜并没有刻意去做什么,只是随手而作,便有了这样的效果,这至少要满足两个条件。

  其一,贝思甜在水墨画上的造诣相当高,本身画作就有深远的意境以及让人越看越入迷的神韵!

  其二,贝思甜是大能!

  这两种条件,不管是哪一种都十分苛刻,都不是贝思甜这个年龄的人所拥有的,可偏偏,就这样出现在一个不可能的人身上。

  楚丰磊这一次出山是带着任务而来,被一个约定约束在这里,让他倍感烦躁,今天遇到贝思甜,却是让他情绪得到缓解。

  任谁碰到这样一个人,都会忍不住去探究。

  楚丰磊看向顾海清,发现顾海清也在看这幅画,而且看到有些入神,至于其他人,大多数都是在感慨和惊叹。

  他知道顾海清是易感知体质,如果是这样,那他应该能够看出贝思甜的不同,不过让他主动去问顾海清,他放不下架子,也拉不下脸来。

  台下,袁彤看着贝思甜随手就画出一幅水墨画,吃惊过后气的差点把杯子摔了,她设计让贝思甜上去是为了让她丢脸的,不是为了让她出风头的!

  该死的,她做的事情,竟然给这女人做了嫁衣!

  袁彤心中万分不甘,原本如果贝思甜出丑了,她也就不会再生礼服的气了,甚至对这件礼服不会多看一眼,可是偏偏没有如意,然而让她出了风头。

  现在她有意见的不是礼服和那云逸的老板,转而变成贝思甜了!

  有人说,女人的平均寿命要比男人短,因为女人的心眼比针尖还小。

  原本退一步海阔天空的事情,只因为自己心中气不过,负面情绪被自己激化,矛盾会跟着被激化。

  现在袁彤一想到贝思甜心中肯定在偷偷得意,就气的咬牙切齿,脑子里不断盘算着该怎么让她出丑。

  贝思甜画完之后就准备下台了,主持人见状忙将她拦住,这流程可不对。

  正确流程是,被选中嘉宾展示完才艺之后,会和上次的王子进行一番交流和互动,好继续将气氛带动起来。

  贝思甜不知道这个流程,不过知道了也可能会忽略,王子神马的,单是看到这个称呼,就觉得没什么兴趣,不过这个王子倒是有些特殊,因为对方是个玄医,所以在主持人说完之后,她倒是留了下来。

  “想不到贝女士会有着如此高超的水墨画造诣,正巧楚先生在书法上也有着让人叹为观止的水平,二位若是能够合作肯定是最佳搭档,不知道贝女士对楚先生有什么想说的吗?”主持人兴高采烈地说道。

  贝思甜沉默两秒钟,说道:“没有。”

  主持人笑容有一瞬间的僵硬,完全没想到贝思甜会这么回答。

  参加这种晚会的都是常来的,所以主持人想当然地认为贝思甜知道楚丰磊上一次的风采,就算是不知道,处于不让气氛尴尬,大多数人也会选择说点什么,谁能想到贝思甜回答的这样放飞自我。

  气氛果然有那么片刻的尴尬,主持人到底是主持人,总要有应对突发状况的能力,闻言笑道:“贝女士真是相当直率,难怪能够画出如此意境深远的画作。”

  众人还没有明白直率和画作的关系,主持人就立刻转移了注意力,将话筒对准楚丰磊,笑着问道:“请问楚先生,您对这幅画可有什么点评?”

  楚丰磊看了贝思甜一眼,在主持人期盼的眼神当中开口,“没有。”

  主持人沉默了一秒之后,差点当场把话筒摔了,还能不能好好让人主持了,这样很崩心态好不好!

  遇到这么两个人,主持人觉得自己可能头顶凶星什么的,运势不太好,下次再有这样的晚会,得看看黄历。

  主持人深吸一口气,强展笑颜对观众说道:“这二位都是非常直率的人,当然了,他们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楚先生作为上一次的王子才艺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如今请上来的嘉宾也是如此才华横溢,大家为这二位鼓掌!”

  湛泓俊立刻带头鼓起掌来,转头瞪了乐嘉阳一眼,乐嘉阳也跟着鼓起掌来,很快台下响起一片的掌声。

  嗯,在不配合一下,怕是下回就要重新找主持人了。

  晚会终于落下帷幕,主持人也松了口气,贝思甜已经下了台,再有多少想说的,总不能在台上说吧,更何况,她又不知道楚丰磊的虚实深浅,贸然进行试探,很可能变得被动。

  楚丰磊静静地看着贝思甜迎向一个小男孩,一大一小笑语欢颜,眼底尽是沉思,这里两个条件,或许贝思甜能够面前满足第一个,但是第二个就实在太牵强了。

  二十几岁的大能?这在楚门都是不可能出现的,别说楚门,就是那些豪门巨鳄当中,也不可能出现这样的人物。

  见贝思甜并没有多注意他,楚丰磊转头看向顾海清,这女人是跟着顾海清等人进来的,对于她的情况,顾海清说不定知道。

  他比顾海清晚出山半年,对当今家族流派还处在了解当中,不如顾海清知道的多,不过让他去求顾海清自然是不可能的,倒是可以先试探一番。

  “想不到你也会被放出来。”楚丰磊冷眼看着顾海清。

  顾海清不甘示弱地看回去,嘴角一弯,“怎么,楚门都敢让你出来,我有什么不能出来的。”

  楚丰磊也不恼,“你以为你和这些纨绔子弟混在一起,就能找到想要找的?”

  纨绔子弟湛泓俊:“……”

  纨绔子弟乐嘉阳:“……”

  能不能别当着人的面这么嘲讽?

  顾海清挑眉,“呵呵,告诉你也无妨,我们已经找到线索了!”

  楚丰磊看着顾海清,见他不似说假,心中倒是一怔,只是线索?那贝思甜的出现到底意味着什么?她到底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