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933章 看什么看
  郝荣也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说,澳门赌博网站:他张了张嘴巴,甚至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应对,随后一阵尴尬和丢脸涌上心头,再加上一旁还有人配合,便有些恼羞成怒。

  刚刚喷出果汁的小少年名叫卓豪,家里也是做生意的,以前想攀市高官这颗大树也一样攀不上,没想到这一次湛大公子破天荒地邀请了这么多年少的孩子来参加他组织的晚会,很多人都觉得与有荣焉。

  卓豪和郝荣家是竞争对手,所以即便是两家的孩子也不是很对付,但是郝荣家大业大,尽管攀不上市高官这棵大树,但是却认识一些其他的官员,也算是有些面子,在这一点上,卓家就有些不如,故而郝荣在同龄人当中更为吃得开。

  再加上卓豪年纪小,郝荣有些独大的姿态,他就更加看不惯郝荣,而郝荣也想一直压制住这姓卓的小子。

  郝荣欺负小孩的时候,通常都是为了摸清这小孩的底细,如果值当的,就收了当小弟,以后一起玩,如果不值当的,吓唬吓唬就放了。

  以前也不是没有硬气的孩子怼郝荣,不过下场通常都是被暴揍一顿,在同龄人的圈子里混不下去,却从来没有像罗仪瑞这样,从另外的角度解析郝荣的心理来还击的。

  要说还击,罗仪瑞还真没想过这么做,他只是在好奇,因为总听小叔和天吉小叔他们讨论这种政治上的事情,听得多了,也就会有一些自己的思考方式。

  郝荣眯眼看着罗仪瑞,一脸的凶相,“你是不是找死呢?小子,你最好别出这个大厅,出了这大厅,我肯定让你后悔说出那些话!”

  罗仪瑞无语,这就怒了?

  这话他也没法往下接啊,我就出去?还是怒起反驳?总感觉这样很傻啊!

  老实说,罗仪瑞根本没将眼前这几个比自己大的孩子放在眼里,尽管他的力气不大,不过一直被老爸训练,一直在练一些擒拿反击的功夫,老爸教给他的,都是针对他力气小而选择的。

  而且即便不用这个,斗符难道是用来吃素的吗?

  他的斗符可以让两个同样会斗符的玄医失去战斗力,更别说只是几个大一些的孩子了。

  罗仪瑞的底气就在这里,所以他才能如此平静,只是他没想到,在晚会上居然会遇到霸凌事件,这些人难道真的不看场合的吗?

  看到罗仪瑞不说话了,郝荣冷哼一声以为他害怕了,心里稍微舒坦了一些,冷笑着问道:“小子,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你乖乖地回答我几个问题,回答的好,我肯定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不但不会,以后还会让你跟着我混,哥罩着你,保证没人敢欺负你。”

  罗仪瑞默然,有些好奇郝荣能够问出什么问题来,想了想说道:“你问吧。”

  看到他态度这么好,郝荣自以为给他吓唬住了,可不就是嘛,本来小孩子在面对大一些的孩子时就有心理压力,他们之间相差了快十岁了,小子不可能没有一点心理压力,果然稍微吓唬吓唬就乖了。

  “你不是江城的?”

  “不是。”

  “来江城干什么?”

  罗仪瑞盯着郝荣的眼睛,发觉他眼底只有探索的目光,并没有其他的意思,应该也不是被人指使来的,他现在还拿不准一个人的眼中的含义,不过熏叔叔说过,现在有人想要调查他和妈妈的底细呢,所以不能什么都往外说。

  “跟着妈妈来的。”罗仪瑞回答道。

  这个回答很巧妙,他没有直接说来干什么,而是说跟着妈妈来的,一般就算是大人都会觉得到底来干什么他不知道,他的妈妈知道,甚至更简单一些人就会想他估计是跟着妈妈来玩的。

  郝荣也是没有怀疑什么,在这方面,他根本不是罗仪瑞的对手。

  “你妈妈是谁?我看你和你妈妈跟着湛大少爷一起进来的。”

  “我妈妈是医生,是一起进来的没错。”罗仪瑞说道。

  医生啊?

  郝荣有些失望,医生就没什么好拉拢的了,没钱没势的,对他没什么作用,不过他有些不甘心,又问道:“你爸爸是干什么的?”

  “我爸是当兵的。”罗仪瑞说道。

  一般人一听‘当兵的’三个字,下意识都不会往军官上面想,而看罗仪瑞的年纪,他父亲恐怕也就三十岁左右,甚至不到,这样的年纪在军队资历太少了,能是个连长就是顶天了!

  郝荣问完这些就对罗仪瑞兴趣缺缺,本以为会遇到一个有用的,没想到会是这么普通的家庭,那为什么湛大少爷会让他们来参加晚会呢?

  这晚会的主题虽然是展示才艺,但与会人员可不止是只会吹拉弹唱就行的,还要有相应的身份,像是他们这些生意人的儿子,就算是大老板的儿子,在这些权贵眼中,也就是商人的儿子,地位一下子就下去了。

  所以正常来说,郝荣等一众孩子是没资格参加湛大少爷的晚会的,这一次也不知道湛大少爷抽了什么风,郝荣当然想好好把握住这次机会,不过湛泓俊他就不想了,看到和湛泓俊一起进来的罗仪瑞才会动心思,小孩子好骗啊。

  卓豪看着罗仪瑞,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旁观者的立场,罗仪瑞八成都没有说实话,或者是有所隐瞒,不过他才不会傻到去提醒郝荣呢,郝荣是被这小子接二连三的话给气昏头脑了,最好一直昏着。

  “行了行了,一边去吧,爱去哪玩去哪玩。”郝荣往后依靠,随意挥了挥手,就像是驱赶苍蝇一样驱赶着罗仪瑞。

  罗仪瑞皱了皱眉头,心中有些不高兴,不过因为这么点事惹事,而且还没办法善后的,怕是会惹妈妈不高兴,妈妈最不喜欢没办法自己善后却又要惹事的孩子了。

  罗仪瑞到底年纪小一些,根本还不太会隐忍,郝荣的态度让他很不高兴,看向郝荣的眼神就冷了许多,没想到郝荣也正烦着,这眼神一下子就让他火了。

  “看什么看!”郝荣上前就要抓住罗仪瑞的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