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930章 镇店之宝
  贝思甜和魏仲熏是出去买礼服了,澳门赌博网站:云逸在江城有分店,时间虽然很紧,不过大家参加晚会是假,互相接近是真,只要过得去就可以了。

  云逸如今可算是国内相当知名的奢侈品品牌,也是唯一进驻国际市场的国人品牌,从小到十岁,大到八十岁,均有合适的款式供君选择。

  这些款式引领潮流,又有明显的中国风,不仅国人喜爱,也很少外国人的追捧,云逸这个名字俨然已经成了奢侈品的代名词,就像你看到格子围脖,尽管不觉得那么好看,也会想要,品牌效应很重要。

  三人进店之后,立刻有服务员上前礼貌问候,贝思甜拿出彭宝成给她的贵宾卡,这种暗红色的贵宾卡只有三张,代表身份极为特殊,贝思甜手里一张,另外的两张都被彭宝成送给了十分重要的人。

  所以服务员一看到这张卡,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想到培训的时候特意提到过这种卡,因为讨论会是什么样的人有资格拿这种卡,所以还特意讨论来着,自然也就记得。

  “您稍等,我去叫店长。”服务员有些紧张地说完,转身就向里边走去,走了几步才想起来,应该先把人请到里边等候。

  她回身忙请这三位贵宾到里边请,然后再去请店长。

  罗仪瑞进来之后就带着壮壮四处去转,因为有那张贵宾卡的缘故,也没有人敢把壮壮往外赶,一人一狗穿梭在衣柜衣架之间,看着上边的衣服。

  贝思甜随意看了两眼就找地方坐了下来,这些衣架上没有她需要的衣服,尽管没有讲究到非要定制,但怎么说也是参加晚会,不能太寒酸。

  不多会,江城云逸的店长快步走了出来,这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女性,脸上化着淡妆,身上穿着云逸的休闲西装裙,倒也很有气质。

  贝思甜无意多打扰这里,和店长说明来意,店长当即便将江城的镇店之宝拿了出来,这是一件抹胸礼裙,下摆直坠,这个款式其实比较普通,但能够被当做镇店之宝,自然是有其特点的。

  贝思甜看到这白色礼裙上那独莲图时便笑了,“这是老爷子的画作啊。”

  礼裙上是一只独莲,淡粉色的花白层层叠叠地绽放开来,藏青色的莲叶和根茎衬托着莲花,根茎上那一朵俏皮的莲骨朵探头探脑,可以说这一只独莲整条礼裙看上去简洁大气,又富有诗情画意,十分独特的礼裙。

  单是这个还不能作为镇店之宝,重要的是礼裙上那莲花的风格,是典型的老爷子风格,很显然这朵莲花,是彭宝成从老爷子那里求来的特权。

  看到这裙子,贝思甜十分满意,她的身材从生下三个娃娃没多久就恢复到以前的样子,但凡均码都可以穿,所以这条礼裙她试了试也穿的,而且还很合身。

  贝思甜的礼裙一下子就找到了,她也是很意外,还以为要多花费些时间的,不过罗仪瑞的礼服倒是花费了一些时间,最后选定了一身白色袖口和领口绣着金边的小西服,穿在身上简直萌出一脸血。

  魏仲熏满意地看了看她们,低声说道:“师父,去了可别欺负小孩子。”

  贝思甜看着他笑而不语,魏仲熏忙举起双手,下边嘴欠的话就不敢说出口了。

  看看时间差不多三点多了,贝思甜三人便回到了酒店,没多久,湛泓俊就敲响了贝思甜的房门,约定的时间已经到了。

  本以为贝思甜会和大多数女人那样打扮很久,他已经做好了耐心等待的打算,没想到很快门就打开了,一身礼裙的贝思甜和罗仪瑞出现在他面前。

  湛泓俊只觉得眼前一亮,看到贝思甜,尽管她脸上只是着了淡妆,可一种惊艳的感觉扑面而来,这让他再一次忍不住产生一种,这样娇艳的花朵,到底是被那个混蛋给捷足先登了的感觉。

  甚至湛泓俊总是很容易忘记贝思甜是已婚女士,即便她身边跟着一个孩子,她的面容也比大多数二十出头的女性要年轻娇嫩很多。

  不过多有沉淀的气质上倒是让她显得成熟一些,尤其是那种恬淡从容的气质,是绝大多数年轻女孩子没有的,湛泓俊从她身上看不到年轻女子的那种浮躁浮夸以及张扬。

  湛泓俊换了一辆比较低调的汽车,低调只是指的外表,这辆车只要懂车的人都知道价格至少在百万之上,这时候的一百万还是相当值钱的。

  乐嘉阳和顾海清都没在,应该是单独前往,湛泓俊若不是为了接贝思甜母子,也不会从酒店出发的。

  晚会地点在江城的一家温泉回忆中心,包下了一个中厅,厅柱比较少,显得大厅十分宽敞明亮,这里的场地用来开晚会还是相当受欢迎的,只不过包的起的也都是一些有钱人。

  湛泓俊到的时候,顾海清和乐嘉阳也刚好到了门口,说巧合未免也太巧了,应该是约定了时间一起到的。

  罗仪瑞还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晚会,有些兴奋,可惜壮壮不能来,不然就更开心了。

  厅里的人不算很多,中厅其实对于二三时人的晚会有些大了,不过谁让他们就喜欢这排场呢。

  进来的时候,厅里已经很多人了,穿着漂亮的礼服穿梭在人当中,自助餐桌上已经摆上了美味的甜点,让贝思甜意外的是,居然还真的有年纪小的孩子们来到晚会现场。

  看这些孩子的仪表,也是正在守着礼仪教育的,虽然做的还不到位,但看得出一直很努力的去做,这些孩子普遍都比罗仪瑞要大,大概在十岁到十六岁之间。

  再小湛泓俊也找不到了,哪有五岁就出来参加晚宴的,别人家五岁的孩子还什么都不懂呢,参加晚会若是烦了怕是只剩下哭闹的份儿。

  不远处几个十来岁的孩子看到门口满眼好奇的罗仪瑞,相视一眼,一个十二岁的小少年压低声音笑道:“来了个小土包子。”

  “要不要戏弄一下?”

  “看看再说吧,别弄哭了就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