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928章 再次出现
  顾海清看了他一眼,澳门赌博网站:冷声说道:“换做是你,会随便去趟浑水吗?”

  湛泓俊抱着胳膊,歪头说道:“问题是,这件事爆发出来,谁都没办法独善其身。”

  乐嘉阳趴在桌子上,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可问题是他们都不知道。”

  湛泓俊不置可否,顾海清叹了口气,“泓俊今天的试探有些冒失了,那对母子既然能够一同住到顶层,必定和魏仲熏的关系不俗,你今天的一番试探,说不定会引起对方的注意。”

  湛泓俊挠挠头,以往这张脸无往不利,没想到竟然会有失策的时候,这件事他的确是冒失了。

  顾海清现在能堵的,就是魏仲熏不是易感知体质,不知道他的玄医身份,不然到时候还不好引其上钩。

  “兄弟,你豁出去可以,你家不一般,我俩到时候可就惨了。”湛泓俊伸手搭在顾海清肩膀上,凑近他说道。

  顾海清瞥了他一眼,说道:“参与这件事的可不只是你们两家,青羽就算真的恼羞成怒,也不可能动的了这么多掌权人士,更何况,这对他们也未必没有好处。”

  “我们为什么不直接上门?”乐嘉阳也对这个问题感到好奇,“如果你表明了身份,青羽的人应该会考虑一下吧,总比现在这样强,这很容易让对方产生芥蒂。”

  顾海清哪里会想不到这个问题,但是最大的问题就是他不能表明身份,尽管青羽是大流派,但毕竟是新生流派,就算他表明了,知道不知道还是两码事,他的麻烦可就大了。

  湛泓俊伸手弹了乐嘉阳一下,“傻吧你,他现在是以我表弟的身份出现在人前,要是能表明身份不早就表明了。”

  乐嘉阳揉了揉被弹的地方,不高兴地说道:“俊哥,咱们都长大了,不带弹脑门了,这样多幼稚,让人看到了多尴尬。”

  湛泓俊语重心长地说道:“在我面前,你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孩子。”

  乐嘉阳:“……”怎么觉得这话那么别扭?

  顾海清拍掉肩膀上的爪子,说道:“好了,一条船上的蚂蚱,既然决定了,我就说说我的计划吧。”

  虽然在这密闭的房间里,他还是压低了声音。

  另外一边,贝思甜的房间里,她和魏仲熏也正说着那三个人的事情。

  在知道顾海清有问题的时候,魏仲熏就已经让人去查了,但是查来查去都没有查出这个顾海清的身份来历。

  “家族当中有两个顾家,一个在江南,一个在东北,不过名声不显,族中没有什么人才,有一家甚至已经衰败,如果不是家族,很有可能就是哪个流派的人。”魏仲熏看着返回来的电子版资料。

  “可是以现在的流派德行,但凡家族当中有这样杰出的天才,八成都会四处宣扬,没有不透风的墙,只要他在外行走,就不可能一点行迹不露!”

  田智已经是相当低调的了,却人就是声满天下。

  正是因为这样,顾海清这个人就显得相当神秘,二十六七岁能够点灵成符的天才,在青羽都是备受瞩目的,更不要说其他地方。

  “现在顾海清对外称是湛泓俊的表哥出现在人前,但是就我们调查所知,湛市高官和玄医往来稀少,可以说没有,反倒是他的儿子湛泓俊,认识一些业内人士。”

  中医给人一种古板呆滞的感觉,作为升级版的玄医来说,给人留下的大多数印象也是如此,只不过外加了神秘和高高在上两种印象。

  这其实只是大多数人的一种误区,玄医的手段尽管是在中医的一些基础上,但并不完全使用中医的手段,再加上善用符媒,年纪轻轻有两把刷子的大有人在。

  这些人也有自己的兴趣爱好,k歌跳舞撩妹,和正常年轻人一样,也会去嗨,湛泓俊就是这么认识的这些人。

  再加上湛泓俊有意结交,本身身份也不一般,出手大方又八面玲珑,认识一些业内人士倒也不奇怪。

  所以想从市高官那里找顾海清的线索,找到的可能性很低,只能从湛泓俊身上找线索。

  “既然湛泓俊想要接近你,我们不如将计就计。”贝思甜说道。

  如今姜鸣忠一点线索都没有,周围任何有可能的人和事都要多加注意,这样莫名出现一个能够点灵成符的高手在身边,贝思甜当然无法忽略。

  对方还大庭广众之下要找天降福上边的医生,对于知内情的人来说,和点名道姓也没什么区别了,贝思甜当然不能坐视不理。

  魏仲熏点点头,“也好,看看这三个人到底要干什么。”

  对方肯定是要找他的,他只管等着对方上门就好。

  这样居然相安无事了两天,何文博得到指示不再来找贝思甜,鹰眼的人还在持续调查当中,关于姜鸣忠和那个秃头女人仍旧是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

  不过鹰眼倒是调查处,姜鸣忠是自动离开的,并非被绑架。

  听到这个,贝思甜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到了德三,德三到底遇到了什么时候,就这么不告而别了?

  人都说巧合太多就不是巧合了,德三离开的时间就算不想去多想都会忍不住多想,可是若说他和这件事有什么联系,却又联系不到一起去。

  贝思甜坐在一楼大厅后边的休息区域,这边离着假山流水比较近,流水的当中仰着不少锦鲤,游来游去,偶尔欣赏一下也不错。

  她在后边的时候,没有注意到前边大厅走进来一个女人,这女人一身西装裙,将火辣的身材展露无遗,一头短发也很干练,她走到前台,说道:“麻烦给我拨通这个人的房间电话,我有事想找他。”

  7开头的房间是顶层套房,前台服务员都是记忆过的,也不敢怠慢,看了那女人手里的照片一眼,看到上边的人是顾海清,然后不同了0703的号码。

  那女人一直盯着她拨号,看到这个号码,眼底划过一抹笑意,服务员打过去之后,半天也没有人接,那女人摆摆手,说了句下次再来就走了。

  前台服务员愣了愣,歪头想了想,“这女人好眼熟啊。”

  “像不像那些人查的那个秃头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