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927章 她有眼无珠
  湛泓俊想要通过罗仪瑞认识贝思甜,澳门赌博网站:就是希望贝思甜能够为他引荐魏仲熏。

  贝思甜有些好奇,“你为什么不直接有目的性的去求医,而是在这里闹事?”

  听到‘闹事’两个字,湛泓俊一点都不觉得窘迫,这办法其实还是相当不错的。

  “我们不能离开江城的。”湛泓俊露出无奈的神色,“原因我不能说,不过还真是让我们等到了天降福上头的人。”

  贝思甜看他一脸兴奋的样子,却知道他并没有说实话。

  “你想给什么人治病?”

  湛泓俊摸了摸鼻子,“一个我很在意的人!这种病各大医院都看不好,我们也找了国外的专家,也无可奈何,所以只能找国内的一些隐士。”

  隐士是什么意思,贝思甜当然知道,很显然湛泓俊知道的比想象的要多。

  其实玄医的存在在上层社会已经不算是一个秘密,玄医是人,是一个职业,自然不可能成为完全的隐士,而这些上层社会的人,炫耀的事情便又多了一项,谁能请得起玄医看病,谁能买的起玄符。

  贝思甜暗自摇头,湛泓俊一副真诚的样子,却是一句实话都没有,这三个人当中就有一个玄医,还是能够点灵成符的玄医,她就不信湛泓俊不知道。

  身边有一个高手,还要到处去找高手,这不是明摆着有问题吗。

  不过这样一来,贝思甜便能肯定,那个叫顾海清的人,必定没有看出来她和罗仪瑞的身份。

  这也说明了,小瑞的体质至少有她的特性,一般人是察觉不出她的精气神程度的,就算是易感知体质也是如此,小瑞承袭了她这一特点。

  顾海清将他们母子当做普通人,自然会告诉湛泓俊,才有了这一番对话。

  他们想见的人是魏仲熏,而且贝思甜从湛泓俊的言谈话语当中听得出,他们或许知道天降福背后之人是她,也知道青羽的存在。

  这是要引青羽的人出来,可是这手法未免太拙劣了,而且,如果她和魏仲熏不是恰巧来到这里,他们闹得再凶,到马天来那里也就终止了,不可能让这些人打扰到她的。

  就算对方都是有权势人家的孩子,在他们这些人面前,也不可能无理取闹。

  对方说话不尽不实,贝思甜也越来越觉得这件事有些不对劲,放弃了将计就计地打算,摇头说道:“抱歉,他的身份不一般,我不能随意给他引荐的,毕竟这样的事情太多了。”

  既然对方的目标是魏仲熏,正好她可以隐在暗处观察一番。

  湛泓俊露出失望的神色,“夫人不再考虑一下吗?我真的希望能够认识这位先生,有一位病人正在等着他救治,很可能晚些时日就没命了!”

  他希望这样的话能够让贝思甜产生怜悯之心。

  贝思甜却是叹了口气,“尽管我很想帮你,但你高估了我的话语权,这件事抱歉了,或许你可以直接上门求见,比找我引荐要强得多。”

  她话里话外也给湛泓俊很多误导,就看他自己怎么想的了。

  贝思甜带着罗仪瑞告辞离开,湛泓俊看着楼下的人来人往发了会呆,然后起身离开了座位,向着顾海清的房间走去。

  轻敲两声,房门打开,乐嘉阳已经在里边了。

  “怎么样?”顾海清关上房门问道。

  湛泓俊摇摇头,“这女人也聪明的很,绕来绕去,我依然没有弄明白她和那男人的关系,不过这倒不重要,重要的是,那男人的确是从北京来的,猜的不错的话,应该就是青羽的人!”

  “是青羽当中的谁知道吗?”乐嘉阳摘了耳机问道。

  顾海清和湛泓俊沉思片刻,传闻青羽当中有一个长相十分妖孽的人,前身是京城魏家的,后来拜入青羽门下,所以这人八九不离十应该就是魏仲熏!

  他们也想过是魏仲源,不过魏仲源性子十分冷淡,他们观察了一下,是他的可能性比较小。

  “魏仲源啊……”乐嘉阳念叨了一句。

  湛泓俊看向顾海清,问道:“这人水平怎么样?”

  顾海清摇摇头,“青羽的人一个个的都相当低调,我们手里只掌握了那个传承弟子的信息,其余的人知道的不多,所以具体水平尚且不知,不过听说这个魏仲熏同传承弟子一起拜师的,这样一来,实力应该相当,那么水平自然不俗。”

  应该和他在伯仲之间吧,如果是这样,恐怕就帮不上忙了。

  “如果能够请来青羽的大家长就好了。”一旁乐嘉阳说道。

  这一句话却是让湛泓俊一怔,忽然问道:“我记得海清说过,青羽的大家长是个十分漂亮的女人,而且还很年轻是吧?”

  顾海清点点头,可惜没有影像资料。

  湛泓俊想到了刚刚和他喝茶的女人,说道:“会不会就是这女人,这女人可是和魏仲熏在一起啊,身边还带着一个孩子!”

  他越想越觉得可能性很大!

  乐嘉阳却是嗤笑一声,“俊哥想多了,那女人和那孩子不过都是普通人而已,不说青羽的大家长,就是那个大家长的儿子,不是也传的神乎其神的吗,就算不能真的点灵成符,但至少精气神和一般人不一样吧,海清哥不是说了她们都是普通人,是吧海清哥?”

  顾海清是易感知体质,闻言点点头,“那对母子的确都是普通人。”他之前也想过,但是很快这个念头就被他放弃了。

  湛泓俊双臂相交,往桌上一靠,“那就没办法了,那女人不受我魅惑啊,有眼无珠的,看不见我的好,我问什么都不老实回答,完全套不出有用的东西。”

  顾海清微微蹙眉,“看这样子,我们只能从魏仲熏身上着手了,尽管他的实力和我差不多,不过多一个人,总多一分力量。”

  湛泓俊摸了摸鼻子,忽然问道:“我说,我们为什么不直接求上门去,这样做会不会引起青羽的怒火?听说青羽军政的大佬可都认识,到时候我们别吃不了兜着走!”

  他爹是市高官,他们干的这些事如果真的惹怒了青羽,他爹肯定跟着遭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