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926章 碰瓷
  “谢谢大哥哥!”罗仪瑞抱起皮球说道。

  顾海清轻轻点点头,澳门赌博网站:他不太擅长应付小孩子,尤其是当那双黑葡萄一样的眼睛一直盯着你的时候,会让他浑身不自在。

  看到顾海清进了房间,罗仪瑞冲着一旁蹲着的壮壮吐了吐舌头,本来他是想来一次跟踪的,很刺激的感觉,没想到皮球没抱住直接滚了出去,他慌忙追皮球,却忘了自己原本是应该躲起来的。

  “我们回去吧。”罗仪瑞伸手招了招,叫着壮壮往回走。

  这时候,却迎面撞上了那个大喊大叫的大哥哥,叫什么来着,名字太复杂,罗仪瑞没记住。

  “小朋友,走路要看路啊,你撞到我了!”湛泓俊双手插兜,低头看着揉着鼻子的罗仪瑞。

  罗仪瑞刚才的确没看路,自知理亏,不过这人的说话语气莫名让人感到很不愉快,他抬起头来,小小的眉头皱在一起,然而大概同性相斥的缘故,湛泓俊并没觉得这小子有多可爱。

  “不服气啊?”湛泓俊挑眉。

  罗仪瑞后退一步,一旁的壮壮却是上前一步,一人一狗盯着湛泓俊。

  “怎么,你还想放狗咬我?我告诉你哦,你要是让这狗咬了我,你妈妈可是要蹲监狱的!”湛泓俊警惕地看了壮壮一眼。

  他本来就是来碰瓷的,碰小孩的瓷虽然有些说不过去,不过他现在火烧眉毛,都快顾不上了,不过看到壮壮那庞大的体型,他还是相当有顾忌的。

  这狗怎么长这么大个!

  这是狗吗,怎么看上去像狼?!

  听到妈妈要蹲监狱这话,罗仪瑞本能地看了壮壮一眼,让他稍安勿躁。

  此时壮壮既没有呲牙咧嘴,也没有低声呜鸣,但是那双幽幽的眼睛,却是让湛泓俊十分忌惮,总觉得这狗盯着他的时候不怀好意,随时会咬一口的感觉。

  碰瓷是为了认识那青年,要是被这么一条大狗咬一口,可就得不偿失了!

  罗仪瑞哼了一声,说道“你说话好没礼貌,我妈妈还说你是个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也不过如此!”

  ‘也不过如此’几个字说的嫩声嫩气的,一副小大人的模样,但是却透露出一股深深的鄙视……湛泓俊张了张嘴,愣是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罗仪瑞真的怕壮壮咬了人,妈妈要替他去做监狱,所以他决定不搭理这人了,就像天吉小叔叔说的,狗咬你一嘴,你还能咬狗一嘴?

  哦,他说的不是壮壮,壮壮是好狗!

  见这小子一副不和他一般见识的模样绕过他向另一边走去,湛泓俊气笑了,这时候要是再胡搅蛮缠,可就是没教养了,这小子年纪不大,嘴巴倒是挺厉害的。

  “等一下!”湛泓俊不得不拦住他,他想打听一下的,没想到这小子没有被他吓唬住。

  罗仪瑞回头,平静地看着他,示意他有事快说。

  湛泓俊被他这模样弄得没辙没辙的,苦笑一下说道“小弟弟,刚才和你开玩笑呢,我是想问问,和你在一起的是你父亲吗?”

  “不是。”罗仪瑞回答。

  但是什么,他却也没有直接告诉对方。

  “那是你什么人?”

  “叔叔。”

  嗯,本来就叫熏叔叔,这回答没毛病。

  好吧,湛泓俊郁猝了,叔叔这个称呼可是相当广泛的,可能和这小子有关系,也可能没关系,所以这回答,说了等同于没说。

  “你这是在套我儿子话呢?”

  一个十分好听的声音从背后响起,让湛泓俊身体一僵,有一种干了坏事被人抓个现行的感觉,他抬起头来,就看到一个十分漂亮的女子站在走廊当中,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如果不是亲耳听到这女子说这小子是她儿子,他很难相信这女子竟然已经为人母了,看起来比他还要小呢!

  这么一朵娇艳的鲜花,到底是被哪头猪给拱了!

  湛泓俊感到十分悲愤。

  “漂亮的女士,无意冒犯,只是看到小公子很亲切,闲聊两句,看到美丽的女士莫名很亲切,可否告诉我你的名字,是否介意一起喝杯下午茶?”湛泓俊忽然绅士起来,没办法,遇到这样漂亮的女人,他实在没办法不注意形象。

  罗仪瑞呵呵一下,“你刚才还说要我妈妈蹲监狱呢!”

  爸爸,您可长点心吧,到处都是想要挖墙脚的狼啊!

  湛泓俊“……”

  为什么话从这小子嘴里说出来,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贝思甜眼神一凉,“哦?是这样吗?”

  湛泓俊轻咳一声,“小公子说笑了,不过,的确是想请夫人喝杯下午茶。”这一次,他的神态正经了不少,称呼也变了。

  贝思甜沉吟两秒,点点头,“也好。”

  罗仪瑞知道他们是有事要谈,尽管不太喜欢这人,也只是嘟起嘴,不哭不闹的,比之平常孩子懂事很多。

  不过,能吃到点心还是很开心的,罗仪瑞抓了抓壮壮头顶的毛,一人一狗跟在后边,向着二楼休息室走去。

  坐下之后,立刻有酒店的服务员上前问询需要什么,她们专门负责这片区域。

  “来一杯奶茶和苹果汁。”贝思甜说完,看向湛泓俊。

  这里的奶茶都是选用的上好红茶和鲜奶煮的,味道还不错。

  “来杯白开水就好。”湛泓俊没什么心思喝水。

  服务员走了以后,湛泓俊就忍不住开口了,“请问,你们是天降福的人吗?”

  贝思甜想了想,“不算是。”

  不算是?

  也就是有是的可能性,不太好说的意思?

  “你们是从北京来的吗?”湛泓俊又问,从口音上能够听出一些。

  这一次贝思甜点点头。

  湛泓俊顿时大喜,“果然是北京来的,太好了,我有一个请求,希望夫人能够为我引荐和你一起的那位先生,我有要紧事找他帮忙!”

  贝思甜一怔,他要找魏仲熏?

  “找他什么事?”

  湛泓俊见她没有一口拒绝,知道有希望,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那位先生是个厉害的医生,我想请他帮忙看病,实在是找不到门路,只能出此下策了!”

  这下策,就是来天降福酒店闹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