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924章 江城没有这样的高手
  找医生?

  楼上的贝思甜等人诧异地相视一眼。

  楼下何文博却是一脸无奈,说道:“湛公子,我们这里是酒店……而且,天降福主营的是药膳,不是医院……您找医生真的来错地方了。”

  湛泓俊走上前几步,他比何文博高出半个头,不过气势上居然压不住何文博,这让他觉得有点意思。

  “何总,想必您知道我是谁吧。”

  何文博苦笑一声,“湛书记的公子,我怎么会不知道呢。”

  来的三个公子哥,全都是极有身份的人,湛泓俊是市高官的独子,那个带着大耳机看上去十分潇洒的是乐嘉阳,是江城市长的侄子,乐家本身在江城就是个有底蕴的家族。

  另外还有一个嘴里叼着一根牙签的,名叫顾海清,身份来历是个迷,但是不管是市高官的儿子还是乐家的少爷,都对这个顾海清的十分友好,平起平坐的态度,让人知道这人也不是个简单的。

  湛泓俊笑眯眯地说道:“既然知道,便也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

  何文博是知道的,天降福的幕后老板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青羽的大家长,可他一个区域负责人,别说请青羽的谁谁谁,就是见都没见过,更何况,这小子又不是他什么人,他凭什么去请?

  所以,何文博除了装傻没别的办法,人是没办法请来的,他没那么大脸,也没那么大胆子。

  “湛公子,我也不瞒您,您看我有头有脸的,就局限在这江城,要说找江城的名医,您湛公子的脸面可比我大多了,我这实在无用武之地啊。”何文博脸上一直维持着笑容。

  湛泓俊笑容淡了几分,看着何文博那张老奸巨猾的脸,心中又是气又是没办法,若是一般的酒店负责人,就算是十星酒店,他也有办法让他做不下去了,但这天降福不一样,那背后的人有着盘根错节的关系,军政两边恨不得通吃,他根本得罪不起。

  “也对,何总就认识江城的是吧,那看来我还是得去一趟北京啊,北京的天降福总部应该能找到人吧,到时候我就说是何总介绍我来的,肯定有人接待的对不对?”湛泓俊挑眉说完,转头就走。

  这一下可把何文博给吓坏了,忙上前拦住他,要是真让他去了北京天降福总部,说是他何文博介绍过去的,他这位置可就保不住了!

  到时候总部那边可不管是不是真有这回事,这人就这么找过去,你何文博是干什么吃的,把人引到北京,肯定是你以此推脱责任着呗!

  “湛公子!湛公子!我们里边说怎么样?”

  “不怎么样。”

  何文博看湛泓俊脚底下不停,心中倍感无奈,怎么他这么倒霉,就碰上这么个难缠的!

  “是这样的,我忽然想起一些事情,不如我们里边聊一聊?”何文博想把湛泓俊骗到里边去,安抚住了再说。

  “别的事情我不感兴趣啊。”湛泓俊不上当,和何文博打了好几次交道了,再上当他可真是傻到家了。

  湛泓俊一副打定主意要去北京,和何文博一前一后向外边走去,看看谁先扛不住了。

  乐嘉阳走了两步,发现身边没人,回头便看到顾海清并没有跟上来。

  “海情哥?”乐嘉阳看着顾海清正仰头看着什么人,顺着他的视线看上去,便看到一家三口站在上边。

  乐嘉阳看惯了帅哥美女富二代,可是这三个人很吸引人的注意力,那女人的一身气质恬淡从容,那男人……很拽的样子,莫名让人不爽,大概是异性相斥吧,主要是他那气场比较强,好像被比下去了的感觉。

  顾海清听到乐嘉阳的叫声,回过神来,优哉游哉地踱步过来,走到乐嘉阳身边,再次回头看去,那三个人已经不见了。

  “那三个人不像是江城的。”乐嘉阳说道。

  “嗯。”顾海清低低地应了一声,澳门赌博网站:“不是江城的。”

  乐嘉阳见他如此肯定,却也没奇怪,追上去问道:“海清哥怎么知道的?”

  顾海清嘴里的牙签上下晃了晃,“江城没有这样的高手。”

  乐嘉阳一怔,能被顾海清称之为高手的,那肯定是真正的高手,江城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人物?

  “和小湛说一声,不去北京了。”顾海清说了一句,就离开了这里。

  乐嘉阳吹了声口哨,“好的,我这就去说。”

  何文博和湛泓俊周旋了一会,谁也没有占到上风,主要是何文博感觉出,湛泓俊并没有那么坚定要去北京,他觉得还可以操作一波。

  不过后来湛泓俊被人叫走了,这让何文博松了口气,赶紧返回了大厅。

  二楼的位置上已经不见了那三位,何文博想了想,拨通了魏仲熏的电话,将刚才的事情汇报了一下,然后询问是否还有要问的。

  “没什么事了,你去忙你的吧。”魏仲熏电话里说道。

  何文博想了想,说道:“魏先生,湛泓俊和一般的纨绔不一样,倒不是无理取闹的人,不过他既然说想要找到北京那边,说不定真的会这样做。”

  魏仲熏听出他话里的意思,嘴角一勾,“怎么,我应该听听他的苦衷之类的,免得他去北京捣乱?看样子你们关系还不错啊,想帮他?”

  何文博当即就出了一身冷汗,忙说道:“魏先生误会了,是我多言,还请见谅!”

  挂断了电话,何文博后背的衣服已经湿透了,尽管魏仲熏的话很随意,可是他能感觉到很大的压力,这个青年不愧是她身边的人,简简单单的几句话,若是心性不够沉稳的,恐怕声音都要发颤了。

  他刚才那话的确是存了帮一帮湛泓俊的意思,他老爹有权,还是有大权的,但却不是个纨绔,和那些上层的公子小姐不一样,年纪轻轻的,已经自己开起了公司,而且启动资金都是自己挣来的,没有用湛书记的一分钱。

  何文博本身就挺佩服这个年轻人的,这一次的事情尽管他给自己找了很多的麻烦,但却没有用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虽然无赖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