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920章 勿念我
  德三走的很突然,澳门赌博网站:谁也没有预料到,和他同住一个院子的乔红杰甚至一点感应都应,就是阎九和冯七也都没有察觉。

  床上的被褥跌的整整齐齐,一些便捷的洗漱用具不见了,其余的都在这里,德三是自己走的,而且轻装简行。

  去了哪里没人知道,也没有同任何人打招呼,就在众人猜测之际,贝思甜收到一条短信。

  “我有一些自己的事情要解决,勿念我。”

  这条短信没有名字,号码也是陌生号码,但贝思甜知道这就是德三!

  见德三是主动离开的,贝思甜也就放心了,经过姜新被绑这件事,贝思甜打算让年轻的这几个人,都给陈金良练练,免得以后手无缚鸡之力的,连个挣扎的能力都没有。

  德三的事情暂且放到一边,姜鸣忠的事情仍旧没有任何线索,这让贝思甜心头蒙上一层阴霾,姜鸣忠是有事离开的,还是被强迫的?

  如果这一点能够弄清楚,很多工作就能展开了,不然会让他们很被动。

  贝思甜觉得有必要去一趟江城。

  这一次,魏仲熏自告奋勇要跟贝思甜一起去,贝思甜同意了,魏仲源一直没有回来,她让魏仲源同鹰眼的人合作,追踪那些青焰的人,这是至关重要的事情,要交给靠谱的人。

  贝思甜正打算收拾行李去江城的时候,时家的人忽然来了。

  时光带头,除了在那次劫难当中遇难的大长老和服毒自杀的二长老,其余的三个张老都来了,还来了五个‘建’字辈的人。

  贝思甜一愣,这么兴师动众做什么?

  时光等人进了客厅却没有坐下,他认真地看向贝思甜,说道“时家来合玉佩了!”

  贝思甜一怔,随即问道“你可知道这句话的含义?”

  时光郑重地点点头,“知道,我们已经召开过家族会议,时家愿意再次成为你的从属家族!”

  秦新宇站在院子里听着时家的宣言,脸上不显,可心里真正的有了危机感,魏家且不说了,有魏仲源这个能够点灵成符的,时家听说至少有两位,而秦家作为从属家族,却是一个都没有!

  没看在很多行动上,大家长根本就不叫他们吗,是觉得他们太没用了啊!

  有些时候就是靠比较,秦家在玄医界算得上中上流的家族,但是作为青羽的从属家族,却是实力最弱的一个。

  客厅里,贝思甜笑了,“既然如此,我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时家人纷纷笑起来,这个结果是大家反复商量的,时家目前的状况就不说了,可以用一个惨字来形容,若是没有那两位云游不知去向的老祖宗,恐怕连上流时家都不算了,至于大家族,已经被剔除了。

  以前很多人都觉得去做什么从属家族实在委屈了时家,就算那时候贝家再强大,也已经是过去了,如今连个名字都没有,可是众人怎么也没想到,神秘崛起的青羽,就是贝家后代带领的。

  而贝思甜,还是一位最为年轻的大能!

  龙翔浅滩才能看清楚周围人的嘴脸,青羽流派是唯一出手帮助他们的!

  而且以现在时家的实力,成为青羽流派的从属家族,人家都还未必看得上,毕竟还要收拾很多烂摊子。

  有异议的人不是没有,但是经过大家的一番分析,最终都觉得成为从属家族是最理智的做法,而且青羽的潜力他们也看到了。

  且不说那熏香,就是那无限接近点灵成符的符媒,就根本不是别人能够制出的,也只有贝思甜有这个本事。

  跟着青羽,说不定他们比现在还要强上很多。

  时光是最为支持的,因为他本身继承的遗嘱当中就有寻找本家的任务,更何况这本家还是贝思甜,他自是完全没有意见。

  对于时间的投诚,贝思甜倒也很高兴,双鱼玉佩总算完璧,尽管现在两个家族都不是很强大,不过这样慢慢发展才更容易产生凝聚力。

  时家将那一尾‘鱼’镶嵌于双鱼玉佩之上,正式成为青羽的从属家族。

  “宣布和仪式要延后了,青羽现在一位成员失踪,我们要尽快搜寻。”贝思甜说道。

  魏家和秦家也都没有进行仪式,到时候可以一起进行宣布。

  听到青羽的事情,时家也是感到吃惊,姜鸣忠他们当然知道,这个人是第一个得到贝思甜那点灵符媒的,自然是备受关注。

  现在不少人都管那种符媒叫点灵符媒。

  “大家主刚才说,那女人是个秃头?”时钟离忽然问道。

  贝思甜精神一振,“时老知道情况?”

  时钟离沉吟半晌,“一时半会我想不起来了,但是您刚才一说,给我特别熟悉的感觉,很久以前肯定遇到过类似的稀奇事。”

  秃头……总不会是那群人又回来了吧?

  时钟离因为不敢肯定,所以当时没有说,他打算回去再翻阅一些典籍,不确定的事贸然说出来,到时候误导了贝思甜可就麻烦了。

  贝思甜倒不疑有他,让时钟离想起来第一时间通知她。

  互相留了联系方式,贝思甜按照原计划准备出发去江城,临走前她穿过拱形门去看看自己的三个宝贝,又一次出门,但愿他们不要哭鼻子。

  贝思甜来到这边的时候,两个小闺女正在睡觉呢,秦氏在一旁给她们扇着扇子,冲着贝思甜比了个噤声的收拾。

  贝思甜开口不出声地问秦氏“老大呢?”

  秦氏拉着贝思甜往外走,出了屋才说道“估计在哪玩呢,刚才他们躲猫猫,两个丫头没找到人,跑回来睡觉了,小子要是知道了下回又要嚷嚷不陪她们玩了。”

  秦氏乐呵呵的,每天含饴弄孙真的很惬意,能过上这么舒坦的日子,以前真是想也不敢想的。

  贝思甜表明自己要出去一段时间,秦氏让她放心走,家里有她,实在不行就送到吴老将军那里去。

  招呼了一声,贝思甜就和魏仲熏一起离开了,因为行李不多,贝思甜便将行李放在了后座,启动车子便离开了北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