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918章 撞死
  这几个时家人是最早被灌下坏水的,澳门赌博网站:却最晚救出来的,发作的当然比旁人要早很多!

  三个张老见状脸色微凝,几道符水下去都没能缓解这几个人的痛苦,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贝思甜,时钟离等人身上的坏水,就是贝思甜中和的。

  时钟离顾不上什么脸面,来到贝思甜跟前,厚着脸皮说道“贝大夫,我们时家请您出手相治!”

  他是以时家长老的身份开口的,分量自然比时建业这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家主要强太多了,其余的两个长老也都看着她。

  贝思甜点点头,“可以,两千万一瓶,要现金。”

  这话一出,时建东当场就愣在那里了,这难道不是为了为难时建业的说辞吗?

  时钟离苦笑连连,两千万的现金……就算他是长老也不可能办得到。

  “贝大夫,可否容我们凑一凑,我们需要三瓶……”时钟离说道。

  他知道贝思甜并不好打交道,不然青羽早就被人欺负到泥土当中去了,哪里会像现在这般风生水起的。

  时建东愣了一会反应过来,贝思甜这不是故意为难,而是力挺时光!

  时光到底是还未满二十岁的少年人,经过这么多,脑子已经有些乱了,见贝思甜居然连时钟离也拒绝了,他只能上前,想去求一求她。

  他不愿意用这些人情,因为人情越用越少,而他,不想因为这些事和贝思甜的关系拉远……

  若是贝思甜知道便会莞尔,到底还是少年人的思想更为单纯一些,也就是因为这些,贝思甜才会如此帮助时光的。

  时光心里想了很多的说辞,来到贝思甜跟前却一句话也说不出,他张了张嘴,脸上有些无助。

  “姐……还能再我一次吗?”时光酝酿了很多的词汇,最后只说出来这一句。

  贝思甜看着时光笑了,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帮你多少次都行,不过规矩不能坏。”

  时光点点头,“只要姐给我们时间,我们倾家荡产也会还上的!”

  贝思甜哈哈一笑,“时家不会这么穷吧,五十万一瓶买不起?”

  “多少我们都买……呃,什么?五十万?”时光吃惊地看着贝思甜。

  五十万,哪里还算是卖,干脆和送没什么区别了!

  贝思甜点点头,“你的话,五十万,可以赊账,用任何东西抵都可以,其他人,两千万,现金!”

  众人听到这话,倒吸一口凉气,还不够明白吗,贝思甜这是力挺时光!贝思甜的决定,就是青羽流派的决定!

  时建业脸黑成了锅底,该死的青羽流派,为什么支持的不是他!

  如今的情况,你可以不服时光,但请想办法自己中和体内的坏水,当然,有了这一码事,也彻底奠定了时光的地位。

  时光低垂着头,眼泪在眼眶当中打转,他真的没想到贝思甜会如此帮助他,像是深入虎穴救出了时家人,而后又帮他夺回时家……贝思甜的恩情,他这辈子恐怕是报不完的。

  “咦?你是哭了吗?”贝思甜微微弯腰,歪着头看他。

  时光窘迫异常,转身用手背一抹,又一抹,却是怎么也擦不干净,干脆一瞪眼,“哭怎么了,法律不允许男人哭吗!”

  贝思甜眼嘴一笑,“脾气还不小,你有时间哭,还不赶紧将符水拿给你叔叔伯伯们,再过一会,他们说不准就扛不住了。”

  时光一惊,狠狠拍了拍脑袋,现在哪里是伤感的时候,的确是正事最重要!

  时钟离脸上露出笑容,他也是没有想到,青羽会如此帮助时家,包括时家三杰在内,他们这些支持时光的,都是打从心底里欢喜,有青羽这样的大佬,他们时家至少短时间之内不会被人践踏到底,最难的时候有人帮忙,之后还是要看他们自己。

  时建业和他的党羽们一直盯着这群忙碌的人,投去渴望的眼神,能不能也给他们一瓶呢?

  贝思甜笑着迎向时建业投来的目光,“两千万哦~”

  时建业脸一黑,只好将目光投向时光,时光冲着他呵呵冷笑两声,你要篡我的位,我还要花钱给你买解药?

  这下子时建业脸真的绿了,要是没有解药,他会疼死的!是的,就算他是内应,青焰怕他出卖他们,也一样给他灌了坏水,而且正是因为灌了坏水,他才不得不听命于对方的。

  救治了这几个人,贝思甜手中的符水没有了,其余的人只能等下次了。

  看到都解决了,贝思甜无语地说道“我说,你们这是打算躲猫猫吗,我可要走了。”

  时家人均感到惊奇,转头看向贝思甜,她这是和谁说话呢。

  “哈哈哈,贝大夫时间宝贵,我们这不是刚刚忙完吗!”

  这声音是从外边传来的,很快,从外边走进了不少的人,看样子各个都不好惹,为首的是程书玮,时钟离倒是认识。

  时家人看到是他们,便释然了,没有他们压制机动人员,魏仲熏也没有机会放出他们。

  时建业在看到鹰眼之人时,脸瞬间就煞白,他心里祈祷着鹰眼千万别是为他而来,可偏偏他的祈祷老天爷并没有听见。

  鹰眼当即将时建业勾结青焰的事情说出来,将证据摆在面前,如何解除,如何联络,包括通话录音等全都被翻了出来,鹰眼也算是神通广大。

  时建业听到这些,知道辩驳无力,双眼无神地垂下了头。

  而时建业的党羽也都傻眼了,包括二长老时钟旭在内,他们都没有想象到,他们所遭受的一切,都是因为时建业,若是没有他,以时家的机动人员,根本不可能被人一锅端留下如此奇耻大辱,遭受如此大的损失!

  “家门不幸啊!是我老眼昏花了,养出这样不堪的子侄!我赎罪!”说着,时钟旭大吼一声,直接往嘴里扔了一颗东西吞咽下去。

  猝不及防之下,没有人能拦住他,眼看着时钟旭口鼻流出鲜血,仰头一倒躺倒在地,这是他为了不受青焰鱼肉而为自己准备的最后一手,却没想到用在了这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