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917章 妥了
  凭什么?

  时建波皱了皱眉头,澳门赌博网站:想反驳又找不到反驳的话。

  “这是你们时家的事情,又不是我青羽的事情……”贝思甜淡淡地说完,看了时建波一眼,“另外,我从不管旁人的家事!”

  时建波脸色一黑,他们是没有立场要求贝思甜给解药,但难道就没有江湖救急的时候吗?不应该互相帮助吗?而且那最后一句话,明晃晃是在告诉他,他一开始的警告,她听懂了。

  时建东冷笑一声,这时建波,看来时家真是在上位呆久了,竟然养出了这么多理所当然的煞笔,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

  在座的时家人脸色都很难看,既然有了另外的解药,而且就在眼前,他们当然愿意先吃为快!

  时建波眼睛一转,知道自己过于急躁了,贝思甜尽管年轻,可到底是青羽的大家长,自己想用话拿住她肯定是不行的,毕竟他这家主的位置还不算名正言顺。

  “是我想岔了,非常抱歉贝大夫,我时家人如今正在等着救治,我一个人的解药怕是拿出来的有限,尽管还有很多人不服我,可我也不能放着他们不管,既然贝大夫有解药,我愿意高价购买!”这一番话说完显得十分大气。

  因为时光开口的时候,贝思甜很痛快就答应了,所以给他们一种贝思甜很好说话的错觉,在机上她本身很年轻,不少人就觉得和她打交道并不难,而一再忽略她该有的身份。

  不过这种人,并不包括时建东等人,这些人都是过度膨胀了,才会觉得自己总是高高在上,如今落魄了,也总是放不下架子。

  贝思甜浅浅一笑,“好啊。”

  时建业精神一振,只要贝思甜肯答应,他的家主位置就动摇不了,“贝大夫大义,我时家记住了,不如贝大夫随我到内堂,深入聊一下价格问题?”

  “不必了,就在这里吧。”贝思甜道。

  “也好,贝大夫看,一瓶多少合适?”时建业问道。

  贝思甜扫了在座的人一眼,反问道“不知道各位知道这符水的价值吗?”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贝思甜微微一笑,“看来我有必要给大家说一下,这符水是当时就可以中和坏水的,并且没有副作用的!大家同为玄医,自然知道这符水制出不易,所以,各位认为应该多少钱一瓶?哦对了,再加一句,这符水只有我可以制出。”

  时建业觉得贝思甜这一手相当幼稚,难题推到他们这一边,以为就无解了吗?

  “贝大夫,唉,实不相瞒,我们时家如今的状况……”

  “两千万一瓶,我要现金。”

  不等时建业说完,贝思甜便打断了他的话,接着说道“另外,最好出来一个身份相当的人说话,我不想浪费过多唇舌,时间宝贵。”

  一番话说出来,十分嚣张强势,但让时建业脸绿的是,两千万一瓶!还要现金!

  这药的确是珍贵,但顶多了八百万到一千万之间,两千万你怎么不去抢!

  现金,你要知道时家名下所有的产业加起来的流动资金都不够两千万,对方还明说了要现金,摆明了是要为难他!

  “贝大夫这价格未免有些趁人之危,而且放眼各大家族,现金哪里去找两千万,怕是把银行取空了也取不出这么多现金!”时建业冷声说道。

  现金这两个字太卡人了。

  而且就算他们真的取出两千万的现金,也只够买一瓶的!

  “你可以选择不买。”贝思甜淡淡地说道。

  时建业一口气差点没上来,现在命脉捏在贝思甜手里,他真的没办法,可是两千万一瓶,他也根本拿不出来,变卖了所有固定资产,拍卖了各个企业,恐怕都买不出他亲信之人的药,更不要提以此收拢人心了。

  现在贝思甜摆出一副你爱买不买的样子,时建业还真是没办法,你说绑架贝思甜?活得不耐烦了,这里可是京城,谁不知道贝思甜后边有两个厉害的军中大佬,哦不,三个,现在那个姓周的也可她一个战线,两个将级一个师级,还都是手握实权的,他能怎么办?!

  “不能商量了吗?”时建业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若是贝大夫肯帮这个忙,以后时家和青羽世代交好。”

  贝思甜冷冷一笑,“我青羽需要吗?”

  众人大怒,好狂妄的青羽!

  可……人家特么就有这狂妄的资本和底气……众人也只能怒一怒,根本无可奈何。

  这时候,从门外忽然走进来一个人,却是从进门后就一直消失不见的魏仲熏。

  “师父,妥了!”魏仲熏笑呵呵地说道。

  贝思甜点点头,很快,就从门外走进来很多的时家人,全都是被时建业控制住的!

  时建业看到这些人脸色大变,心知肯定是机动人员出了问题,不然不可能连个汇报的人都没有!

  座上一直不说话的二长老时钟旭看到他们,脸色瞬间凝重起来,看来这一次,怕是要功败垂成了……

  三长老时钟离当先走了进来,紧接着是四长老和五长老,在后边就是时家‘建’字辈的,呼啦进来这么多人,再大的院子也显得拥挤起来。

  “时建业,还不认罪!”时钟离怒喝一声。

  尽管知道时家内部会有争斗,却没想到时建业这个混账东西直接将他们给囚禁了,更没想到时家的机动队伍都让他个收拢了去,看样子时家真的是要来一次大整顿了!

  时建业看着将他们包围的时家人,冷笑数声,知道大势已去,不过眼睛骨碌碌地转着,心中并没有安分,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不就是被逐出时家吗,只要他挺过受刑,就依然是条好汉!

  时建业被愤怒的时家人绑了起来,其余的人也都被按在了地上,总共二十来个人,哪里是这么多人的对手,时家的这场内斗,好像一场闹剧一样,结束的莫名其妙。

  但其实……时家的机动部队,是鹰眼给控制住的,不然单靠魏仲熏,哪里似乎说放就放的。

  这边刚刚把反叛者控制住,进来的这群时家人中顿时有数声惨叫响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