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915章 别急
  时光受伤竟然如此严重!

  时建业以及另外的三个‘建’字辈的人脸色缓和了不少,澳门赌博网站:只要时光不是临阵逃脱,他们依然会支持时光这个正牌的继承人。

  没有人怀疑贝思甜说的话,她的身份摆在那里,怀疑她不就是怀疑青羽流派吗,这个当口,就算真有人怀疑谁能说出来,万一逼的青羽公开支持时光,那时建波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时建业当即站起来,“我们当初以为你抛下了家族,苟且偷生,所以……不知道你刚才说的话是否作数?”

  时光深深吸了口气,点头道:“算数。”

  时建业当即向着时光这边走来,和他一起的还有三个人,都是‘建’字辈的。

  时建波脸色阴沉,怪声怪气地说道:“别忘了,时光是给不了你们解药的!”

  时云当即站起来,指着那几个人说道:“没错,别忘了你们身上的坏水还没被中和掉呢,叔叔伯伯们该不会想跟着时光去死吧,你们要考虑考虑时家,都跟你们一样,时家可就要绝户了!”

  贝思甜看了这个叫时云的一眼,这人一脸的浮躁气盛样子,但是没想到也是个心思多的,没有用坏水来威胁,而是用时家的未来来威胁。

  时建业没有一丝犹豫走到时光身侧,另外的三人相视一眼,其中有一人走到了时光身边,另外二人却是犹豫了。

  时光没有再出言挽留什么,这二人权衡片刻,还是回到了座位上,不管他们是为了自身的安危,还是真的为了时家的未来,这两个人,时光都不会再用。

  但是介于以前他们对他还不错的份上,将来会给他们一个好的余生。

  时建东心中冷笑,果然这样能够试探出很多人来,贝思甜能够中和坏水的事情,时家自然是有人知道的,但是这么重要的事情,时建东怎么可能谁都去说。

  知道的也只有时家为数不多的一些人,这些人都是支持时光的,另外小山村的那些人也都要求禁言,不允许胡乱出去说。

  他们这些人聚在一起商量了一下,这件事暂时不要外传,且不说青羽会不会继续帮助,就算会也要付出很大代价,再则他们想利用这件事清除一些族中蛀虫。

  时建波冷冷看着这二人,“可惜了,我记得你们两个的坏水发作就在这里两天了吧,呵呵。”

  真是不知所谓,什么大义,哪有自己的命来的重要!

  时建业闭了闭眼睛,距离发作,恐怕很快了。

  时建波见他不为所动,冷哼一声,这种人不要也罢,怀抱着所谓的忠义,到头来死路一条,命都没了,拿什么忠义!

  时建波看向贝思甜,“本应该欢迎贝大夫的,不过现在时家有些家事,恐怕一时半会顾不上贝大夫,还请见谅。”

  他的言外之意是,这是时家的家事,你旁观可以,但别插手。

  贝思甜笑了笑,“不劳费心。”

  时建东很担心贝思甜因为这个被时建波拿住,的确是时家的家务事,所以外人来管名不正言不顺,可他们的确需要青羽的帮忙。

  时建波又看向时光,缓缓说道:“家主这个位置,说是传承,但也要讲究能者居之,就算你不是临阵逃脱,但到底没有什么作为,你来担任这个家主,时家会向什么方向发展,恐怕你自己心里都没数吧。”

  时光年纪太小了,还有十八岁,想要担负起整个大家族的重担,这也是很多人都担心的,如果他已经二十多岁,有了社会经验,有了相当的阅历,说不定还能服众,时建波也不会用这个弱点来说项。

  时建东却冷笑着说道:“什么叫有作为?”

  时建波笑而不语,一旁的时云开口说道:“在建波伯伯的村子里,没有任何伤亡,就算是一时沦为阶下囚,也不会被欺辱,这时候的时光在哪?哦对,在养伤是吧,连自己都护不住的人,有什么资格去护住别人!”

  时建东冷哼一声,“这就叫有作为?哼,你们以为你们是怎么被救出来的?人家忽然就放了你,还是说鹰眼平白就能知道时家被困?”

  这个问题一问出来,在场一片安静,的确,他们一直在想,鹰眼的人为什么会忽然来救他们,后来猜想,应该是有人将情况传了出去,这才引来鹰眼,现在听来,难道不是?

  时建东冷哼一声,“时光貌似跑到北京来寻求青羽的帮助,你们该不会是忘了这一点吧?若是没有青羽的大家长贝大夫深入虎穴,找到我们所在的村落,寻找到青焰的线索,一举击溃了对方大部分势力,青焰可能让这么多血圈被捣毁?”

  如果说青羽援手,这些人是信的,时建东所说的确和事实相符,不然以血圈看管的这么严格,时家也不可能被囚禁一个多月都没能将消息传递出去。

  时建波见众人面色有异,心中却是有恃无恐,就算时光有作为又能如何,他可以得到坏水的解药,可时光不行。

  时建波笑了,“这倒是可以记时光一个大功。”

  他一副家主的口气说出这话,让时建东顿时大怒,“你倒是好意思这么说!”

  时建波不理会他,对时光说道:“有所作为,可不只是体现在这方面,你能得到坏水的解药吗?如果你做不到,时家该何去何从,跟着你一起去死吗?”

  这话说完,那些躁动的人立刻安静下来。

  时光垂眸,然后抬头冷笑出声,“请问建波伯伯,你的解药是从哪来的?”

  时建波眸光一暗,“哪来的重要吗?重要的是能让时家发展下去。”

  时光挑眉,“去当青焰的走狗吗?”

  此话一出,大厅哗然,纷纷看向时建波,时建波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小儿信口雌黄,你要知道污蔑家主是什么罪名,我若真像你说的,还能一同被囚禁血圈?”

  时光面色一冷,正要争辩,忽然感觉身边的人拉了他一眼,微微转头原来是贝思甜,“别急,马上就有结果了。”

  时光微怔,点点头,这时候忽然有人身后匆匆跑过来,他们让开门口,那人径直跑到时建波跟前耳语一番,却见时建波脸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