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911章 后悔
  因为姜鸣忠的事情,拜师仪式还要延迟,尽管还没有进行拜师仪式,不过邢君已经提前进入学习阶段。

  邢君并没有系统的上过学,初中的知识他基本上都不会,没有了父母的孩子,有没有挣钱的手段,仅仅能够挣一份少之又少的工资来养活自己罢了。

  贝思甜征询了邢君的意见,发现他很抵触去学校,这像是有交流障碍症的表现,而且邢君其实是很自卑的,脸上的冷漠和对人的不屑,全都是为了掩饰这份自卑。

  想要摆脱这种心理,必须让他自己强起来,这个过程当中加以辅助。

  原本贝思甜是打算亲自带一带邢君的,不过现在姜鸣忠下落不明,生死未卜,她哪里有心思去教导邢君,只能交给魏仲熏。

  贝思甜给邢君安排了一些课程,首先是要认字,中草药以及中医有很多的生僻字,字都不认识,谈何学习,另外就是背中草药。

  小雨竹怜悯地看了他一眼,她刚刚出师不到两个月,这几年想想就觉得可怕,不过现在她倒是很兴奋,终于开始接触制符了。

  她所说的制符,当然不是以前在刘家接触过的那种,而是点灵成符!

  第二天,田智匆匆赶了回来,立刻来到小院这边汇报情况。

  “时家这一次死了十几个人,其中包含了两个长老,而且时家家主也没能幸免,‘建’字辈的有七八个,其余的都是第三代,可谓损失惨重!”

  这时候贝思甜忽然抬头看向门外,时光身上缠着绷带,正摇摇欲坠。

  贝思甜赶忙上前将他扶住,田智也起身将他架到沙发上。

  时光神情呆滞,时家家主就是他的父亲!

  “我父亲……他怎么死的?”时光目光直直地看着地板。

  田智看了贝思甜一眼,见她点点头,声音低沉地说道:“为了护住族中同胞,被人打死的。”

  时建洲等人被囚禁在另外一个村庄,这个村庄和时建东所在的村庄完全不同,里边的人都是赌鬼酒鬼,走投无路之下投奔青焰,但是青焰也看不上这种东西,就让他们看管血圈。

  因为清一水的男人,平日里村子里也没有什么可消遣的项目,时家的到来真真是十分新奇的,尤其是时家里边还有几个模样不错的女人,这几个男人哪里管得住,就像上前给祸害了。

  时建洲带着里边为数不多的几个男人拼死抵抗,最后被乱棍打死,也幸而青焰的人来的及时,喝止了这群暴突,倒是保住了那几个女人,但是时建洲最终因为伤重不治身亡。

  时光狠狠摇头,上前抓住田智的衣服,“不可能的,随行的还有一个长老,再不济还有‘建’字辈的叔叔,怎么可能让我父亲重伤身亡!”

  田智神情黯然,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当时时家人并非没有想办法,但是最终时建洲还是死了,可见当时伤的有多重,恐怕脏腑悉数都破裂了,即便是那么多玄医也救不回来的。

  贝思甜叹了口气,这其中,恐怕和他们喝下的坏水也有关系,那本身就是侵蚀五脏六腑的,若是有伤,一旦侵入脏腑内部,就算是她恐怕也无能为力!

  时光看着田智的样子,他知道田智是不会说谎的,可是看不到人,他总归带着一丝缥缈的希望。

  “我父亲人呢?他……被带回来了吗?”时光双手止不住地颤抖。

  “带回来了。”说话的人却不是田智,而是站在门口的时建东。

  时光猛地转身,几步来到时建东身边,“建东叔!我父亲真的……”

  时建东沉重地点点头,时光的双手倏然下垂,好像无骨的柳条,来回晃荡两下,整个人都失了精气神一般,眼神愈加呆滞了。

  时建东知道他受到的打击很大,他闭了闭眼,上前说道:“时光,我这次来,是要你回去主持大局的。”

  时光是下一代的继承人,时建洲没了,正常的继承人就是时光。

  这种事情很残忍,但是这就是现实,时光必须从这打击当中尽快恢复过来,还有一个残破的时家等着他去主持,更何况,借此动乱,时家内部有一些人也蠢蠢欲动。

  时建东今年三十五岁,时家三杰年龄上都相对年轻一些,和时光的父亲时建洲相差了七八岁,可以说他们是时建洲一手教导出来的,立场自然是时建洲这边的。

  眼看着时家动荡不安,他必须带时光回去主持大局。

  然而时建东的话说完,时光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时建东当即就有些着急,“时光!我知道这件事对你来说为难了一些,但现在你是继承人,你必须挑起大梁!你知道时建波那些人已经开始筹划着如何夺取大家长的位置了吗!”

  时光仍旧是没反应。

  贝思甜叹了口气,起身走到靠墙桌旁,从抽屉里拿了一根熏香点燃,示意时建东稍安勿躁。

  时建东看向贝思甜,澳门赌博网站:依稀能够看到当初在小山村那个漂亮女驴友的模样,刚才进来的时候,只顾着和时光说话,竟然还没跟青羽大家长见礼,真是太失礼了!

  “贝大夫,失礼了,非常感谢您在小山村的援手!没有您,恐怕我们也没办法全数得救!”还中和了身上的坏水。

  这时候的贝思甜尽管脸上带着恬淡的笑容,可是时建东根本开不了口跟她要解药,她这一身的气质十分平和,可是就是带着一种莫名的压力。

  熏香几分钟时候就弥漫开来,闻到这香味,时光剧烈跳动的心脏好像慢了一些,又慢了一些。

  贝思甜走过去,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时光,时家是你父亲的心血,你父亲没了,你不能再让这心血也没有了。”

  时光僵硬着脖子,缓缓转头,眼泪从眼眶中汹涌而出,“姐……我爸没了!”

  少年嚎啕大哭起来。

  “你知道……我和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吗……我说,我讨厌你,我特别讨厌有你这样的父亲……啊啊啊……”少年张开大嘴放生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