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909章 初入小院
  青羽流派是鹰眼重点关注对象,澳门赌博网站:也是重点的结交对象,对其中的人员构成自然会熟悉一番,对外界这好像很神秘,但是别忘了好几个军中大佬认识贝思甜,自然对她周边的人会有所了解。

  所以周同轩看到这少年,眉宇间的笑意又多了几分,“我是鹰眼先锋组副组长周同轩,你是平安吧?”

  知情的和不知情的都知道罗师长和贝大夫最宝贝的是那三生子,可是少有人知道,还有一个人是这两个人放在心里的。

  这个人就是罗旭平!

  在世人眼里,罗旭平是贝思甜的小叔子,却不知道贝思甜将这个少年当成亲弟弟一般,周同轩知道以前罗师长卧底那几年这家人的状况,因此知道罗旭平在贝思甜心里的地位,可不是小叔子那么简单。

  罗旭平看了周同轩一眼,又看向一脸冷漠的邢君,打开门露出一抹笑容,“请进吧。”

  “谢谢。”周同轩点头示意,招呼邢君一下,向着里边走去。

  他也是第一次来这里,看到院子里的三个萌娃愣了一下,那两个女孩子长得一模一样,仔细看都分辨不出来,粉雕玉琢十分可爱。

  那个男孩,尽管和另外两个女孩很相似,但或许是因为两个女孩的衬托,反倒觉得他们不太一样了。

  他的目光看向那个叫罗仪瑞的孩子时,那孩子的目光也看了过来,周同轩发誓,那孩子眼里闪过的精芒,绝对不是一个五岁孩子该有的!

  不过对于这个孩子,周同轩很了解,因为鹰眼内部专门针对这个孩子开过一个研讨会,你说为什么?五岁就能点灵成符,不得好好研究研究!

  当然了,这种事情也就是分析分析,至于将罗仪瑞带走研究……呵呵,谁能承担罗师长和贝大能的双重怒火?别忘了还有一个吴老将军呢,这可是个相当护犊子的主儿!

  这三个庞然大物在这里耸立着,谁敢打罗仪瑞的主意,基本上就是死路一条。

  周同轩好奇打量罗仪瑞的时候,罗仪瑞也在看着周同轩,另外一边,罗旭平在邢君的右后方看着他,不由地问道:“你在紧张吗?”

  邢君身体一僵,尽管脸上表现的很冷漠,可是他的确是很紧张的,内心渴望融入这里的心是十分强烈的,强烈到他想忽略都不行,可是又觉得以他这种性格,是不可能融入一个集体的。

  邢君额头上冒出一层冷汗,冷哼一声,“说什么鬼话,我有什么可紧张的!”

  罗旭平看了他紧紧握成拳头的双手,从进门开始这拳头的骨节就发白,若不是想打人,那就只有紧张了,还死鸭子嘴硬不承认。

  “不紧张你拳头握那么紧干嘛?”罗旭平笑嘻嘻地拆穿他。

  大概是心虚,听到罗旭平的话,他下示意就松开了拳头,尽管是夏天,一阵清风拂过,顿时觉得手心很是凉爽,才知道手心已经湿了。

  罗旭平当着人如此拆穿他,顿时让邢君觉得又是尴尬,又是没有面子,脸上阴云密布,就知道不可能融入什么狗屁集体,更何况,他根本也不想融入,只是想跟着贝姐姐而已!

  邢君有些恼羞成怒,一旁的罗旭平却是哈哈大笑起来,“你小子不禁逗啊。”

  “你又逗谁呢?”

  另外一个声音传来,邢君转头看到从一个拱门中走出一个比他和罗旭平大几岁的少年,吊儿郎当的模样,一边走一边说。

  邢君不想再理会这些人,转身就准备走,罗旭平见状,悠然说道:“咦,这是要落荒而逃吗?”

  邢君迈出了一只脚,另一只叫却是顿住了,他微微侧头冷笑说道:“落荒而逃?笑话,还没有我邢君怕过的。”说着,他走到了周同轩另外一边站着……

  罗旭平和程天吉相视一眼,一直听姐说会来一个和他们年纪差不多的少年,没想到来的人还挺有意思。

  邢君抱着双臂,下巴微微抬起,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其实内心很是生气,第一次见面竟然就让这个小子占据上风,不行,他得扳回来才行!

  对,就是扳回来,扳回来再走也不迟!

  周同轩嘴角抽搐,就是这么电闪一念的功夫,这群少年就已经交锋一个回合了,他还是赶紧进去,把邢君交给贝大夫,让她去头疼吧。

  周同轩笑着对罗仪瑞点点头,却见罗仪瑞回以一笑,像个小大人似的,偏偏神态很是认真,他心里想笑,却又觉得这样不礼貌,绷着嘴角,转身向里边走去。

  忽然想要个孩子怎么办?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呢……

  他们穿过院子,里边的人已经走出来了,贝思甜站在台阶上看着邢君笑了,“终于来了。”

  邢君听到这四个字,心里一暖,贝姐姐在等他!

  从贝思甜身后,又陆续出现了几个人,一个长得像女人的男人,一个和他年纪差不多,十分漂亮的女孩子,还有两个老头子一个大叔,和一个看上去还算正常的大哥哥,倒是没有那天和他在村子里见面的名叫田智的人。

  众人都在好奇这个新来的人是什么样子的,所以一双双眼睛落在邢君身上,让他整个人都僵硬了。

  “进来说话吧。”贝思甜笑着说道。

  其余的人立刻转身进屋了,贝思甜等了等,等邢君和周同轩一起进屋。

  周同轩看到陈书伟竟然也在,忙说道:“组长!”

  程书玮点头,“你先回去吧。”

  贝思甜笑了,“人家刚来还没喝口水你就让人回去,这里是我家,怎么也要喝口水啊!”

  周同轩是个军人,自然是要服从命令的,所以刚要婉拒贝思甜,程书玮苦笑几声,“贝大夫,我这组长的威严何在?”

  周同轩怔忪,看样子组长和贝大夫已经很熟悉了啊。

  最终他还是留下了,屋子经过几次装修改造之后不算小,屋子里有这么多人倒也不算太拥挤。

  邢君端端正正地坐在那里,余光一瞥,发觉刚刚站在贝姐姐身后的那几个人,全都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冷汗从少年鼻尖低落,这是什么情况,他脸上有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