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905章 分道
  时钟离听了时建东和时建华的话,叹了口气,自己到底是老了,这些问题竟然一个都没想到,这次之后,他就退隐吧,一心一意地研究心爱的玄符,将家族事物交给这些年轻人。

  时建华一连串的反问并没有打消时建文的心思,反倒让他有了较劲的心思,他觉得自己的决定是对的。

  “三长老,既然我们意见无法达到统一,恳请三长老让我们各做各的事情,最后定会有个结论!”时建文恭声对时钟离说道。

  “建文,别冲动!”时建阳忙上前拉了他一把。

  时建文回过头来,“建阳建业,你们两个也要做出决定,是在这里眼睁睁等着族人覆灭,还是跟我走去寻找族人!”

  没有青羽流派,他们也能找到,一个家族的人,关押的地方不可能很远,定然就在附近的村子,只要找到那些族人,将他们救回来,谁对谁错就一眼可见了。

  时钟离皱眉,想了想倒也有了决定,‘建’字辈已经逐渐开始掌握家族的权利,也该到了让他们自己出头的时候了,不去历练一番,是不会知道自己的决定对与错的。

  “也好,既然这样,你们可以分成队人马,一方留在这里继续等待,另外一方去寻找家族成员。”时钟离说道。

  对于这个决定,时建东皱了皱眉头没有说什么。

  一旁的时建华倒是开口说话了,“你们走倒是没事,不过可别暴露我们,剩下的还是将近二十个人,可不能因为你的私自决定而暴露,到时候陷入危险当中,你可就是罪人了。”

  时建文冷笑一声,“还是管好你自己吧。”说完转头看向时建阳和时建业,再一次询问他们的决定。

  二人相视一眼,均感到左右为难,之前三长老被说动的时候,他们觉得自己是对的,可是时建东和时建华的话,却让他们觉得自己这么做似乎有些不妥。

  在时建文越来越冷的脸色当中,二人叹了口气,说道:“我们和你一同去。”

  时建文的脸色这才恢复过来。

  有了决定,他们就不打算留在这里了,趁着那些妇人午睡的时候,回到自己的房间稍作收拾,带了一些粮食和水,准备夜深人静的时候出发。

  他们三人平时也鲜少在村子里活动,或许是觉得自己不同于这些村妇,堂堂时家人,哪里能像村夫一样游走在村子里!

  所以三个人的消失,并没有引起这些妇人的注意力。

  一时半会当然是可以的,但长此以往,少了三个大活人,肯定会被发现的,但愿能够撑到那时候,如果实在撑不到,他们也只能先下手为强了。

  时建东叹了口气,“三长老,这样让他们出去,太冒险了。”

  时钟离喝了口水,也跟着叹了口气,“你知道吗,这段时间我一直都在想,即便没有这件事,过不了十几年,时家也会逐渐没落。”

  时建东一怔,“为何?”

  时钟离放下水缸子,“我们那一代争斗相当激烈,可以说大家族大流派全都是争出来的,之后各个家族开始走精英路线,注重下一代的培养,每个家族的培养方式当然是不同的,而我们时家,似乎是把下一代养成了金丝雀。”

  金丝雀?

  对于这个说法,时建东不敢苟同,却也不好说什么,因为时建文的表现,的确像是涉世未深一样,可是他都已经三十多岁了。

  “时家一直想出一个能够点灵成符的天才,走在各大流派和家族的最前沿,可惜,却忽略了其他方面的培养,就是云泉流派的那几个天才,都比时家这一代的天才强很多。”

  时建东捏紧了拳头,这是不可否认的,云泉流派当年是和时建斌一同参加的交流会,尽管风头都被贝思甜压下去了,可是说到底,人家出了一个可以点灵成符的。

  参赛的那几家,只有时家用的不是点灵成符,这一度让时家成为笑柄。

  时建斌那之后也努力了好多年,却依然卡在了这最后一步。

  时家三杰在玄医界或许大名鼎鼎,但是名气永远是在中上流,而不是上流!

  贝思甜自是不必说了,他们望其项背,完全没有追赶的欲望,这是和各个家族隐藏的大能一个级别的人物,但是让时建东气馁的是,他们竟然也比不上其他家族和流派年轻一辈的高手。

  这些高手,有些人的年纪甚至比他们还小。

  “您说的没错。”时建东承认的很艰难。

  时钟离叹了口气,“去闯闯吧,就是因为总有人替你们做了决定,你们才会束手束脚,说到底,你们并不比任何人差!建文的天赋虽然比不上你,但将来对时家的掌权人必定是一大助力,让他撞撞南墙,说不定将来还会有一番成就。”

  说着,他看向时建东,“这边的事情,暂时由你负责,联系青羽的事情,由建斌负责,建华负责协助你们。”

  时建东一怔,完全没想到时钟离会在这个时候交权。

  “你们不要因为我年纪大了,就是事事听我的,年轻人该有自己的闯劲,不过有一点你要记住,这件事你决定要做了,澳门赌博网站:那么后果你要承担的起,承担不起的,要三思!”

  时建东面色微凝,重重点点头,“三长老,你……”

  时钟离洒然一笑,“我老了,不服老不行啊,那些老兄弟该退的也退吧,好了我累了,但愿我还能回到我那老窝去睡个舒服觉,为了满足我这个心愿,你们几个可得将我安全弄回去啊。”

  说完,时钟离就躺在了床上,翻身冲里,不一会就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时建东站起身来,冲着时钟离恭敬地九十度鞠躬,然后大步离去。

  时建华听到这件事并不奇怪,时钟离大概是时家这么多老一辈里,最能认清现状的一个,也是最为明白事理的一个,这也是他受到时家子弟爱戴的最大原因,可是让其他人放权,可就没这么容易了。

  时建斌听到这件事也不感到意外,他本身就是时钟离这一脉的后辈,对于自家这位,他比其他人更为了解其秉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