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899章 你们找谁呢!
  最后忽然问了两个问题,贝思甜并非是不小心,而是故意的!

  一开始她并不确定两个问题是否能够将他们从幻境当中唤醒,只是一次尝试,只是没想到,第一次尝试就有了结果,倒是贝思甜小看了他们。

  一男一女眼底尽是迷茫挣扎之色,这是还未完全清醒的征兆,在和幻境做斗争呢,就像一开始他们在嘀咕为什么会有婴儿床一样,在找幻境的漏洞。

  贝思甜冷冷一笑,说道:“去把桌上的那杯橘色奶茶分着喝了。”

  二人不约而同地看向桌上的橘色毒药,然后迈步走了过去。

  那女的级别低,精气神比不上男人,所以来到桌面就用被子将橘色剧毒分成了两杯,将其中一杯递给了男人。

  男人犹豫了一下,接了过来。

  “喝掉!”贝思甜沉声说道,眼底尽是寒芒。

  谁说玄医不可杀人,只是未到杀人时罢了!

  这时候女人和男人都犹豫起来,那个拿着杯子的手不断颤抖,谁让抬高一些,时而又落回去,可以看出,内心相当挣扎。

  贝思甜在一旁看着,再一次开口,“喝掉,很好喝的。”

  随着贝思甜的话音落下,一男一女终于端着杯子颤抖着接近嘴边,女人最先喝下了剧毒,一整杯喝完眼底的迷茫终于褪尽,随即暴睁双目,双手掐住脖子。

  男人在喝下一半的时候,眼底的迷茫便尽数消失,杯子‘啪’一声摔碎在地上,随后他也掐住了脖子,一只手进入嘴里想要进行催吐。

  贝思甜见状,飞出一道斗符打在男人手腕上,烧出一道焦痕,他的手无力地垂下。

  “这东西是你们自己做出来的,有多少个孩子死在这种毒药之下然后被你们取尽身体里的血液,不知道你们心里有数没数,没数的话,就下去问问那些被你们害死的孩子吧!”贝思甜眼中不含一丝感情。

  她可以为了救人主动求上门,她也可以在杀人的时候不眨一下眼睛。

  她杀的,都是该死的。

  一男一女看向贝思甜的目光是愤怒和怨毒的,其中还带着一丝恐惧,因为他们从贝思甜的眼睛里,看不到哪怕一点的感情,这种淡漠的眼神,让人心底发寒。

  “为什么……”要让他们醒过来?

  尽管话没有说完,贝思甜却明白了他的意思。

  “不醒过来,如何感受到那些孩子的痛苦和恐惧。”贝思甜淡淡地说道。

  两个人倒在地上,浑身抽搐,血液好像都在往一个地方涌去,仔细看的话,左手的手腕处血管迅速鼓起,若是不及时割开,就会爆裂开来。

  这就是对方取血的手段吧,不但可以让对方身中剧毒,还可以让血液流向一个地方,方便取血。

  血液逆流这种事情,贝思甜还是第一次看到,尽管不知道用的是什么方法,但真的是很邪恶!

  身中这种剧毒,即便有解药,也会血管爆裂而亡,完全是必死的结局!

  贝思甜见过黑暗的事情,邪恶的事情,可是这一次的事情,再一次刷新了她对黑暗邪恶的认知,只要她一想到自己的三个孩子有一天会落在这些人的手上,她就害怕的腿软,浑身的力气都要抽空一般。

  尤其是想到那一次罗仪瑞已经身在巢穴,若不是小家伙被激发了牵制,提前成功点灵成符,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之前没见到这番场景,没有亲生经历这些,澳门赌博网站:贝思甜的害怕和担心很多,但也有个尽头,现在,她最大的念想,就是将这个组织连根拔除,永除后患!

  两个人手腕上的血管爆裂开来,或许是药性太强的缘故?总之连同他们的皮肤一起都裂开了,血液不要钱似的往外流,顷刻就染红了整个房间。

  “白色被渲染上红色……这是你们喜欢看到的场景吗?”贝思甜忽然明白了这个房间为什么被弄的如此洁白,不过是为了衬托出红色的娇艳,“心里真是扭曲啊!”

  贝思甜看到血液蔓延开来,嫌恶地退开两步,随后听到走廊当中的脚步声,看来按照序时进度,现在应该是已经取血完毕了。

  贝思甜再次拿出致幻斗符,门被推开,那个青焰之人看到贝思甜就站在不远处顿时一怔,随即看到眼前的场景,眼中的惊骇一闪而过,随即伸手入怀准备掏出手枪!

  就在这时,他忽然闻到一股奇香,眼前的场景一边,忽然变成了一家高级会所,眼前所见的女人穿的极少,比基尼在这里都算穿的多的!

  不过他最喜欢的,还是那种身着轻纱,里边什么都没穿,走动间若隐若现能够看清楚的,简直让人热血喷张!

  贝思甜看到这男人脸上糜烂的神情,心底一阵恶心,众人所看到的的幻觉,都是他们内心最为渴望的,刚才那两个人既然提到婴儿床,看样子应该是一对夫妻,还想要孩子?

  现在这个男人也是这样,看样子幻觉十分肮脏。

  待男人的神情变得呆滞,说明他已经完全放松下来。

  “你们的总部在什么地方?”贝思甜绕过他将门关上,冷声问道。

  那青焰男子脸上一阵茫然,这让贝思甜不由地皱起眉头,怎么可能会没有反应?

  “你不知道你们的总部在什么地方?”

  “不知道。”

  贝思甜差点一句‘说谎’脱口而出,随后想到他现在已经在致幻效果中,不可能说谎的,可是之前明明听到他说会将血送到总部的。

  她只能换个说法,“你们怎么将血送到总部?”

  这次青焰男人有了反应,说道:“我们将血上交到上级管理者手中,再有他们送到更上一级,然后送到总部。”

  贝思甜皱眉,竟然这么多程序,看这样子,不到最后一手,是不可能知道青焰总部在什么地方的。

  也对,不这么麻烦,青焰的人早就被人活剐了!

  “你们抓姜新来做什么?”贝思甜问道。

  一开始她以为这些人是看中了姜新的精气神和血液,可是越想越觉得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