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897章 竟然是他!
  尽管来到小院之后姜新吃得好补的足,澳门赌博网站:但是体格依然不如这些常年训练的人,被一个男人伸手一扒拉,就给推到了一边,摔了个大跟头,撞在了墙上。

  一直依偎着姜新的小男孩见状瑟瑟发抖地缩在墙角,浑身打颤。

  姜新捂着被撞的脑袋,睁开眼睛眼前直冒金星,模糊见看到贝思甜已经被那些人拉起来,顾不上有多疼,赶忙又要冲上去。

  这时候他已经忘了贝思甜向前不算嘱咐的嘱咐,只一心想着不能让贝思甜被带走,直到在贝思甜转头的一瞬间,那个清澈的眼神,让他的身体顿在那里,这才清醒过来。

  贝思甜被带走了,姜新看着紧闭的房门呆立半晌,垂在身体两侧的双手倏然狠狠捏紧,眉头轻锁,眼神变得坚毅起来。

  他再也不想变回那个野狗都敢欺负的流浪儿,他不能辜负这些善待他的人的期望!

  他得自己变强!

  若是放在以往,这就是一个幻想,可是现在并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将来有一天,他或许可以真真正正守在大家长,守在义父和师父面前!

  姜新不再去想其他,原地坐下开始一次次重复练习贝思甜教给他的手法,经过这段时间的学习,他不是完全的小白,尽管上手慢一些,也总比没有强。

  贝思甜甩开这两个人的手臂,低笑一声,“我自己走就行。”

  其中一个男人‘嘿’了一声就要上前,前边穿着黑色t恤的男人冷哼一声,“别耽误时间,赶紧走,耽误了事就麻烦了!”

  两个男人不怀好意地看了贝思甜一样,这样一朵带刺的玫瑰,就这么放干了血实在太可惜了,若是能够提前享用一下……

  两个男人想想就觉得热血沸腾,不过也只能是想想,血祭之事不能耽搁,唉,好好一朵娇艳玫瑰,就要变成一具干巴巴的尸体了。

  贝思甜走在三个男人中间,速度倒也不慢,也没有故意拖沓,让后边两个寻找机会的男人一直没有找到机会。

  走廊并不显得昏暗,长长的一道走廊只有三个房间,贝思甜刚才被关的地方是一间,像个十几米又一间,随后就是走廊尽头的那一间。

  如果不知道这是一家医院,站在这里,很难相信这里是一家医院,尤其是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倒像是屠宰场。

  嗯,说是屠宰场倒也没撒谎,只不过这屠宰场更为血腥和残忍。

  青焰的人直接带着贝思甜走进走廊尽头那一间房,推开房门,一股浓郁的血腥气息便扑面而来,让人闻之作呕!

  可是走进去却发现,里边是明亮的白色调,不管是墙壁桌椅,还是中间那种看似手术床一样的高床,都是白色的,没有一点鲜红,和空气中的味道形成了极大的反差。

  房间当中是两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左胸青色的火焰张扬狂野,这二人一男一女,都带着口罩,看不出样貌和年龄。

  “血库带到了,麻烦您二位了。”

  带头的青焰男子鞠躬客气地说道,说完便后退退到门口,恭敬地说道:“取血之后尽管召唤我,我会带到总部。”

  他微微抬头看到那一男一女冷漠地看着他,忙将门关上,直到关上门之后,心跳还在快速跳动。

  尽管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了,可是每次看到这两个人,他都觉得心跳到嗓子眼里,一种恐惧便不受控制地席卷全身。

  贝思甜站在房间当中,这股血腥味时刻冲击着嗅觉系统,让她眉头不由自主地皱起来,神色愈加冷淡,周身都带着冷气。

  一男一女在贝思甜进来之后就将她视若无睹,继续忙着自己的事情,所有血库再进来之后,都会吓得瘫软在地上,最后都是他们抬到床上去的。

  贝思甜见他们背对着自己不理会她,也没有动手的打算,这两个人的精气神,嗯,比她想象的要弱了太多,正面杠上也完全不是问题,何必背后偷袭。

  她开始打量起周围的环境,发现在他们前面的桌子上摆放着很多的瓶瓶罐罐,其中绿色和藏青色的液体很多,应该是用来调配剧毒的。

  这两个人不知道利用这些东西残害了多少孩子和大人!

  贝思甜闭了闭眼,遮去眼底的杀机,转眸看到手术床旁边摆放着不少黄纸,还有两杆描绘着金色火焰的毛笔。

  她走过去拈起来一张黄纸,却只是普通的黄纸,毛笔尽管有图腾,也不过是普通毛笔。

  这所谓的血祭开端,不过就是利用剧毒罢了。

  除了这些东西,这个房间真是相当简单,不过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哦对,这里没有窗户!

  难怪会觉得别扭,一个房间没有窗户,就会觉得有些压抑,尽管满眼入目的都是白色。

  贝思甜转头看去,看到那一男一女将小瓶里的液体倒腾来倒腾去,最终那女人手里的东西变成了橘色,这应该是这房间里唯一的暖色调了吧。

  看到这橘色,两个人相视一眼,相继点头,似乎是成了。

  剧毒是如何调配出来的,贝思甜只知道一二,毕竟药想解毒,至少要了解一定的毒理和过程,所以这两个人的手法在她看来实在有些拙劣。

  两个人调配好了剧毒,就将小瓶子放在桌子上,回头准备去把贝思甜抬到床上,这一回头却发现,地上没人,随即他们看向墙角和大门,也没有看到人。

  “你们找谁呢!”贝思甜脸有点黑,这么一个大活人站在这里,他们就看不见?

  听到声音,两个人一同转头,便看到原本应该摊在地上,或者应该缩在墙角,或者试图开门的人,此刻淡定地站在取血台后边!

  一男一女是第一次看到贝思甜这样的血库,看着她手里拈着一张黄纸,便有些发愣,随后意识到什么,二人相视一眼。

  这人是同道中人!

  为什么如此肯定,因为贝思甜拈符的手法是玄医特有的!

  看样子,是混进来的。

  一男一女站在原地,冷冷地看着贝思甜,就算是玄医又怎么样,既然进了这取血间,就不可能再让你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