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896章 一大一小
  姜新愣了一下,大概是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这个时候被叫了名字。

  他回过头去,看到一个并不认识的女人,这女人十分貌美,可以说是除了大家长之外最为漂亮的女人,那双璨若星辰的眼睛让他有那么一瞬间的熟悉。

  “你认识姜新?”姜新露出疑惑的神色,“那是我弟弟。”

  不在小院,没有姜鸣忠在身旁,姜新便好像又变成了那个小小的流浪儿,带着些许狡黠,对周围的一切都小心翼翼的,像是一个蜗牛,一看情况不好,就立刻缩回并不坚固的壳子里。

  姜新在小院是最平凡的一个,这让他深深自卑的同时,也被激起奋发图强的斗志,拼命努力的学习,尽管对于点灵成符是什么只知道一个概念,但关于玄医的一些理论方面的事情,他知道的很多。

  知道的越多,对这个职业就有着无比的好奇,忍不住去自发的探究,因此对于一些血祭,血献都有一些了解,不管是血祭还是血献,都是为了制出可怕的坏水。

  一开始姜新还不那么害怕,想法设法地逃出去想要救义父,可是越待就越觉得不对劲,越来越觉得这像是血祭当中的第一环,圈养血库!

  这让姜新越来越害怕,到了现在他基本上已经可以肯定,自己被抓来,就是为了血祭!

  能够被乔红杰看中,也的确说明姜新本来底子就好,再加上现在又在小院,吃着和大家一样的药膳,喝着和大家一样的符水,精气神得到了非常大的滋补。

  这样的确是好,但坏就坏在,他是一个普通人!

  对于这个组织来说,姜新这样的人,就是唐僧,品质优良,没有反抗的余地,上好的血库!

  现在的姜新表面上看上去很平静,这不过是保护自己的一层伪装,其实心里已经草木皆兵,他一直在酝酿着如何逃出去,心里已经有了大概的计划,这时候是不允许任何人破坏的。

  姜新内心的小自私在这个时候体现出来,这女人或许是在哪里见过他,也或许是想和他一起逃出去,但是他没有能力带着别人,也不打算去参与别人的逃亡计划,他不信任任何人。

  贝思甜无语,姜新脸上的茫然让他有一瞬间就信了,此刻不由地好笑起来,这个姜新,小花招还不少!

  可惜这样是保护不了自己的。

  让贝思甜无奈的是,她现在居然还要取信姜新,时间如此短暂,该如何取信于他?

  想着,贝思甜用手指在地面写起来。

  地面是石板的,但是上边有厚厚的浮土,写出来的字是完全可以显现的。

  姜新将她一言不发开始在地上写字,眼底带着好奇,转过头去看了一眼,在她写下第一笔划的时候,他便愣住了,随着写完第二笔划,姜新双目微睁,待最后一笔落下,他眼底满是震惊和喜悦!

  “是您!”姜新猛地抬头,看向贝思甜,却见贝思甜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他顿时赧然起来,挠头道:“根本没想到是您,我怕被炮灰……”

  他这样考虑也没错,精气神十分充盈,又是没有自保能力的普通人,不就是等着被炮灰吗!

  “您怎么会……”他刚要问怎么会被抓进来,转念一想,如果大家长不愿意,谁也不可能抓到她,甚至困禁她!

  所以她在这里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她自己想办法进来的!

  姜新心底充满了佩服和崇敬,他是千方百计地想要逃走,而贝思甜定然是知道了血祭的事情,千方百计进来的,这其中的差距,已经不必说了。

  “这些人很警觉,这里不是他们的老窝,只是其中一个取血地点。”贝思甜说道。

  姜新忙说道:“那我们会在这里被血祭?”

  贝思甜并不意外姜新知道,他的学习和努力她都是看在眼里的,闻言说道:“只是取血,血祭会在其他地方。”

  血祭便是制出坏水的过程,这两个过程分开,想要抓到那些人相当麻烦。

  “取血我应该是首当其冲,过来,我教你几个简单的趋势玄符的办法,我离开之后,你要看准机会自救,这种时候,没有人能够保护你,只能靠你自己!”贝思甜面色严肃地说道。

  情况的确如同她说的那么严峻,不过却没有她说的那么绝望,鹰眼的人定然已经分布在周围,只要她弄出乱子,就会制造出机会。

  之所以这么说,也是希望姜新尽快成长起来,只有在这种环境下,才能飞速的成长!

  姜新脸色有些发白,双手都在轻微颤抖,他没有说什么自己从来没真正地接触过玄符一类的话,他知道若是不按照贝思甜的话去做,自己恐怕今天就要完蛋了。

  不能拖累青羽,不能给义父丢脸,不能让大家长看不起!

  姜新喉头滚动一下,重重地点点头,“请您教我!”

  贝思甜眼底划过一抹满意,这小子,若是好好培养,尽管年纪大了一些,也是个可塑之才!

  贝思甜一共给了姜新三种斗符,分别是致人生幻的、麻痹全身的,还有一种是纯斗符,爆裂符,最后一种的攻击效果非常好,而且是无差别的,所以使用者要避免波及自身。

  贝思甜只教给姜新简单的控制和使用,尽管是这样,姜新仍旧学的满头大汗!

  其实姜新不止一次幻想可以学习玄符,如何制符,如何治病……只是从来没想过,第一次学习玄符,却是斗符,而且是在有生命之忧的时候。

  可想而知,他的心理压力有多大!

  一旁的小男孩紧紧靠着姜新睡着了,大人们做的事情他不是很懂,只是觉得很害怕,很疲惫。

  姜新勉强掌握了三种玄符的控制和使用,只是还有一些不太明白的地方想要问贝思甜,房间却在这时候打开了。

  “把她带走!”穿着黑色t恤的男人站在门口一指贝思甜。

  随后进来两个男人,上前去抓贝思甜,姜新来不及多想,下意识就横在了贝思甜身前,这个举动倒是让贝思甜心底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