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896章 一大一小
  那辆车看到了这边的三个人,后车窗摇下来,其中一个穿着黑色t恤的人冲着这边的司机点了点头,然后将车开到另外一边,看这样子也是打算就近住下来。

  贝思甜这边的三个青焰之人并未多做停留,押着贝思甜进了屋,将她单独关在一个小屋子里。

  在离开房间之前,那司机拿出一根熏香点燃,快速在贝思甜跟前晃了晃。

  贝思甜在他拿出熏香的时候就轻嗅到那股淡淡的味道,立刻便知道是什么功效的熏香,在他点燃的时候就屏住了呼吸。

  不过,那人拿着熏香晃动的时候,贝思甜十分配合的双腿一软,就倒在了一旁的单人床上,随后便听到房门哐当一声关上,然后是反锁的声音。

  待他们一走,贝思甜迅速起身,从衣服内侧拿出一小包药粉,用手指拈起一点,在鼻子下方一抹,随后恢复了呼吸。

  对方的熏香在贝思甜面前就是小儿科,她在熏香这方面可是有着非同一般的天赋,甚至是在学会点灵成符之前,她就已经会制香了,制出的香就是师父都赞不绝口。

  所以对于贝思甜来说,在那司机拿出熏香的时候,她就知道了那熏香的主要成分和功能,甚至时效有多长都估计出来。

  贝思甜躲在窗帘后边向外看去,司机带着两个打手和新来的三个人打着招呼。

  因为距离不远,所以贝思甜也能够察觉到新来三人的精气神,这三个人是那两个打手的精气神比较不错,司机应该就只是个司机。

  尽管没有看到人,贝思甜却知道他们的车上除了他们自己人,肯定还有其他人。

  站在窗帘后边的贝思甜脸色微沉,到底还是要她面对这样的选择。

  如果这些孩子和她送到一个地方去,她或许还有可能性援手,如果送到不同地方,她如何援手?

  她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们丧生而什么都不做?

  所以贝思甜如果要救那些孩子,恐怕就要在这里动手,那么她就不可能达到那些人的老窝了。

  这个选择很艰难,牺牲对方带来的孩子,有一定几率找到这个组织的老窝,然后救更多的孩子。

  对他们带来的孩子视而不见,任由他们带走用作和药。

  一般坏水和药的过程十分残忍,因为要去剧毒之血,所以在取血之前都会给这些孩子注入剧毒药物,在他们毒发濒临死亡,却又还未完全失去意识之前,放干净他们的血。

  所以这些孩子大多数的死因并不是中毒而死,而是失血而死。

  这个过程十分痛苦,贝思甜相信,如果有怨魂这个说法,这些孩子怕都会成为凶灵,因为他们死的时候太痛苦了,他们大概会恨这个世界,恨所有大人。

  贝思甜抿嘴,现在她真心希望对方的车子是空的,车上没有人,也没有孩子,这样她就不用纠结了。

  尽管知道这个可能性很低,但是她心中仍旧忍不住期待一下。

  太阳彻底落入山的那一边,山里的夜晚给人的感觉来的比较早,夜幕彻底降临之后,篝火晚会更加热闹了。

  这六个青焰的人对自己的熏香似乎很有自信,熏倒贝思甜之后就再也没有管过她。

  贝思甜眼睁睁看着他们向着村子里走去,这种村子里一般都有饭店,都是村民们自己开的。

  这村子的规模应该不会小,应该有两百户到二百五十户之间,在城郊自然不算大,可这是山里边。

  贝思甜轻轻动了动窗户,发现窗户已经锁上,而且是反锁!

  这一点让贝思甜十分诧异,谁家的窗户是从外边锁上的,这简直就是专门为了他们这样的血库准备的!

  想到这里,贝思甜一怔,随即恍然,她猜想的没错,这里就是专门给他们准备的!

  从山里边的血圈开到这里基本上会有六个到八个小时的车程,到这里正好可以用来歇脚,那些人没有理由不在这里设立个点儿。

  看这样子,那个组织的人是融入到这个村子里去了。

  如果时间长的话,这个村子里难免会有人被这组织收买,然后成为他们的眼线。

  幸好刚才贝思甜没有贸然行动,不然被抓个现行,别说她跑不了,就是对方带来的人或者孩子也都跑不了,计划也会功亏一篑。

  窗户和门都被反锁,对方应该失去吃饭了,如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贝思甜有心想要离开,倒是正好可以趁机想想办法。

  窗户是玻璃的,四格窗户,就算敲开了也不够一个成年人钻出去的。

  对方虽然大部分仰赖熏香,但也没有完全仪仗,这大概就是他们能够隐藏这么久的缘故之一吧。

  就在贝思甜打算想别的办法时,视线当中忽然出现了一双大萌眼,再一低头,原来是个小姑娘。

  贝思甜灵机一动,笑眯眯地看着那个小姑娘,说道:“宝贝,帮阿姨一个忙好不好?”

  小姑娘眨巴眨巴眼睛,然后点点头。

  “你去对面的房舍看看,里边住着的是什么人?”

  小姑娘转身向着对面的房间跑过去,扒着窗台往里边看了看,然后掉头跑回来。

  “一个叔叔和一个弟弟。”小姑娘的声音稚嫩好听。

  这小姑娘看上去大概有七八岁的样子,如果是弟弟,那应该在四岁到七岁之间。

  不过怎么还有个叔叔?

  一个大人一个孩子,坏水应该用精气神十分充盈的孩子的血液最为有效,如果是大人的话,就应该是十分特殊的大人才对。

  贝思甜出不去,也不知道这个大人长得什么模样,澳门赌博网站:只能在屋子里等着。

  “谢谢你啊宝贝,这是咱们的秘密好不好?”贝思甜笑呵呵地说道。

  小姑娘眼睛一亮,这个年纪已经学会分享秘密了,分享完秘密就是好朋友了,所以她才会觉得有些小兴奋。

  贝思甜有些不好意思,她居然忽悠一个小女孩,可是小孩子没有那么多的心思,如果回家和大人一学舌,敲好那家人就是眼线或者有相关的联系,那不是自己挖坑埋自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