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892章 冲着她来的
  尽管邢君心里仍旧有些迟疑,不过他在这里呆了快一年了,原本以为看不到希望了,贝思甜的出现,成了他唯一的希望。

  邢君也会担心,出了虎口又落入狼窝,那才真是惨,所以他决定再观察一下,一个人的行事作风能够看出找这个人的品性,就算她是装的,也会有端倪可寻。

  邢君沸腾的血液稍稍冷却一些,这也让他冷静了不少,到底如何,继续看着她就好了。

  邢君的血液就像是一个作弊器,如果没有他的血液,她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制出解药。

  得到他的两滴血液,贝思甜当天晚上便又制出十包符粉,这一次因为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效果可能会更好一些。

  一般想要抗衡坏水的作用,至少要连续饮用符水,但是邢君的血液很逆天,天生就对坏水有抗性,所以基本上一次就能抵消体内的坏水。

  邢君的出现,不知道是时家人的幸运还是贝思甜的幸运。

  时建东终于找到机会来到时建斌这里,坐下来之后,他装作无意间看了外边一眼,虽然有妇人看着这边,不过并没有靠过来。

  “血液样本是你给旁边那位的?”时建东直白地问道。

  时建斌点点头,这不是显而易见吗,思甜在这里,当然要全力配合她!

  好吧,尽管嘴上是叫‘贝大夫’,但是心里边叫的时候就是叫‘思甜’。

  “为什么?她是谁?”时建东问道。

  这次轮到时建斌惊讶了,合着你们还不知道她是谁呢?!

  这不对啊,明明看到你和三长老配合思甜的。

  “东哥不知道她是谁?”时建斌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下意识就反问道。

  时建东有些脸黑,“还能骗你不成,看你这样子,是知道她的身份了,该不会把她当成鹰眼的人了吧!”

  时建斌吃惊地张大了嘴巴,“东哥见过她的啊,怎么可能不知道她是谁,对了,华子也见过,可似乎也没认出来,本人不至于差别那么大吧!”

  应该更好看才对。

  “贝大夫?哪个贝大夫?”时建东急得直想摇晃时建斌,赶紧说别卖关子了!

  “她是贝思甜啊!”时建斌无语道。

  时建东愣住了,贝思甜,青羽流派的大家长贝思甜!

  “你、你确定是她!”时建东压低声音急问。

  时建斌点点头,“肯定是!”认错谁也不会认错她!

  时建东呆滞了,青羽的大家长真的来了,不用说,肯定是时光搬来的救兵!

  真的没有想到……

  如果是贝思甜的话,时家根本就不需要任何迟疑,全力配合就是,话说回来,除了一直缔造奇迹的青羽流派贝思甜,也没有谁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制出坏水的解药了!

  时建东此刻心潮澎湃,他要立刻将这消息告诉三长老!

  时家这一次,说不定真的有救了!

  时建东稍稍平复了一下情绪,然后转身走出了时建斌的屋子,对于时建斌他很信任,因为有一次醉酒的时候,时建斌不小心说出了自己的心思。

  当时时建东也没有在意,虚无缥缈的事情而已,谁还没有个暗恋的人。

  时建东也知道,对于自己心里喜欢的人,认错的几率非常小,当然这不是他相信的全部,只是作为一项来参考。

  在当天夜里,时建东再一次收到了贝思甜的解药,这一次是十包!

  之前还在想尽办法分配的三长老看到这些符粉,脸上不由地露出苦笑,还是第一次这么心甘情愿地被打脸!

  还说五包已经是人家的极限了,没想到转眼就又制出十包药粉来,看这样子,这应该也不是极限。

  雪中送炭和锦上添花是两种概念,贝思甜所做的,比雪中送炭还要让人感动,她救的是一个家族!

  “贝大夫来这里,肯定不仅仅只是救出我们而已,说不定她有更大的计划。”时钟离说道。

  贝思甜既然见到了这种血圈,八成是会想办法破坏的,如果换做是他,恐怕也会这么做,这种坏玄医界根基的事情,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一个星期的时间,贝思甜悄无声息的在那些人的眼皮子底下将时家的二十多个人所中的坏水悉数解开,这里边邢君功不可没。

  不过时家人没有轻举妄动,这个村子的人都是成年人,而且都是‘建’字辈和下一辈的,知道此间厉害,根本没有人敢露出端倪,那等同于自掘坟墓,还要自埋的那种。

  大家若无其事地如同以前一样继续在这村子里生活,等待贝思甜行动。

  贝思甜也在等鹰眼的消息,鹰眼那边一旦有了消息,必定会第一时间传来,那时候她就会呼应时家的人将这些妇女控制住。

  不过在这期间,她发现了意见奇特的事情,这些妇女,竟然也中了坏水。

  而且看样子她们本身是不知道的,贝思甜很想分析一下成分,可是想要取这些妇女的血可不容易。

  邢君如今也不再怀疑贝思甜,他看得出贝思甜是在对付这些可恶的人。

  只是那些孩子如今还要生活在梦幻当中,暂时还不能让他们从幻想当中醒过神来。

  贝思甜这几天仔细观察这些妇女,发觉她们除了眼神冰冷阴沉之外,其余的包括体型什么的,都和一般的农村妇女没有两样。

  早先就觉得很奇怪了,怎么会有这样奇怪的监视者。

  如果这些妇女就是本村的人,那么村里的男人呢,这些孩子……

  贝思甜想到这里就沉默了。

  这些妇女每天都给被人下这坏水,哪里会想到自己也是被控制的,贝思甜无法得到她们的血液,自然也就没办法分析坏水的成分。

  这天,就在贝思甜等待鹰眼的消息时,从村外边驶来两辆吉普车,车身上还挂着这段的树叶,毕竟没有路,是他们生生趟出来的一条路。

  这一次又要带几个孩子?

  就在贝思甜这么想的时候,便看到那些人径直向着她走来!

  看到这一幕,时家人均是一惊,若不是贝思甜扫了时建东一眼,时建东怕是已经冲过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