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891章 少年的试探
  看着邢君准时过来蹭饭,澳门赌博网站:偏偏还一脸的冷淡,贝思甜觉得特别好笑,这少年其实未必真的很冷,只不过防备心里很重,不敢轻易将自己的真正样子展露在别人面前。

  大多数人不都这样吗,不过是用各种各样的形态来掩饰罢了。

  一开始邢君来到贝思甜这边的时候,总有至少两个妇人在不同的位置看管,不过经过这几天,大概是觉得没什么风险,再加上贝思甜已经‘被完全控制’,所以也就放下心来。

  邢君是这个村子的怪胎,每天都吃着加了坏水的饭菜,但是却根本不起作用,一开始还有本部的人来观察观看,不知道是不是得到结论了,总之来了五六次之后,就不再来人。

  而邢君也好像是被放养在了这里,偶尔采集一些血液样本,不过每顿饭仍旧会放坏水,而且有一段时间还放了不同的坏水用来实验,让妇人看好了别让他跑了就行,其余的不必她们管。

  邢君毕竟是个特殊的看管对象,一开始和贝思甜接触的时候,妇人们还讨论过是否报告本部那边,不过最后想了想还是作罢,她们不敢随便麻烦本部的人,这件事应该就是一件小小不言的事情。

  后来看两个人只是一起吃饭聊天,贝思甜表现的又十分‘正常’,也从来没有要离开的想法,这些妇人们便放松下来,也不再找人看管着他们。

  “你每天进林子里干什么?”邢君放下碗筷,反正里边都有东西,倒不如吃的顺口一点,不过他经过这几天发现,贝思甜一口都不吃这里的饭菜。

  既然不吃,又怎么可能会被迷惑?

  邢君早就有所怀疑,但是他不敢相信任何一个人,如果贝思甜已经被迷惑,或者是被其他办法迷惑,他贸然说出来,肯定会给自己惹来麻烦。

  他可不想再被按住抽取血液了,那种感觉真的太可怕,而且太可恶了!

  “采风啊,我出来是旅游的,只不过因为这个小村子特别好才留在这里,但也不能总待在屋子里吧,森林里多好玩啊,里边还有一条小山泉流下来哦。”贝思甜撑着下巴笑眯眯地说道。

  邢君直直地看着她,嘴角一扯,算是笑了一笑,“你很刻意跟我强调这村子特别好才留下干什么?”

  贝思甜嘴角的弧度加深了少许,“咦,少年人都是这么多疑的吗?”

  “多疑?疑什么?”邢君继续反问,一句话都不肯让步。

  贝思甜呵呵一笑,“疑什么疑,饭好吃不,周大婶做的呢~”

  邢君看了一眼盘子里的土豆丝,嗤笑道:“一点也不好吃,每次这个土豆丝都放很多的辣椒,明明是醋溜土豆丝,却做的四不像!”

  贝思甜一怔,目光落在那土豆丝上,没看到辣椒啊,倒是能够闻到醋味,难道是辣口的?

  邢君饶有兴趣地往前凑了凑,“姐姐,你觉得这土豆丝是什么味道的?”

  贝思甜眸光流转,眉宇间露出笑意,这小子,居然无声无息地试探了她一次,而她居然上当了。

  邢君眯了眯眼,声音低沉,继续说道:“姐姐,你没有吃过这土豆丝对吗?”

  贝思甜嘴角的笑容微敛,目光微沉地迎向他的目光,“怎么会呢,就是太辣了。”

  邢君眼睛一亮,她这是变相的承认自己没吃过了,因为土豆丝根本一点都不辣!

  他微微转头,透过打开的窗户向外看去,尽管妇女们都不再刻意监视他们,但是村道上依然会坐着妇女,只不过不会专盯着他们了。

  邢君见那村道上的妇女正哈欠连连,拿起杯子从水缸当中舀了一杯水,回到饭桌上,说道:“姐姐喝水吗?”

  “不喝了,刚吃完饭就喝水,对消化不好。”

  贝思甜一边说着,一边看到他拿筷子在桌面上写道:姐姐没有被迷惑对吗?

  字迹一边写就一边干了,完全没有一点痕迹,这少年倒是很聪明。

  她嘴上说道:“你也不要吃完饭就喝水,要注意养生才对,有一个好的体魄……”

  嘴上絮叨着,手指在桌面上写道:没有。

  邢君眼睛一亮,然后迅速垂下眼皮,嘴上回应着贝思甜,继续写道:姐姐是来做什么的?

  贝思甜回写:救人

  邢君看到这两个字很快干掉,然后不留一点痕迹,却好像意犹未尽一样,其实他知道贝思甜不是来救他和那些孩子们的,可能是来找那个家族的人的,但邢君心中仍旧满怀激动。

  或许……他终于可以离开这个小山村了。

  邢君没有说,可是眼底当中的渴望却是无法忽略的,他再一次沾水写起来,这一次手却有些颤抖。

  能带我走吗?我不会拖累任何人!我会打工挣钱报答你,我成年了!

  贝思甜看到他写出这么多字,就知道他很急于表达自己的内心,嘴角笑容不变,心里却乐开了花,真是捡到宝了!

  可以,不过你要配合我,我需要你的血。

  看到这句话,邢君脸色一白,惊诧地看了贝思甜一眼。

  贝思甜从这眼神当中看出了恐惧,心里一转便猜到了大概,少年这样这个组织的人不可能没有发现,既然发现了,必定会做很多的实验,少年定然吃了不少苦头。

  放心,只取数滴,用来救人。

  邢君看到这句话,脸色稍稍缓和一些,只是看向贝思甜的目光仍旧有些惊疑不定。

  沉默了半晌,他才在桌面上写道:我相信你和那些人不一样!

  这句话更像是说给自己听的,好不容易有机会离开这里了,却仍旧要取他的血,那些人真的给他留下了极深的心理阴影,很难让他此释怀。

  贝思甜看少年的脸色,心中叹了口气,为了证明也为了尽快救治时家人,取出一根银针,轻轻戳破他的指间,取出两滴血液。

  今天只需要两滴就够了,可以救治好几个人,谢谢,他们知道了也会感谢你的。

  邢君怔怔地看着指间,此刻已经止血了,虽然有刺痛感,但是贝思甜刺的时候很小心。

  或许……她和那些人真的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