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887章 只恨生不逢时
  贝思甜得到了时家人的血,还是时建斌的,为什么单体一句是他的呢,因为他受了两种坏水的影响,参考起来更有价值。

  如果能够顺带救治了时建斌,对于接下来可能会有的战斗来说也是一大利,时家几个‘建’字辈的对斗符都相当在行。

  尽管双方没有明确的交流,但是贝思甜总感觉能够建立起基本的信任,如果换做其他的家族和流派,未必会有这样的信任。

  第二天中午,贝思甜忽然觉得饭菜中的坏水剂量增加了将近一倍,心中一动,不动声色继续将饭菜融成汁液倒掉。

  下午三点多钟,贝思甜刚刚对两种坏水研究出一些头绪,就听到外边传来很大的声响,像是发动机的声音。

  她走出屋门,便看到两辆吉普停在村路中央,下来六七个男人,都是黑色的t恤,这t恤左胸部绣着一团青色的火焰,配上黑色背心,显得格外沉重,一种压抑的窒息感迎面而来。

  这青色火焰的标志,总感觉不是第一次看到,贝思甜脸上带着好奇看着那两辆车。

  七八个人下来后,立刻有几个妇人牵着五个孩子走了过去,尽管距离不太远,但是他们说话的时候都压低了声音,所以根本听不到。

  贝思甜哪里还用听,看到这副场景,再看到时家人脸上的愤慨、难过、复杂等等情绪,不难猜出接走这些孩子是要去做什么。

  人群当中,时建东的目光一直盯着贝思甜,大概是因为知道了贝思甜不是一般人,所以这一次他很清楚地注意到了她眼底划过的那抹冰冷和愤然。

  时建东心中稍安,如果看到这一幕,贝思甜没有任何反应,那才是真的可怕了,那他们时家还要尽快做第二手安排。

  贝思甜注意到,在她出来后,稍微环视一周,便发现有五道目光若有若无地盯着她,这里边定然是有时家人的,当然也有那七八个人中的人。

  妇女们见贝思甜一脸好奇,却是没有贸然上前,也没有看到其他的情绪,理所当然地点点头。

  那七八个人当中有一个平头男子,三十多岁的样子,盯着贝思甜看了半晌,就属他的目光最为直接。

  “还不错,留着吧,下回估计就能用上了,最近那边需要不少货,最近还有送过来的新货,你们收拾五间房等着。”那平头男对妇女说道。

  这一次因为没有刻意压低声音,离得近的贝思甜和时建斌都听到了,很显然对方已经不把贝思甜当成威胁了。

  贝思甜眨巴眨巴眼睛,脸上只有好奇的神色,心中却是一片冰冷,货?

  汽车很快就开走了,贝思甜按照以往的习惯进了林子,也没有人去管她,吃了那么多天的坏水了,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都起作用了,还能不回来?

  这一次进山,贝思甜是带着卫星电话的,既然被‘同化’了,窗户什么的也就不好试试关闭着,容易引起怀疑,只能上山打电话。

  程书玮在那边得到消息之后,立刻派出鹰眼的人进行跟踪。

  “没什么事吧?”

  一个声音忽然响起在贝思甜身后,贝思甜吓了一跳,回头却看到是魏仲源从树后边走出来。

  “你怎么在这里?”贝思甜不由地问道,随后四下看了看。

  魏仲源看了一眼她手里的饭盒,贝思甜立刻便明白了,饭菜都是他送的,不过今天怎么没离开呢。

  “没什么事,目前为止还算顺利,尽量不要往这边靠近,那些人都很警惕。”贝思甜将剩下的饭菜扒拉进嘴里,笑了笑就准备走了。

  贝思甜迈出一步就感觉到手腕上一紧,回头便看到魏仲源拉住她的手腕。

  “一切小心,我就在附近,一旦有事,记得发信号!”

  难得听到魏仲源说这么多的话,贝思甜不禁笑了,“放心吧,我很惜命的。”感觉到手腕上的力道松开,她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魏仲源看着那个纤细的身影消失在密林当中,低头看向自己的手掌,刚刚手掌传来的细腻柔软是那么真切。

  他实在是担心贝思甜,原本没有人同意她去做这件事,但是她执意要去,而且只有她能够针对坏水在最短时间内找到解决的办法,她是最好的人选。

  尽管魏仲源知道他的出现很冒险,可是不亲眼看到贝思甜安然无恙,他现在甚至都夜不能寐。

  或许她不需要他的守护,因为有人守护着她,但是他仍旧愿意默默的在一旁守着,在那个人无法兼顾的时候,他来填补上这空缺,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她受到半点的伤害。

  其实他心里明白,这份守护,这份等待,注定没有结果,可是他甘愿如此,无怨无悔。

  “只恨生不逢时。”魏仲源淡淡地说了一句,转身离开。

  将消息传递出去,贝思甜才松了一口气,但愿鹰眼的人能够找到源头,如果找不到……他们会救那些孩子吗?

  贝思甜闭了闭眼,现在只能往好的地方去想。

  这件事让她内心颇为不安。

  贝思甜路过时建斌门前的时候,时建斌第n次摔倒,以便让她有机会进来取血,但今天贝思甜好似没有看到他一般,径直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时建斌全靠听音,听到旁边的房门关上才知道贝思甜真的不过来取血了,便施施然自己站起来,被女神扶起的感觉还是挺美好的,所以他摔得格外卖力。

  以往不觉得疼,怎么今天觉得这么疼?

  “我说,你没事吧?我扶你起来。”

  时建斌嘴角一抽,“我自己可以起来。”

  是时建华这小子。

  “你刚才是一脚踩在板凳上了?”

  “……我是在练习平衡感。”

  时建华转头看了贝思甜的屋子一眼,然后跟在时建斌身后进屋了,对于这两个人的往来,妇人们是没什么兴趣的。

  不知道是不是被那些孩子刺激到了,贝思甜一直埋头研究那坏水的成分以及救治的办法,终于在凌晨三点多钟的时候研究出了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