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886章 师甜…思甜!
  时建斌待在院子里,心中颇有些不安,昨天晚上他知道时建东来过了,不是来找他的,肯定是来找这个女人的。

  找那女人做什么不言而喻,定然是希望她肯逃走,然后将消息带出去的,可是今天早晨他又听到那女人去晨跑,显然没有离开的打算。

  时建东如此着急贸然来找这女人,绝对不是因为他不够沉稳,肯定是看出三长老有了什么决定,作为时家的中流砥柱,时建斌知道时家的一些决绝手段。

  作为大家族,不可能没有杀手锏的,只不过损伤太大,在希望彻底断绝之前,轻易不会使用的。

  时建斌有些坐立不安,可是这个时候去三长老那里,又担心被那些人看出端倪,给建东惹来麻烦,如果建东也被那些人毁了,时家的损失就真的太大了。

  时建斌转头看向那女人所在的方向,一片模糊当中只能看到一个房子的影子,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的了,这眼睛真的就这么废了啊。

  叹了口气,什么都做不了,就不要再去给人添乱了……

  时建斌站起身来,神情十分落寞,忘了屁股下边的板凳,被板凳一绊,立刻就摔了个大马趴,这更加让他沮丧,以后连生活都不能自理了,他连个媳妇都还没有呢……

  “你没事吧?我扶你起来!”

  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在时建斌的头顶,这声音让他愈加觉得熟悉,绝对不是第一次听到,会是谁呢?

  贝思甜正愁找不到和时家人接触的机会,瞌睡来了就给送枕头,而且相比于时家其他人,她和时建斌其实更熟悉一些,毕竟一起参加过比赛,对对手的了解永远比一般朋友要多。

  时建斌感觉到胳膊上柔软细嫩的手,脸上一红,没想到有一天居然要靠女人……

  “谢谢,我没事。”时建斌很少和女人有接触,这让他感到有些局促。

  当贝思甜把时建斌扶起来的时候,外边几个妇女的目光投了过来。

  时建斌重新坐在了椅子上,说什么都不好意思让人扶着进屋,眼睛看不到了,但是手脚还健全。

  “你叫什么名字,是这村里的人吗?”贝思甜脸带笑容说道,余光看到有两个妇女悄无声息地走了过来。

  时建斌哪里敢在这个时候说实话,摇头道:“我叫时建斌,来这边躲清闲的,你叫什么名字?听口音像是北京的。”

  什么口音不口音的,贝思甜说的只是普通话而已,普通话和北京话十分相近。

  时建斌知道此刻肯定有人监视着他们,不管这女子是否意识到什么,也不能给她惹祸上身,他的声音不小,外边的人肯定听得见。

  “我叫师甜,是来旅游的,不过这村子像是世外桃源一样,我都舍不得走了。”贝思甜清脆的响声传出去。

  时建斌听完有些沉默,最终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那坏水到底还是起作用了,这女子……算是完了。

  两个人浅浅聊了两句,贝思甜就转身回屋了,第一次接触,看那些人的样子防备的很,还是不要触及对方比较好。

  时建斌听到响动,澳门赌博网站:也起身回屋了,将房门重重地关上,表达了他内心的不满,然后躺在了床上,现在的生活尽管看着很安逸,每天什么都不需要做就能有饭吃有水喝,可是他知道自己过得是小白鼠的生活。

  话说回来,那女子到底是谁呢,师甜?没听说过这个名字,这声音却是熟悉的很,这么好听的声音……等一下,师甜……思甜!

  时建斌蓦然坐起身来,想到这个名字的一瞬间,他立刻就将声音的主人对上了名号!

  贝思甜,青羽流派的大家长贝思甜!

  肯定没错的,一定是她!

  时建斌想到贝思甜,又想到胳膊上传来的柔软的触感,脸上顿时一红,这么多年来为什么没有对象,不就是因为他一直将贝思甜当成了梦中女神,以至于一般的女人他都看不上眼了!

  难怪会觉得这个声音如此耳熟,只是当时根本就没想到会是贝思甜,所以才没往哪里想,还有一个原因,他和贝思甜真真切切地交流,还是在很多年前的交流会上。

  之后没有再正式见过面,只是在一些录影带中看到过她,那是时家在分析青羽的时候播放的。

  等一下,不对啊,贝思甜的样子不说时家人都见过,但他这一辈的和下一本的几个杰出人才肯定都见过,建华和建东没道理认不出来!

  尽管奇怪,可是时建斌无比确定那声音的主人就是贝思甜,对于自己曾经暗恋过的人,他是不会认错的!

  难道说,建东和三长老他们都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所以才装作不认识?

  如果以这个假设为前提,那么昨天晚上时建东去找贝思甜,就是去商量事情去了,难怪贝思甜第二天早晨照常晨练。

  想通了这个,时建斌心情一下子好起来,不但有了得救的希望,还见到了她,嗯……听到了她的声音,还接触到了本人!

  看不见真的是非常可惜。

  录影带里的她,远远没有本人好看。

  第三天的时候,贝思甜便开始以助人为乐的名义往时建斌那边跑,时而帮他干点这个,谁让帮他干点那个,热心的样子看起来很逼真。

  有两个妇女常年就在村道对面看着,尽管给这女人喝了坏水,但难保不被时家的人蛊惑,时家的人可都是相当不老实的。

  屋子里传来两个人的说话声,偶尔还有笑语,听的都很清楚。

  屋子里,贝思甜看了外边一眼,趁着说话的间隙,忽然低声说道:“我需要你的一滴血,你听我说……”

  “给你!”

  贝思甜还未说完,时建斌已经自己咬破了手指……

  贝思甜:“……”这是什么情况,这人难不成有那种癖好?

  “你要多少我都给你!”时建斌说道。

  语气里那希冀的感觉让贝思甜有些汗毛直立,不过血倒是拿到了,还意外地顺利。

  时建斌倒是没有其他的心思,眼前的女神已经有了家人和孩子,他当然不可能起别的心思,只不过他知道了贝思甜的身份,自然知道她要血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