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885章 猜测
  时建东握着手腕,呆滞地看着贝思甜向山下走去,走了两步停下来,微微回头说道:“做好你的日常就行,别耽误事,好不容易才进来的。”

  好不容易才进来的……

  时建东这一瞬间心中蓦然升起了狂喜,这女人难道是鹰眼的,鹰眼知道了这里的状况,所以派人进来!

  不管怎么样,这女人还是给他带来了希望!

  时建东顾不得手腕上的伤,在山里等了片刻,偷偷潜进了村子,他要将这消息尽快告诉三长老。

  贝思甜神色正常地回到了村子里,进来就和村口的两个妇女打招呼。

  两个妇女看到贝思甜脸上带着笑,相视一眼放下心来,之后就不必如此监视她了,等到那边什么时候需要,过来接受就行。

  时建东在这里一个月了,又是时家身手比较敏捷的,有自己的行动路线,根本就不会走村口,但是他也极为小心,因为时建斌的身手不比他差,如今却成了废人一个。

  贝思甜回到屋里关上门之后,就开始静思起来时家的事情,她或许应该找时家的人要一点血液。

  另一边,时建东悄悄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然后从正门如同往常一样去了三长老的屋里。

  时建东进了篱笆院子,先是将院子扫了扫,然后才进了屋,在外人看来,没有任何两样,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此刻他一直在压抑着自己激动的心情。

  时建东进了屋,就看到时钟离刚刚睡醒午觉起来,正坐在椅子上想事情。

  时建东绕着屋子走了一圈,尽管确认那些人已经不会再监视他们,但还是要小心为上,随后他迫不及待地来到桌子旁。

  “三长老,他们来了!”时建东压低了声音说道。

  时钟离一愣,“谁?”

  “鹰眼的人!”

  时钟离脸色微变,他们如今将最大的希望放在了刍鹿流派和鹰眼身上,鹰眼已经来了?

  “在哪?什么时候?”

  时建东再次压低声音,“就是那个女人,今天我一时冲动……”

  接下来,他将和贝思甜的接触同时钟离说了一遍,时钟离神色不定,让他将手腕翻开,仔细看了看,点点头说道:“这的确是斗符才会留下的痕迹。”

  众所周知,鹰眼最擅长的不是治病救人,而是斗符杀人!

  “不过……”时钟离沉吟起来。

  时建东见他半晌没有下文,不由自主地问道:“不过什么?”

  时钟离摇摇头,问道:“她说自己是鹰眼的人?”

  时建东一怔,摇摇头,“这倒没说,但是除了鹰眼的人谁还会来救咱们?”

  这女人肯定不是刍鹿流派的人,从斗符的痕迹上来看,尽管判断不出对方的深浅,但肯定不是默默无闻之人,若是刍鹿的,他们自然见过。

  “三长老觉得她不是鹰眼的?”时建东皱起眉头。

  若是鹰眼的人,自是不必去猜她有何目的,但如果不是,那情况就复杂了,对方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如果不是施救,或者有其他的目的,时家的状况未必会好转多少。

  时钟离沉默片刻,再次看了看他的手腕,说道:“说不好,我和鹰眼的人接触的不算少,从来没见过有这样一号人物,而且……”

  “而且什么!”时建东简直要急死了,三长老这话说一半的毛病又犯了。

  时钟离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而且鹰眼只有两个女性,先锋组一个,另外还有一个后勤组的,后勤组的不仅仅只是为了后勤,在治病上很有经验,这两个人我都见过,绝对不是眼前这个。”

  时建东脸色微变,才升起没多久的喜悦感如今已经淡了很多。

  时家离开大众视线紧紧只有一个多月,对于鹰眼他们向来是十分关注的,总不会是鹰眼的秘密武器,鹰眼其实很不愿意招募女子进队的,所以时钟离才排除了这种可能性。

  如果这女子不是鹰眼的,又会是哪里来的?

  时建东想了想,犹豫地说道:“三长老,您说会不会是时光搬来的救兵?”

  时钟离看了他一眼,叹口气说道:“我希望是,但时光年纪还小,阅历浅,世道上交往的那些朋友,有多少肯为了现在的时光如此冒险的?”

  时建东一听也是,别说是时光,即便是他们,从前那些朋友,有多少都是看在他们的身份和前途上才和他们成为朋友的。

  别说现在,就是刚开始时家被袭击的时候,他们发出了那么多求救,却没有一个来救他们的。

  刍鹿流派是远水就不了近火,同城同省的人呢?

  他是知道时光和青羽流派的大家长关系不错的,但青羽流派的大家长是个女人,年长时光好几岁,怎么可能真的和时光成为朋友,不过是因为看在了时家的基础上罢了。

  但就像三长老所说,人家实在没必要为了现在的时光来冒这个险,换做是时家,怕是就会这样考虑。

  想通这一点,时建东失望志强溢于言表,不是鹰眼的,也不是时光搬来的救兵,那到底会是谁呢?

  “也不必忙着沮丧,这个人的到来说不定是个转机,她不是说了吗,日常就行,我们静观其变,毕竟敢单枪匹马深入虎穴的人,必定不是简单人物,只要她和这伙人有了冲突,或者有了其他行动,对我们时家人来说就是个机会!”

  时建东点点头,的确是这样,总比一汪死水没有任何希望的好。

  “这件事暂时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三长老嘱咐道,随后又补充一句,“在情况允许的情况下,我们尽量配合她!”

  时建东点头表示明白,不管这女人到底什么目的,至少是个机会。

  此刻贝思甜躺在硬板床上看着报纸糊成的屋顶,澳门赌博网站:决定还是找时家人要几滴血比较好,若是能够解开时家的麻烦,可是多了很大的助力。

  只是想到时建东的举动,贝思甜就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这么冲动的性格,真的不会坏事吗?

  她不知道,时建东那时候已经快要崩溃了,三长老的决绝是打算牺牲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