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884章 愤怒的时建东
  如今时家只有一个时光逃掉,但是逃掉的时候身负重伤,如今一点消息都没有,时家这一代支持时光的人都很担心,因为他同样是可以做到点灵成符的人,但有一点和时建斌等人不同。

  他更年轻!

  越年轻就意味着前途越是无量,时家经过这次打击,定然实力大减,很可能会大家族的列表当中被刷下来。

  这是在时家渡过这次劫难的情况下,如果无法渡过……自然是会在玄医界除名。

  不管是哪一种,时光都代表着希望,这时候即便时家内部有矛盾,也全都卸下防备一致对外。

  所以他们现在希望的是,时光能够安然无恙地活下来,然后隐姓埋名,万千不要试图寻找他们,可希望是希望,换做是他们,不可能不寻找自己的家族成员。

  他们向来和刍鹿交往甚密,连续三代联姻,所以这才期望贝思甜能够逃出去,将消息传递给刍鹿,即便刍鹿不出手,将消息扩散开来,一直视这种组织为眼中钉肉中刺的鹰眼必定会出手。

  大家族的覆灭,很影响一个行业的平衡,尤其是他们玄医这个圈子,在不影响利益的情况下,鹰眼出手的可能性很大。

  这是目前为止,他们唯一的希望。

  如果是一般的情况,或许可以等一等,等贝思甜认识到这个村子不一般,甚至很古怪之后再向她透露信息,这样成功的可能性自然会大很多,但他们等不了。

  确切的说,是贝思甜等不了,一般情况下,吃到第三顿饭的时候,她就会变成这个村子忠实的粉丝,会莫名其妙认为这个村子十分美好,从而不愿意离去。

  时家人对坏水的了解虽然不少,但是这种致幻作用的坏水却是从来没有见过的,若是没有先前那几个人,他们怕是以为这些妇女会妖术了。

  他们没接触过这种坏水,更加不知道该如何解决,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在贝思甜还没有被完全控制的情况下让她逃走,只要她肯逃,时家会为她提供最大的帮助,哪怕会因此而损失很多人手!

  至少比全军覆没在这里强的多。

  现在最怕的是她不肯逃走,或者打算走,却没有那种要逃的觉悟,那样是不可能脱离这群人的魔爪的。

  当第二天时家人看到贝思甜依然在晨跑的时候,就彻底失望了,这女人,已经被坏水的效果影响了。

  因为贝思甜没有被时建东的话所影响,她不主动去说,时建东的举动也没有人发现,可时建东更希望他被发现,这说明贝思甜意识到了。

  时钟离坐在门口抽了会烟,眼底的沧桑一览无遗,年近百的年纪,没想到还会遭遇这样的变故,岁数大了,真是禁不起折腾了。

  “一把老骨头,埋在这青山绿水的地方倒也不错。”

  时建东看着三长老离去的背影充满了果决,心下一惊,脚下不禁迈出一步,可是想想却最终没有迈出另一步,他垂在两侧的拳头骤然捏紧。

  贝思甜如同昨天一样,早晨跑步,上午在村子里转转,和妇人们聊会天,下午就会去林子里转转,这一次或许是喝了第三次坏水的缘故,妇人们看她走进林子里,也再没有一个劲盯着。

  她们对坏水十分自信。

  贝思甜进山了,看到这一次没人盯着,她看了看四周,向着不远处走去,走到一个高坡上,从这里已经看不到村子了。

  贝思甜在周围转了转,应该就在这附近,看记号是这样的,果然在附近的低矮灌木翻找不久,便翻出两个小木盒子。

  打开其中一个小木盒子,里边是她所需要的药材粉末,另外一个盒子,则装满了吃的,都是熟食和干粮。

  贝思甜当即便吃了一些下肚,这几天全靠零食撑着,早就想饱餐一顿了。

  她知道鹰眼的人已经离开了,所以也不去寻找他们的踪迹,将木盒子里的东西全部吃完,将小木盒子放回灌木丛当中,然后将药粉藏好,留下两个木盒子就离开了。

  贝思甜不能离开太久,不然肯定会有人起疑心的。

  吃饱之后感觉浑身都有了力气,精气神都好像不一样了,当然这有一点心理作用在,贝思甜快速向着坡下边走去。

  在树林当中穿行七八分钟的时间,贝思甜忽然驻足在原地,不远处,一个高大的身影抱臂靠着树,是时建东。

  时建东见到贝思甜,站直了身体,脸上一片冰冷。

  “有事吗?”贝思甜试探性地问了一句,总觉得他是为自己而来。

  时建东冷着脸不说话,只是看着她。

  贝思甜担心自己出来的太久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见时建东不说话,微微蹙眉,继续向下走去,方向向旁边偏移少许,离得时建东远一些,感觉他的情绪有些不稳。

  然后在路过时建东的时候,贝思甜忽然感觉胳膊上一阵大力,随即就觉得后背一疼,入目的便是时建东那张冰冷带些愤怒的脸。

  时建东拉过贝思甜将她抵在树上,一只手按住她的肩膀,另一只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冷冷说道:“为什么不跑!”

  贝思甜心中一直将时家人当做友军的,备用友军,因此对他们的防备不如那些妇女,这时候被时建东控制在这里,心中先是惊了一下,随后也有些生气了。

  “为什么要跑?”

  “你是想死在这里吗!”

  时建东愤怒了,他觉得女人这种生物,真的是太不可理喻了,她难道进村的时候没有看出不对劲吗,全村只有女人和孩子,他们时家作为唯一的男性,明显不是村里的人。

  看着贝思甜顽固不化的样子,时建东的手用力了几分,却在这个时候感觉手腕上一疼,顿时传来火辣辣的感觉,下意识就松了手。

  时建东翻过手腕,发现皮肤出现一大片红色,那是被烫伤的,被符粉烫伤的!

  他接连后退几步,一脸震惊地看着贝思甜,“你……”

  贝思甜眉宇间显露出几分冷淡,“下一次,可就不是这点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