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881章 饭菜里的问题
  血圈是一种专门的称呼,但凡提到血圈,想到的肯定会是坏水,因为只有坏水需要血圈!

  看坏水的效果,那些极为厉害的坏水,一次就需要一条人命!

  这样的血圈肯定不止有这一个,一般都隐藏的十分深,贝思甜等人从宁晋县城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顺着这蛛丝马迹,才摸到这里。

  他们想,说不定能够利用这个血圈,找到后边那伙人!

  那些人如今不管是人员数量还是组织规模还都不详,但是按照全国各地失踪的人口来看,规模应该不会太小。

  这就宛如一个蒙着黑纱的巨大的毒瘤长在国家的心脏上,不拔除,早晚要命!

  第二天清晨六点多钟的时候,时建斌睁开了眼睛,这是他的生物钟,不管头天几天睡得,第二天都是这个时间醒,醒来有没有精神就另说了。

  时建斌看着模糊一片的眼前不再完全漆黑,就知道天已经凉了,叹了口气,尽管已经开始适应现在这双眼睛,可是心中岂能甘心?

  不仅是他自己制符治疗过,三长老也曾经制符治疗过,但是都没有任何效果,难怪那些人看到他们在救治冷笑着束手旁观,原来是笃定了他们治不好!

  时家好歹也是大家族,也不是没有遇到过坏水,在这方面的经验相较于其他家族还是比较丰富的,但是这一次却完全没有办法!

  这让时家人感到恐慌,一旦你对一个事情失去掌控,就说明真的成为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现在时家就是这样,对这坏水完全没有头绪,只有大老张还有一些眉目,但是却无法找到解救的办法。

  这还只是其中一种破坏了视力的坏水,看那些村妇拿出来的样子很随意,很显然这东西对她们来说是家常便饭,这就很可怕了。

  时家人来到这里快一个月了,这一个月就像是人间炼狱一样,时刻消磨着时家人的骄傲。

  时建斌刚走出屋子,就听到跑步声以及细微的喘气声,他不由地一怔,这是……在晨练?

  这个村子就像是存在于地狱边缘一样,黑暗灰冷,这时候听到晨练的声音,一股生活气息忽的扑面而来,让时建斌愣在那里。

  会在这个村子里晨练的,怕是只有隔壁那位了吧?

  真是不知者无畏,那女子应该还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居然还有心思出来晨练?

  时建斌看不到,只能听到篱笆外边跑过的声音,脚步细碎轻巧,肯定是个女子的,除了隔壁新来的,也没有别人了。

  贝思甜已经绕着小村子跑了三圈了,这个村子真的很小,三圈下来也就用了不到四十分钟。

  她当然不是真的在晨练,在家都没有晨练的习惯,出门还晨练,她这是想要熟悉一下地形,对这小村子进行一番勘察。

  这个小村子的结构很简单,应该说是被改的很简单,贝思甜在村子周围看到有的房子被推倒了,这应该是为了整体结构简化而推倒的。

  现在村子的结构像是个‘田’字,横平竖直的,站在村路中间就全览了,没有任何秘密藏得住。

  当然了,其中也有一些小的过道,早晨的时候贝思甜还在想这些过道也能有些猫腻,到了天亮之后就明白了。

  每条过道里都有那伙人自己的人居住,大多数都是一些妇女,只不过这些妇女虽然外边看起来和妇女没两样,但是那眼神又阴又冷,看人都带着不怀好意的样子,让人心生反感。

  有这些人在,这些过道反而更加不可能有猫腻,难怪时家人在这里,看着可以到处走,但一点的自由都没有。

  快到了中午的时候,就有一个妇女来到贝思甜所在的小院子,虽然脸上带着笑,但是那眼神特别让人不舒服,看人的时候冷冰冰的,全然没有笑容。

  这让贝思甜想起一句话,皮笑肉不笑,怎么都感觉不怀好意。

  不过这时候贝思甜倒也能够看出来,这妇女是想露出和煦的笑容,但做不到啊!

  “谢谢大婶,那就麻烦大婶了。”贝思甜笑着说道。

  那妇女呵呵两声就出去了,去给贝思甜准备中午饭去了,当然这也是要花钱的,毕竟还是打着农家院的幌子。

  不到十分钟,那妇女就再次出现在贝思甜的小院,手里端着一个打托盘,上边一共有两道菜,一荤一素,还有一碗米饭,荤菜是个小炒肉,素菜是酸辣土豆丝。

  这速度,看样子是早就准备好的啊!

  贝思甜叫这妇女周大婶,因为她只说了自己姓什么。

  送完饭之后,周大婶就笑呵呵地走了,临走地时候看了贝思甜一眼。

  待对方出去之后,贝思甜也没有立刻放松,抬手去拿米饭的时候,好似从手掌心中撒出些粉末。

  那粉末落在盘子里,里边的菜立刻冒起了淡淡的烟,看上去像是新出锅的热气。

  贝思甜脸色不变,动作不变地将米饭拿了过来,看到粉末落在米饭当中没有起烟,先填吧一口米饭进嘴。

  贝思甜知道,肯定有人会盯着她把饭吃饭,这饭菜中的应该就是坏水,但却不知道是什么功能。

  这里是血圈,自己这样一个精气神饱满的‘普通人’到来,澳门赌博网站:对方必定会牢牢锁定自己,至于会不会探查自己一番,这和对方的自信心有直接的关系。

  贝思甜觉得直接控制她的可能性比较大,毕竟连大家族时家人都栽了,对方就算猜想她会不会是隐藏的玄医,也无所谓,只要控制在这里,就会充当血库。

  贝思甜吃了半碗米饭,伸出筷子挑了挑土豆丝,几根土豆丝落在木桌上,然后她在饭菜上撒了一些粉末。

  过了差不多四十来分钟,门外响起敲门声,周氏进来,先是看了两个空了大半的盘子一眼,然后说道:“我来收拾盘子。”

  周氏抬腿买进来之后,没有直接来到桌子边上,而是环视了屋子一周,这里就一间屋子,饭桌旁边就是矮炕,也没什么可看的。

  地面上也干干净净,除了剩下的半盘子菜,其余的应该都给吃掉了。

  “菜很好吃。”贝思甜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