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879章 困境
  时家‘入驻’小山村之后,澳门赌博网站:这女子是第三波来到这里的人,来这里的人几乎无一例外都是驴友一类。

  大概是生活越来越好,有不少人开始追求户外刺激,像这种孤身女子一个人进入深山的事情,现在已经不算少见了。

  前边两拨人,一对夫妻被挤兑走了,第二波是五个驴友小团体,其中两个离开了小村子,另外三个被留在了这里。

  离开村子的当然都是被挤兑走的,这也是他们内部本身就产生了矛盾,自行分化,给了村子可趁之机,那三个留下的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如今被送去了哪里不知道,但再也没见过。

  时家人知道这伙人不是善茬,那三个人的下场恐怕不会特别好,因为他们见过那伙人将孩子带走,再回来的时候大病一场,夜夜做噩梦,没多久竟然抑郁而死。

  那孩子因为是非正常死亡,对于时家人的冲击是非常大的,也是那时候他们开始意识到,这些人恐怕在有些事情上是没有底线的。

  如今时家三个元老和三个新生代都在对方手里,其余的人不屈服也不行。

  时建斌现在只能模糊地看到一团影子,甚至两个人站在一起都会‘胶着’在一起,他这眼睛是被这些人用坏水毁掉的!

  尽管时建斌如此,但时家人依然没有放弃想将消息传递出去,至于传递给谁,他们也是相当茫然的。

  各大家族别看表面上都很交好,但真到了关键时刻,有没有人会挺身而出谁也不知道,毕竟交好是一方面,竞争也是一方面,相比而言,竞争更大一些。

  凡是牵扯到利益,这人心就不一样了。

  但不管怎么样,时家还是觉得应该把消息传递出去,散落在外的时家人或许会有一些办法,总比就这样好似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强。

  而且时家还抱着一些希望,这伙人尽管不知道是什么人,但是看到圈养了这么多精气神十分不错的孩子就知道,对方的目的恐怕不太能让大众接受。

  将消息传递出去,一个是为了救他们自己,另外一个,也是为了救这些孩子,这些孩子可以说是玄医界的基石,都是相当不错的苗子,被以这种方式圈养从而失去生命,就真的太可惜了。

  而且这些孩子的存在一旦暴露,定然会引起公愤和社会谴责,那样一来,说不定就会有相关人士管这件事,时家也能借此机会脱身。

  时家的消息十分闭塞,所以很多事情他们都没有好的计划,也不知道如今外界对时家的失踪有什么言论,甚至不知道有人想取而代之。

  “哥,你说要是那姑娘被挤兑走,咱们能借着这姑娘传递消息吗?”时建华搀扶着时建斌,低声在他耳侧说道。

  之前两拨人来到这里的时候,时家人还没有完全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和将来的后果,也就没有立刻采取任何行动。

  这时候好不容易又等来人了,自然不想放过这个机会。

  时建斌却摇摇头,“这女子可能离不开了。”

  时建华闻言吃了一惊,目光落在那已经变成两个小点的身影上,“你是说,这女子的精气神还不错?”

  时建斌没有说话,何止是不错,是相当饱满,如果这女子是玄医,肯定是个十分厉害的玄医,可惜了……

  不知道为什么,时建斌就是觉得这女子的声音很熟悉,这一定是他听过很难轻易忘记,但又经过许久的声音。

  或许是因为这个,时建斌不想这女子出事,他和时家其他人都暗自猜测,那些被强行留下又带走的人,八成是被和药了。

  时建斌的眼睛是怎么坏的,就是被坏水泼到,有些坏水是需要人血作为引子的,这人血还是要剧毒的人血,这也是为什么要圈养这么多孩子的原因。

  如果他们猜的不错,这些现象就都能被串联在一起,一切也就都有了解释,可是他们没有证据,全凭私下猜测。

  虽然这个猜想八九不离十,但时家到底是大家族,没有证据的事情轻易不会下结论。

  时建斌的眼睛是想偷着逃跑的时候被泼瞎的,那一次时家差点损失以为元老,所以时家人再也不敢轻举妄动。

  时建斌觉得,反正眼睛已经瞎了,他若是有机会,一定要提醒这女子一句,让她早早找机会逃离这里。

  时建斌是易感体质,这个村子里他所知道的就有三个易感体质,好像原本十分稀少的人群被聚集在了一起,就为了感知谁的精气神不错,然后留下这个人。

  小村子虽然不大,不过土坯房子很多,时家人成年人除了已经成家的,几乎每人可以一间土坯房子。

  别以为是那些人大发善心,这样分开来住,平日里有人监视,就不会轻易聚在一起商量什么。

  时建光搀扶着时建斌回到房子,在两个妇人的注视下,时建光憋着气回去了,这是不让他们单独在一起呆很久的意思,但也没有完全禁止他们交流交往。

  土坯房子外边还有一个篱笆围成的小院子,院子里基本上什么也没有,这看起来就是新围成的。

  不过让时建斌比较意外的是,那个新来的女子,竟然就住在旁边的土坯房子里!

  “非常感谢,没想到还能单独住在一个小院子里,对了大婶,有没有什么吃的?”

  那女子的声音十分好听,声音好似叮咚的泉水,不甜不腻,让人听了好似夏天胸中的一点凉意,十分舒服!

  那村妇难道笑了两声,“都是村里的伙食,毕竟不是真的农家院,姑娘别嫌弃就行。”

  “不嫌弃的,麻烦您了。”那女子笑着说道。

  时建斌听着脚步声逐渐远去,微微转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师甜。”那女子轻声说道。

  时建斌怔忪片刻,这个名字并没有听说过,“你为什么会来这里?”

  “来旅游啊,爬野山才刺激呢,你又为什么在这里?”那女子反问道。

  时建斌顿了顿,该不该透露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