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878章 迷路的女子
  罗仪瑞脸色已经恢复红润,澳门赌博网站:所以李学军并未看出异样,而时光则是相当惊奇,这小子的恢复能力也太好了吧,他可是亲眼看着他精气神消耗严重,出现脱力差点晕倒的。

  这前前后后连一个小时都没有,这就没事了?

  大婶是个妖孽,她儿子也这么妖孽?!

  时光长大在大家族里,所以也是相当有眼界的,来到红漆大院,他就知道这里住着的人肯定是个军部大佬!

  想想大婶那一身的本事,认识这种大佬也是很正常的,时光不敢随便乱看,跟在李学军和罗仪瑞身后向里边走去。

  罗仪瑞进去的时候,周全已经走了,他们都是暗中保护,罗仪瑞本身并不知道,老大也没打算让他知道。

  不过周全离开的时候带走了那五个人,老大和这位老首长已经打过招呼了。

  吴岳凯红光满面的,看到罗仪瑞嘴都要咧到耳根子去了,让李学军暗地里翻了个白眼,他可看不上老首长见到三个小屁孩这副样子了。

  殊不知李学军见到三个孩子的模样也好不到哪去,只是他自己看不见罢了。

  “姥爷!”罗仪瑞铿锵有力地叫了一声。

  “嗳!”吴岳凯答应一声,哈哈大笑起来,招了招手让罗仪瑞过去,将他抱在怀里,伸手在他脑袋上摸了摸。

  听了周全叙述的全过程,吴岳凯真是老怀大慰,他也没有想到,小瑞遇到事情的时候会如此聪明机灵,更重要的是他能保持冷静,没有惊慌失措乱了方寸,在这种情况下,他所作出的判断和决定都是对的,真真是出乎人的意料!

  可以预见,将来他的成就定然不在他父母之下!

  既然这件事罗旭东接手了,吴岳凯也就不打算多插手,不过盯着肯定是要盯着的,问问进度,不然总有人盯着小瑞和两个小乖宝,他哪里能够安心下。

  “小瑞,一会我让你李叔叔和你一起回去,把你两个妹妹带来姥爷这里住一段时间,你们不在姥爷都想你们了。”吴岳凯笑着说道。

  他是打算在罗旭东两口子都不在的这段时间里看顾着三个孩子,不然他实在放心不下。

  时光见一老一了好一会话才注意到自己,顿时觉得自己的存在感好低啊……

  时光见吴岳凯面对罗仪瑞的目光十分宠溺,但是面对自己的时候就变得平淡起来,这说明这位老首长看起来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好相处,所以他可不敢随便乱刷存在感。

  进行了一番自我介绍,在吴岳凯的注视下,他也大概说明了一下这次事情的始终。

  对于时光在这里边的表现,吴岳凯听周全说了,尽管能力一般,不过危机时刻他没有丢下罗仪瑞一个人,而且尽管又被利用的嫌疑,不过时光对罗仪瑞的担心却是真的。

  只要是真心对罗仪瑞的人,吴岳凯都会很和善,这大概就是爱屋及乌吧。

  不管是罗旭东还是贝思甜都已经知道了这次事情,贝思甜没有回北京,从宁晋县城出发去了其他地方,似乎是在罗旭东的配合下找到那些人的线索了。

  ……

  在一个偏僻的小村子里,一个青年男子小心翼翼地走在村口,他每迈出一步都要进行一下试探,头抬着不往下看,眼睛上好似蒙着一层白膜,眨眼间好像还会微微流动一般。

  村里的路不平,有时候下雨过后十分泥泞,再有驴车经过,压出来的坑即便是干了也还有,长此以往,坑就越来越深。

  村路上这样的坑还不少,即便眼睛没有问题,走起路来也要看着脚下,更不要说眼睛有问题的了,所以这青年男子走出去不到二十米就摔了两个跟头。

  “建斌!”

  另外一边走来一个差不多年纪的青年,他忙过去扶起时建斌,搀扶着他向村子里走去。

  这村子十分小,也就一百多住户,这一百多户还都不是正常人家,大多数都是孩子,从三岁到十一二虽不等,身边虽然有大人,但都没有血缘关系。

  “不是让你出来的时候叫我一声吗,怎么自己跑出来了!”时建华皱眉说道。

  如今时家糟了难,被变相软禁在这偏僻的小山村里,除了那些人的人,就只有和他们一样没有自由的孩子们了。

  “不好意思,我在山里迷路了,这里有住宿的地方吗?”

  就在两个人往回走的时候,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时建华错愕地回头,就看到一个极为漂亮的女子俏生生地站在那里,穿着利落的长裤,将一双笔直的双腿展露出来,上身穿着一件防晒衣,梳着马尾,身后背着一个大大的登山包。

  虽然村子偏僻,也不是全然与世隔绝,总有人会来到这里,但是通常来到这里的人有两个结果,一个是遇到一些事很快就离开,并且再也不会回来的那种,还有一种是精气神不错,被永久留下的那种。

  不过即便是永久留下,过不多久就会消失,基本上除了他们时家人,再也没有外来的。

  而他们时家人也是因为把持着一个秘密,才能存活至今的。

  时建华皱眉看着这女孩,这女孩应该属于驴友一类,孤身一人进山的也不是没有,不过留宿这个村子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他正要开口提醒,从他旁边忽然走出两个妇女来。

  这两个妇女笑呵呵地走向那女子,说道:“姑娘要住宿可以去我们那,在这村里最好的农家院了,吃饭住宿全都包含了。”

  “一晚上多少钱?”那女子一边问着,一边就跟着两个妇女走了。

  时建华沉沉地看着她们的背影,又一个落入圈套的,偏偏他们还不敢随意提醒,看看建斌的眼睛就知道了。

  “我怎么觉得我好像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声音。”时建斌忽然说道,这个声音让他觉得耳熟,却忘了在哪里听到过。

  就在二人说着的时候,那女子忽然回头看过来,目光落在时建斌的脸上,停留了一瞬,转头继续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