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865章 冤家
  这边德三解决了四个人之后,澳门赌博网站:另外一边那年轻男人一个人就解决了剩下的七八个人!

  和那年轻男人一起的另外三人就那样安之若泰地坐在那里,根本就没有出手的打算。

  且不说这年轻男人点灵成符如何,就看这斗符的水平就比在场的每一个人都高,她看得出,另外三人以这年轻人为首。

  鹰眼?

  贝思甜想了想,看来这人隶属于军部了,那协会又是怎么回事?

  她一直以为协会的大背景是国家。

  这边战斗结束的很迅速,以至于张迪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待反应过来想跑的时候,就发现他已经被包围了。

  那年轻人看着张迪冷笑,“还有一句话忘了说,欢迎回国!”

  其实他逃到海外鹰眼也不是没有办法,只不过觉得那样太耗费人力物力,干脆就发布了一些相关任务,让那边的雇佣兵去忙活吧,也正是因为这样,张迪尽管逃亡海外,也片刻不得安闲,否则哪里会回来。

  张迪落入法网,这是贝思甜第一次亲眼目睹鹰眼抓人的过程。

  张迪被抓之后,那些排队领取‘良药’的人们全都义愤填膺,纷纷指责年轻人,强烈要求放了张迪,还张迪自由!

  对于这些傻帽,被年轻人完全无视掉,让鹰眼的人将他们敲晕抗走。

  那年轻人做完这些,转身走到贝思甜身边,一改刚才清冷的模样,对她笑着说道:“您是贝大夫吗?”

  贝思甜点点头。

  “久仰大名,我叫程书玮,隶属鹰眼,曾经和罗师长一起合作过,罗师长身手了得,还救过我的命!”

  贝思甜有些意外,原来罗旭东以前就知道鹰眼的存在,看样子鹰眼对外是保密的,从未听他提起过。

  不过现在这却是让贝思甜疑惑了,既然是保密的,忽然又在她面前上演这一出又是怎么回事。

  她可不认为这么巧合,就让她给撞见的。

  张迪带来的那些伪时家的人已经全部被鹰眼控制,程书玮嘴里的傻帽们也都被敲晕抗走,院子里顿时清静下来。

  贝思甜礼貌地回应了一句,看的出这个叫程书玮的是特地过来刷一下存在感的。

  至于为什么刷存在感,贝思甜总觉得军部开始向青羽展现真正的力量,是打算寻求真正的合作?

  “我想见一见齐心达。”贝思甜说道。

  既然鹰眼已经控制了这里,齐心达必然在他们的手里。

  程书玮稍稍顿了一下,然后说道:“这位老先生不是很配合,而且刚才传来消息,他闭口不谈任何事。”

  “所以呢?”贝思甜挑眉反问。

  程书玮说道:“……所以,如果贝大夫有办法的话,希望能够协助我们一下。”

  这是他说话的习惯,习惯话说一半留一半,接下来的一般由对方来说,这样能够占据主导权,如果贝思甜接了下边的话,就反倒是贝思甜求着去帮他们劝导齐心达,而不是程书玮请求帮忙的意思了。

  程书玮倒不是故意这样说,只是习惯了……

  面对贝思甜,他还是很有诚意的,毕竟贝思甜不仅是罗师长的媳妇,本身还是玄医大能,而且军部的意思也是如此。

  鹰眼这次雷厉风行的将这伙人一网打尽,也是为了能够在贝思甜面前彰显能力。

  贝思甜心中的确是十分震惊的,时家是大家族,时光醒来说这伙人已经将时家控制了,不管他们用的什么办法,至少让大家族束手无策,可鹰眼又在弹指间剿灭了这伙人,可见鹰眼才是军部真正的力量。

  经过短暂的梳理,贝思甜意识到,协会恐怕只是明面上的国家力量,毕竟协会中的人闲散杂乱,并没有一个好的章法,更像是将民间的一些玄医力量凑合到一起。

  以前贝思甜就想过,一个庞大的政权,仅仅只有这样的实力吗?

  现在答案浮出水面。

  见到齐心达的时候,这位老爷子正坐在一张凳子上喘气,双手拄着拐棍正生气。

  听见门响,他当即抬头就骂道:“滚出去!”

  然而没想到进来的却是个老面孔,只是看到这老面孔,他脸色更加铁青。

  德三走了进来,他收起嬉皮笑脸的神情,一脸感慨地看着齐心达,叹了口气说道:“老哥哥,看到你过的这样不如意……我就放心了!”

  齐心达脸上开始聚集乌云:“……”

  紧随其后的贝思甜:“……”

  德三说完,脸上荡漾起开心的笑容,“老哥哥,你是怎么过成这样的,跟我说说,好让我开心一下!”

  贝思甜:“???”

  三大夫,咱们进来是来劝导的,不是让你落井下石的!

  齐心达呵呵冷笑说道:“你怎么还活着呢,活成一个造粪的机器,要是我,现在就去跳黄河。”

  德三皮笑肉不笑地回道:“我造粪好歹还有点用途,你呢,开始助纣为虐了?”

  齐心达怒道:“什么叫助纣为虐,老子活的明明白白正正经经,从来不敢亏心事,不像你,隐姓埋名东躲西藏的……”

  说到这里,德三的脸倏然阴沉下去,和之前调侃的神情不同。

  齐心达似乎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说到后来声音变小了许多,眼神游移了片刻,岔开话题道:“你个老小子来这里干什么?”

  德三不高兴不想理他,一直阴沉着脸。

  齐心达见状又冷笑起来,“你该不会又出50块钱份子,跑去人家酒席上大吃大喝吧?堂堂大能活成你这样,还不如去跳黄河!”

  德三一听脸上一红,怒道:“50块钱不少了,我都不认识他们还给他们出50块钱呢,这钱可是不用还的份子!”

  贝思甜斜睨了德三一眼,那一脸‘你还干过这种事’的神情,让德三脸更红了。

  见两个人不是真的仇家,而是欢喜冤家,贝思甜的小心肝稍稍放下一些,然后说道:“齐老先生,这些人意图不轨,您为什么不离开呢?”

  齐心达瞥了贝思甜一眼,冷声问道:“你是谁?”

  德三不愿意了,“你管她是谁,老老实实回答不就行了!”

  对于怼齐心达,他是不溃余力。

  齐心达没搭理他,不能够让德三如此维护的人,他还是说道:“我孙女在他们手里,不听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