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856章 小姑娘的血
  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个市区有过这样大的动作,协会受命立刻开始进行侦查,同时以发布任务的方式向外发布了相关任务。

  几乎可以肯定,时家那边一定是出问题了,但对方动作也是相当快且有效,至于到现在里边也没有传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那么时光到底是从本家那边一路逃过来的,还是之前就在北京了?

  贝思甜觉得前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他们这边讨论的比较入神,都没有发现院子一个鬼头鬼脑的小身影钻进了时光所在的厢房当中。

  罗仪茜悄悄关上房门,然后跑到窗户边上往外看去,今天难得小叔和她们一起玩捉迷藏,她一定要藏好了绝对不能被找到!

  输的人是要付出代价的,这代价就是她好不容易得到的跳跳糖,妈妈是不允许她们吃太多糖的,可是跳跳糖真是好好吃啊,在嘴里会跳的!

  罗仪茜听到有脚步声,低声嬉笑一声转身准备找个地方藏起来,这一转身才发现,床上竟然躺着一个人!

  小姑娘吓了一跳,低呼一声,连连向后退了好几步靠在了墙上,随后她发现那人好像生病了,因为脸上都是虚汗,而且还在说梦话。

  罗仪茜走了过去,看到那人苍白的脸色,只有脸蛋上是一坨火红的颜色,低声说道:“发烧了呢。”

  她和哥哥姐姐一样,从小就耳濡目染玄医的基本知识和尝试,或许他们还只会加减法甚至不会乘除法,但是对于一些病症却是会看的。

  不过也只是会看,都是纸上谈兵,所以当罗仪茜看到这个病人没有人看守的时候,眼珠一转。

  她是三胞胎里最会调皮捣蛋的,一些鬼点子都是她出的,别看老二罗仪萱极为聪明,但是在一些歪主意上也只有听老三的份儿。

  罗仪茜早就想当当医生了,每次过家家都是姐姐和哥哥当医生,因为他们说自己的专业知识还不够,不过最近哥哥都不再和她们玩过家家了,因为他说自己长大了,是一名真正的医生了!

  她趴在床上想了想,然后煞有其事地拿起时光的手腕开始号脉了……

  “嗯,脉象平稳……不对不对,是脉象什么乱……也不对,怎么感觉这么虚弱呢?”罗仪茜本来想找一些特别专业的词来形容,可是很快发现,这个大哥哥的脉象真的好虚弱啊,好像随时都要死掉一样。

  本来就是试一试的,这让罗仪茜真的感觉到了什么,她一下子就振奋起来,行的,她也能当真正的医生的!

  忽然她想起妈妈有一次给人看病时的情景,当时妈妈取了那个人一滴血滴在了水里,然后观看血液的变化。

  她转头看向桌上的玻璃杯,那里边就有半杯清水,应该是给这个病人准备的,她来到桌子旁边,向上伸出胳膊将水杯拿下来,然后颠颠来到时光床边,小手捏起了他一根手指头。

  随后她惆怅了,该用什么来扎破他的手指头?出去找针的话,恐怕会被发现,那样肯定就当不了医生了,哥哥能当医生,她也能的!

  罗仪茜不是很服气,哥哥只比她出生早一点点,别人却都说哥哥比她和姐姐成熟!

  在两个小人儿心里,成熟的意思就是大人,说罗仪瑞心志成熟,就是在说他已经是大人了,这让两个小的,即便是罗仪萱都有些不服气。

  罗仪茜倒也聪明,不,应该说歪点子多,她没有出去找针,而是将水杯磕破了一个角,然后用掉在地上的玻璃碴子划破了时光的手指。

  时光手指上冒出一颗鲜红的血液,落入罗仪茜的水杯当中,然后她就开始认真观察期血液的变化。

  一分钟过去了……

  三分钟过去了……

  五分钟过去……

  血液散落在水杯当中,只蔓延开淡淡的红色,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罗仪茜嘟起嘴,为什么同样的举动在妈妈手里就能见效,她就不行?

  这时候她忽然想起什么来,不可能同样的事情会有这么大的差别,除非是妈妈用的不是清水,而是符水!

  想到这一点,罗仪茜便打算验证一番,她抿嘴拿着玻璃碴子犹豫了一下,然后刺破了自己的手指。

  做这个的时候她有些心虚,因为从小家里人就不允许她和姐姐流血,这要是让妈妈知道她主动弄破的,肯定会挨打的!

  这时候身边没人,嗯,昏迷的大哥哥不会泄密,所以不算,她急于求证,所以就在里边滴入了自己的血液。

  如果她的血液在清水当中也没有反应,就说明肯定是水的问题。

  不得不说,三个孩子的心志都比一般孩子要成熟的多,五岁的罗仪茜尽管不如罗仪瑞,但已经可以进行基本的逻辑推理了。

  罗仪茜觉得自己猜的没错,所以下一刻的变故,她几乎没有任何防备。

  当她的血液滴入水杯之后,血液迅速蔓延开来,然后就看到一个咕嘟嘟的气泡冒起,很快正杯水好似沸腾了一般,不过却没有温度。

  罗仪茜却是吓了一跳,惊呼一声手一松水杯便掉在了地上,啪的一声摔碎了。

  水洒在地上,但是那沸腾般的景象却是没有停止,依然在地上持续着。

  这时候门砰的一声被推开了,罗仪瑞站在门口看到这番景象,顿时吃了一惊,忙上前将罗仪茜拉到身边,离那摊‘沸腾’的水远一些。

  他发现了,自然大人们也都发现了,贝思甜等人赶过来的时候,罗仪茜正眼圈泛红地躲在哥哥身后。

  她不是害怕那摊水,而是害怕妈妈,是不是要挨打了?

  虽然爸爸有时候很冷,可是除了罗仪瑞她和姐姐都不怕爸爸,妈妈却不一样,她是真打啊!

  贝思甜推开门就嗅到了空气中极为淡薄的血腥气息,这气息她再熟悉不过,因为总要取出一些做实验,所以……

  “罗仪茜!”贝思甜一字一顿地向着罗仪茜走过去。

  罗仪茜扁着嘴就要哭,贝思甜走到她身边,先是左右看了看她没收什么伤,紧接着巴掌就落在了她的小屁股上!

  虽然不疼,可是罗仪茜却哇的一声哭了,这时候的妈妈好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