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855章 封锁消息
  时光已经陷入昏迷,澳门赌博网站:在看到贝思甜的那一刻,他就彻底放松下来。

  贝思甜给他喝下止血玄符之后,便给周全打了电话,让他密切注意小院附近两个胡同的动向,一旦有陌生人接近,立刻通知她!

  现在周全负责小院的安保,他也不愧是罗旭东选出来的人,至今都没有出过差错,即便是那次罗仪瑞跟着陌生人走了,也及时被发现,只是因为消息传递出现延迟,才会有如此大的风险。

  这一次罗旭东给了周全一部分人手,也给他放了一部分权利,再有这样的事情,可以先斩后奏!

  做完这些,贝思甜就开始给时光检查身体,现在不是断肢大出血等极重的外伤,她基本上不再配合针灸,单靠玄符就完全能够止血。

  不过看过时光的伤势之后,她的脸色还是凝重起来,他身上的不仅仅是外伤,还有一些斗符留下的痕迹。

  被斗符所伤,他是在和什么人争斗吗?时家其他人呢?

  贝思甜叫来魏仲熏和田智,因为有些私密地方也是要检查的,即便是医者,但在有条件的情况下,她也是希望能够避讳一下的。

  经过一些特殊检查,他们发现时光体内竟然还残留着一些病菌类,这些对他的身体造成了非常大的影响,难怪他一直无法清醒,反而还发起了高烧!

  正常情况下,贝思甜的两道玄符下去,时光即便不会立刻恢复,也能很快醒过来的。

  其他的不管是外伤还是斗符所留下的伤害,贝思甜都有办法,只有这个病菌,她不可能一下子就治好,必须知道是什么类型的病菌才行!

  接连三天,周全的人一直都密切注意着周围,他并没有局限在附近两个胡同,因为他将这件事汇报给罗旭东之后,罗旭东立刻派过来不少人,他的人手一下子充裕起来。

  因为这个,他同贝思甜商量了一下,决定扩大监视范围。

  不过这三天倒是并未发现什么可疑的人,这肯定不是巧合,难道是被带伤闯过来的这个少年给甩掉了?

  周全心里有了这个念头,对时光的不满稍稍降低一些。

  当天夜里他知道有个少年竟然带伤闯进了小院的时候,尽管知道是嫂子的朋友,也觉得这人忒无知了一些,不管有什么客观原因,他这样冒失地跑过来,都会给小院带来麻烦!

  不过现在看来,或许是这少年有把握甩掉了那些人?

  周全心里还不能很肯定。

  时光依然没有醒来,即便是德三和乔红杰也看过了,二人在病菌方面同样不是强项,可以说大多数玄医对病菌以及毒虫一类都没有太多的了解和应对措施,毕竟想要创造出这两种,需要极高的能力和智商,以及相关的知识。

  “这么拖下去可不行,这小子抗不了多久的!”乔红杰看着床上躺着浑身冒虚汗,偶尔身体抽搐的少年说道。

  德三同样束手无策,一般在面对这些疑难杂症的时候,他会难得正经起来。

  贝思甜沉吟片刻,说道:“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知道他感染的是哪一种病菌?”

  尽管也不是她的强项,但知道了种类属性,或许她能有办法抑制一下。

  为什么说是抑制,这和那次接的协会任务还不同,那病菌只是致人昏睡,是非常简单的一种病菌,贝思甜自然可以轻而易举地解开,但是这个不同。

  这几天里贝思甜可不是什么都没做,她试了各种抗病菌的符水,但是全都没有起作用,那些病菌仍旧在持续影响着时光的生命。

  三个人商量了半天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便又想起齐秀慧的爷爷,但是最近得到消息,那位前辈依然没有回去。

  这位叫齐心达的老爷子,这种重要时刻到底跑哪去了,不是说已经将近十年都没有离开过那里了吗!

  三个人敏锐地察觉,这一次齐心达离开隐居的地方,是不是有些太过巧合了。

  时光的事情贝思甜并没有告诉军部,只说齐秀慧不能耽误太长时间,希望军部能够多注意一下齐心达的动向,他一回来立刻通知他们。

  不用他们说周必武也会这么做的,那些人不仅对玄医们威胁巨大,在军部心中也是个心头之患,必须尽快拔除这颗毒瘤!

  三天的时间,时光的外伤都已经结痂了,但是却仍旧是高烧不断,有时候白天稍微好一些,温度下降到三十七度八九,但到了晚上又会烧到三十九度!

  这样烧下去可不是办法,这对时光的大脑和身体都非常不好!

  这一天,魏仲源来到了小院,贝思甜见状离开厢房回到了客厅当中,其余的人也都跟着一起去了客厅。

  魏仲源带来了时家的消息。

  这几天贝思甜除了让周全注意周围的动向,同时让魏家和秦家打听时家的事情。

  “怎么样?”贝思甜问道。

  魏仲源声音低沉地说道:“时家在北京的分部已经被团灭了。”

  众人一听,顿时大吃一惊。

  时家可是北方的大家族之一,这个分部也不是一般地区的分部,而是设立在首都的分部,其影响力也是相当大的,而且经过这些年的发展,规模也起来了。

  这样的一个地方,竟然一夜之间就被灭了!

  “本家那边呢?”魏仲熏周美文问道。

  魏仲源说:“本家那边的消息还没有传来,但听说最近争端不少,具体如何,有没有伤亡不知道。”

  甚至连争端的规模都不知道,那边的消息瞒的特别掩饰,别的地区的玄医现在想要进入市区内都相当麻烦,因为不知道从哪找来一个易感体质的玄医。

  所谓的易感体质,就是对精气神十分敏感的体质,通常这种人能够感知到别人的精气神情况,判断出对方的水平是多少。

  因为有这个人,所有很多外地来的玄医都被挡在了外边,其中不乏有和他们一样去打听消息的,而且恐怕还是大多数。

  至于通讯工具,人不让出来,通讯工具自然全都管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