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854章 受伤
  贝思甜的实力已经有了上辈子的八分,相信过不了几年,她就能恢复巅峰实力。

  这些都是她经历过的,根本不会因为外界的言论而产生膨胀的心理,如今走到这一步,也不过是为了两个孩子做打算,不然她宁愿安安静静的当个米虫,过一过相夫教子的生活。

  贝思甜能够保持本心,平和待人,除开她的阅历真的很丰富之外,这也是一个原因。

  所以她才没有拒绝柴晓瑚的请求,在她心里,她和七八年前唯一的区别,就是实力有所恢复,心态始终如一。

  而且她能够听得出,柴晓瑚对于当年没有能够完美的配合她的古筝心存遗憾,如今只不过是想弥补一下而已。

  柴晓瑚仍旧是压轴的,而且现在是每一次演出压轴的!

  不过今天柴晓瑚上场的时候有些不同,没有像以往那样,又是伴奏又是和音,今天就只有她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舞台中间,微微侧身注视着什么。

  很快,最前排站起来一个纤细的身影,舞台上方迅速搬上来两个支架,随后又搬上来一架古筝。

  众人看到从第一排站起来的那个身影,径直走向古筝,在古筝前坐下来,带着浓郁中式风格的衣服让她看起来和乐器相形益彰。

  待那个纤细的女子坐下,众人便看到柴晓瑚深深向着她鞠了一躬,然后转过身来,拿起话筒,闭上眼睛开始酝酿感情。

  贝思甜修长纤细的十指轻轻落于琴弦之上,音乐悠然响起,而柴晓瑚迅速进入状态,脸上的神情也放松下来。

  这一次,无论如何,她都不能拖贝思甜的后退,她要和贝思甜的伴奏一起将整首歌推入高·潮!

  “小贝竟然在古筝上有着如此造诣!”乔红杰一脸惊诧,他是相当喜欢古乐器的,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更何况,他的腿不行,但手行!

  古筝他也涉猎一二,但是论水平远远不如贝思甜。

  站在方队一侧的魏仲源此刻看着台上的贝思甜,那专注的神情,轻轻跳动的葱根手指好似泛着柔和的光芒,恐怕就是这样一双纤细修长,白皙细嫩的手,就会让很多男人产生悸动。

  此刻的贝思甜在魏仲源的眼里,绽放着耀眼的光芒,他甚至都舍不得眨眼!

  悠扬的琴声,柔和清亮的歌声,将整场演出带入高·潮,这一次,她的歌声与琴声合为一体,再也不是贝思甜的累赘,这是她这么多年来努力的结果!

  只是她没有想到,自己还有得偿所愿的一天!

  谢谢你!

  演出结束了,军人们搬着自己的马扎陆续离开了训练场,文工团的文艺兵们也开始散去。

  宋方刚一开始觉得贝思甜给柴晓瑚伴奏有些掉身价,可是当结束之后,听到周围人的议论声才发现,贝思甜并没有掉身价,而是抬高了柴晓瑚的身价。

  宋方刚不由感叹,尽管他的年纪比贝思甜大出一倍都多,但论心态和境界,却远远不如贝思甜。

  他看不透,想不开。

  很多人执着的面子和端着的架子,当你在某一时某一刻回首再看时,却发现是那么幼稚且不堪一击。

  贝思甜没有如同计划那边待两天才走,齐秀慧联系上她,说随时可以出发,于是他们就决定第二天就走了。

  他们在第二天下午的时候回到了北京,军部对齐秀慧进行了妥当的安排,另一方面对于那位能够制出活病菌的老前辈,他们也调查的差不多了。

  不过又有另外一个意外出现了,那位老前辈,目前似乎不在住的那片林子当中!

  因为这个,计划不得不搁置,等着那位回来再说。

  齐秀慧倒也不知道,她丈夫出任务了,每个十天半个月也回不来,家里就她一个,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至于她父亲,一个人更是自在,没人去叨叨他了。

  所以她反而觉得可以趁这个机会好好玩一玩,她还是第一次来北京呢,而且费用全都不用她自己支付。

  贝思甜的生活暂时又回到了之前那种极有规律的生活,每天送孩子上幼儿园,研究两个孩子的遗传病,和乔红杰以及德三讨论关于鬼医的传承。

  这样的生活看着简单一些,但是十分充实。

  不过很快,小院的平静就被一个人打破了。

  这是一天夜里十点多钟,把孩子们哄睡了,贝思甜便坐在院子里纳凉,罗旭东出任务了,算算已经第五天了,她有些睡不着。

  尽管每次担心罗旭东,但是罗旭东回来的时候,她却从不说出来,也从不抱怨什么,就像是她一走半个月一个月,罗旭东着急了会去找她,但也不会抱怨什么。

  和她一起在院子里的只有壮壮,原本趴在贝思甜脚边的壮壮忽然抬起头,眼睛当中闪着幽绿色的光亮看向门口。

  贝思甜对壮壮再熟悉不过,它这是发现什么了,还不是一般的事情。

  壮壮发出低低地呜呜声,露出了嘴里的大牙,贝思甜轻轻摸了摸它的脑袋,鼻子当中便嗅到淡淡的血腥味,而且越来越浓……

  当她眉头刚刚皱起的时候,大门忽然被拍响,很急促的声音,充满了紧张和迫不及待。

  “是谁!”贝思甜站在原地,当然不会随意去开门。

  “大婶……”

  一个极为虚弱的声音响起,随后便没了声息。

  贝思甜面色一变,忙快步走向门口,壮壮紧随其后。

  她打开大门,发现果真是时光倒在地上,身上血迹斑斑,脸色苍白无比,显然是受了极重的伤!

  贝思甜面色凝重,四下看了一下,发现夜色里什么人也没有,一旁的壮壮也没有其他反应,看来是没有人在周围。

  她忙将时光扶起,时光此刻已经完全没有了力气,神智都已经不是那么清醒,他身体大部分的重量都要贝思甜来承担。

  她没有将人直接扶近屋里,而是将他扶进了厢房,当即制出止血的玄符给他喝下!

  看时光的样子,若是不及时救治,恐怕就要流血过多而亡了,他自己恐怕已经没有制符的力气和精气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