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852章 事故
  贝思甜不能让齐秀慧带着抵抗情绪,这样非常影响进度,也很影响效果。

  贝思甜觉得应该好好和她谈一谈,她让魏仲源和田智先出去。

  魏仲源和田智不知道贝思甜和她谈了什么,一个半小时之后,齐秀慧红着眼圈出来的。

  “小贝,我回去收拾东西,到时候和你们一起走。”齐秀慧说着就走了。

  看这样子,她已经完全接受了,而且是积极配合。

  齐秀慧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同城的父亲那里,爷爷的事情,父亲知道不知道?

  齐秀慧不知道,父亲如今一个人独居,也不跟着她弟弟一起生活,不过大家都在一个城市,相互之间倒也好照应。

  父亲住在市郊区一个村子里,这里并不是齐秀慧的老家,是后来搬过来的。

  她到的时候,父亲齐军正在院子里看报纸,听见动静抬头看到齐秀慧,点点头视线又回到报纸上。

  “爸,腿好点了吗?”齐秀慧拿过院子里的小板凳坐在齐军身边。

  “好多了。”

  “爸,对了,咱家没有其他亲戚了吗?”齐秀慧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试探性地问道。

  齐军放下报纸,摘下老花镜,脸上的皱纹都能夹死一只蚊子了,头发白的多黑的少。

  “怎么突然问这个?”齐军疑惑地问道。

  齐秀慧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知道了一些秘密,从而敏锐地感觉到父亲的神情当中似是有些不对劲。

  “就是问问啊。”

  “没有了。”

  “真没有了?”

  齐军看着自己的女儿,对女儿他再了解不过,若非知道些什么,她不会带着刨根问底的精神来问。

  面对齐军的直直地盯视,齐秀慧很快招架不住,说道:“爸,你从来没说过爷爷奶奶的事情。”

  齐军乍一听面色微变,随即眉头拧起,愈加沉默下来。

  齐秀慧见状有些着急,直接问道:“爸,我爷爷是不是还活着?”

  这一次齐军面色大变,腾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死死盯着齐秀慧,“你在说什么!”

  齐秀慧还从来没见过父亲会是这样,吓了一跳,仰着头看着他有些不知所措。

  “你到底知道些什么?”齐军脸色阴沉。

  齐秀慧仰着脖子看着父亲,尽管他脸色看起来吓人,但是他眼底那丝慌乱是掩饰不住的。

  “我知道爷爷还活着。”齐秀慧不知道为什么反而平静了。

  齐军眼皮子跳了跳,父女就这样对视起来,二人像是斗鸡眼一样,谁也不肯先低头,这是齐秀慧小时候和父亲斗气的时候才会有的。

  最终,齐军闭上眼睛,脸上带着些许颓然,坐了下去,低沉地问道:“还知道些什么?谁告诉你的?”

  齐秀慧摇摇头,“就这些,是军部的人告诉我的,但是原因我不能说。”

  齐军叹了口气,竟然没有丝毫意外,好似早就料到了一般。

  “我后天应该就会离开安定市,去找爷爷。”齐秀慧说道。

  齐军神情一阵恍惚,随后愈加颓然,“去吧,你爷爷应该很想念你。”

  齐秀慧歪头,皱眉问道:“爸,到底怎么回事?”

  齐军这时候倒也没有什么隐瞒,这一天他早就知道会来临,等了这么久,他本以为会等他死了才会发生,没想到现在就发生了。

  老头子现在……应该快九十了吧?

  齐军闭上眼睛,然后语速缓慢地徐徐道来。

  齐军是没有学医天赋的,不管中医还是西医,所以他就是个踏踏实实的工人,尽管哭点累点,却是铁饭碗。

  父亲一直嫌他没出息,他自己倒是挺满意这样的生活,但所谓不知者无畏,因为他不懂父亲的那些东西,故而对那些东西无所畏惧,这便导致了一场悲剧。

  他还记得那一天风和日丽的,天空没有一点云朵,湛蓝无比,就是那一天的清晨,他百无聊赖的和母亲一起去给父亲送饭。

  因为父亲研究起来废寝忘食,所以经常不吃饭,母亲每天都会按时送饭,不管他多入神都会把他揪出来吃饭,久而久之便也习惯了。

  那天他正巧休工,就跟着去了,没想到……

  父亲吃饭的功夫,齐军溜达进了父亲的培养基地,看着一个个直冒冷气的培养槽,齐军有些好奇地弯腰观看,里边有的就是小黑点,有的干脆什么都看不到。

  不过有一个玻璃瓶子引起了他的注意力,那玻璃瓶子一开始并没有什么特点,却在他看过去的片刻,里边忽然绽放出五颜六色的斑斑点点。

  他好奇之下便将玻璃瓶子拿起来,瓶子拿到手里的第一个感觉便是冰凉凉的,那也是他唯一的一个感觉。

  因为下一刻,瓶子骤然爆碎,玻璃碴子割破了他的手指,下意识便扔掉了手中的瓶子,但是那五颜六色的东西却好像有吸力一般,居然逆方向贴了过来,直直向着他的脸贴来。

  他当时反应不及,主要也没觉得会怎么样,却骤然感到身后一股大力将他撞开,一个大老爷们就坐倒在地上。

  回过头去,看到的居然是母亲!

  那五颜六色的东西此刻贴在母亲的脑门上,而母亲双眼暴睁,一副痛苦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的神情,将他彻底吓傻了。

  母亲是在那一天去世的,他并没有看到母亲最后的样子,父亲不说,其他人也都哀默不语。

  这一场事故军部封存了这个培养基地,父亲黯然离去。

  这所发生的一切好似在一瞬之间,让齐军根本就反应不过来,他有时候甚至觉得不真实,直到后来他了解到那种病菌的可怕性。

  他无意当中听人说,他的母亲被那病菌吃掉了……

  自那以后,父亲迅速消沉下去,短短一年便好似过了十年,两鬓斑白,一脸死气沉沉,甚至不再和他说话。

  齐军觉得,父亲更加讨厌他了。

  后来父亲留下一封信就离开了,从此杳无音信,再也没有回来,偶尔他能够通过一些渠道得到父亲还活着的消息,却不知道在何方。

  因此如今听到齐秀慧说要去找他,忍不住鼻尖发酸,父亲仍旧是不愿意见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