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847章 刚从这里回来
  时光坐在小院的院子里,手里拿着一个苹果在啃,一边啃一边说道:“大婶,我是来看看你家小神童的。”

  小神童这个称呼,让贝思甜皱了皱眉头,说道:“他去上幼儿园了。”

  时光一个手肘杵在石桌上,说道:“小神童真的能够点灵成符了?”

  贝思甜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小神童这称呼是如何而来?”

  时光耸耸肩,“五岁能够点灵成符,那不就是小神童吗!”

  对于贝思甜来说,作为一个母亲,她是反感这个词汇的,并不是不好,而是太好了,这便是她所担心的。

  罗仪瑞每天听到周围的人叫他小神童,小天才,时日久了会如何认为,他会真的认为自己是小神童小天才,从而不再去努力,止步于当前。

  时光看到贝思甜脸上的忧虑,神情正经了几分,将苹果核抛出一个抛物线,扔进垃圾桶。

  “看来大婶意识到这个问题了。”

  贝思甜看着他,见到他眼底闪过一抹淡淡的冷意。

  “小孩子还是不要太捧的好,这对他来说,是一种抹杀。”时光说道。

  不足二十岁的少年,说出来的话却显得有些肃杀。

  贝思甜看着时光脸上的神情,微微挑眉,说道:“怎么?”

  时光脸上的神情很快有了变化,重新带上了笑容,说道:“怕大婶你飘了,过来提醒你一下,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够意思,有什么奖励我的没有?”

  贝思甜白了他一眼,“奖励你刚才已经吃了。”

  时光脸色一垮,“想不到你有了更大的名气,却更加抠门了,那时候还请我吃大餐,现在一个苹果就打发了?”

  贝思甜笑吟吟地不语,随后问道:“你这次来北京呆多久?”

  “不知道啊,我这次来可是为了正事,一个天大的事儿,外界还没有人知道呢,我是先锋部队。”时光说道。

  贝思甜‘哦’了一声,看着壮壮从那院飞奔过来然后撒欢。

  时光憋了半天就等了一个‘哦’字,顿时有些生气,“大婶你不问问是什么大事吗?”

  “哦?是什么样的大事?”贝思甜顺着他的话问道。

  时光一阵气闷,瞪着贝思甜,他可是带着消息来的,你就是这个态度!

  贝思甜摇头失笑,“快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情。”这次她的态度认真了许多。

  时光哼了一声,然后说道:“太过具体的我不能说,这次时家要在京津冀这边有大动作,大婶你多关注关注,不过尽可能的不要参与进来。”

  他来就是为了提醒贝思甜的。

  贝思甜点点头,“好,我会多注意一下。”

  时光站起身来,“得了,我走了,一会约了人去全聚德吃烤鸭,趁着这次机会,我得把北京城的名吃都吃遍了。”

  他怀着伟大的志向走了,贝思甜坐在院子里沉思,时光尽管年轻,但很是有些城府,一般的事情不会无缘无故有这样的提醒,怕是会有什么争端。

  正想着,门口传来响动,贝思甜转头,就看到贝佳乐和赵一伦从外边走了进来。

  两个人看上去风尘仆仆的样子,不过精神很不错。

  “姐,小雪糕的事情到底怎么回事?”贝佳乐一进门就问道。

  现在只要在圈子里,不管在哪都能听到关于青羽流派罗仪瑞的事情。

  贝思甜知道她是真的很关心,也不吊人胃口,将事情同她说了一遍。

  “这么说,小雪糕果真可以点灵成符了?”贝佳乐眼底闪着惊喜的神色。

  赵一伦脸上则是震惊,老实说,在回来之前他也是不信的,因为这个贝佳乐还和他生气来着。

  贝思甜点点头,脸上一片沉静,随后说道:“这次叫你回来,是想让你看看小瑞的体质。”

  贝佳乐捏着下巴,三个孩子的精气神是从小就关注的事情,不过对于体质,他们通常都只关注两个女孩,罗仪瑞反倒被忽略了,只是没想到他给大家来这么一手,如果不是精气神的问题,肯定就是体质的问题。

  “行,我到时候发功给他测试一下。”贝佳乐没正经地说道。

  赵一伦已经去厢房休息了,留下两个姐妹说话。

  “哎呦我的妈呀!小贝你怎么变成两个了!”德三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一脸吃惊地看着她们。

  贝思甜展颜一笑,“这是我最新的研究成果,这叫分身玄符!”

  德三:“……”骗谁呢!

  德三围着贝佳乐转了两圈,啧啧出声,“你叫贝佳乐吧,老罗说你俩长得一模一样,我原先还不信来着,没想到居然是真的,连毛孔都一样!”

  老罗是罗安国。

  贝思甜:“……”三大夫,麻烦你正经一点!

  贝佳乐也在打量德三,对于德三的精气神之充盈,她也是相当吃惊的,这就是那个不比姐姐差的猥琐大叔吧!

  “老爷子,年纪不小,眼神倒是不错啊。”贝佳乐笑嘻嘻地说道。

  德三一看就乐了,这丫头一出口就很对他的脾气嘛~

  这时候乔红杰也来了,基本上贝思甜在家的时候,乔红杰都会过来转一圈。

  看到贝佳乐自然不免惊叹一番,虽然听说了她有一个孪生妹妹,却没想到二人如此相像。

  互相认识了一番,乔红杰说道:“小贝,你说的那些毒虫,的确是那些玄医喂养出来的,不过我和德老哥都不是其中的行家,想要进一步了解,恐怕还得找行家。”

  这种东西,原本懂行的玄医就不多,研究这种东西的玄医,从古到今已知的基本上都是恶名昭彰,所以这种东西一出现,给人的代名词就是坏人。

  贝思甜也犯难了,他们该去哪找懂行的,她对这方面了解的也不多。

  这时候德三忽然说道:“我倒是认识一个人,对这方面有着非一般人的研究,不过这人我也十好几年都没见过了,如今是不是还在那里也不知道。”

  贝思甜一喜,澳门赌博网站:忙让德三说一说,万一还在呢。

  德三拿出地图来,仔细回忆了一番,然后指着北方一处山脉的余脉,说道:“我最后一次得到消息,他是在这里。”

  一旁的贝佳乐忽然惊咦一声,“我刚从这里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