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830章 打断
  看到那黄符和笔,罗仪瑞心中的惊恐莫名就淡了一些,这就像是黑暗中的一丝曙光,即便他不会制符,也给他带来极大的希望。

  罗仪瑞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要尝试一下,不尝试肯定是要死的,尝试了说不定还有一线希望。

  看看周围,罗仪瑞哪怕不那么了解这些白大褂的医生对那些孩子做了什么,但也知道那些孩子的下场,尤其是听到还要将他们绑在那十字架上,恐怕是要进行什么可怕的举动。

  罗仪瑞看了一眼地上那一盆的血水,脑海当中不由自主出现那天和他聊天的孩子,那个比他大一岁,扬言想要逃走的孩子。

  罗仪瑞闭了闭眼,不敢再继续往下想。

  “你们三个继续取血,其他人跟我出去,来人本事不小,能够阻挡一阵是一阵,剩下的样本全部转移!”其中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说完就带着好几个人出去了,房间当中只剩下三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

  抓着他们过来的两个男人依照命令打算将罗仪瑞和景长乐绑在十字架上,罗仪瑞又惊又怕,但是他知道,一旦被绑上去,以他们小胳膊小腿,是根本不可能挣脱开的。

  他看向景长乐,却发现景长乐也在看着他,眼神中除了极大的惊恐,也带着闪光,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他就是觉得景长乐和他想法是一样的。

  罗仪瑞转头看了那黄符和笔一眼,发觉距离十字架的位置不远,对于一般人来说,这种东西是没办法当做武器的,所以他们很放心大胆的放置在一边。

  他转过来头来,音尾发颤地说道:“帮我……”

  景长乐看着罗仪瑞的眼睛,尽管他不知道怎么才能帮他,但他知道,至少要让他逃脱出这两个人的手掌心。

  他看向那个将罗仪瑞双手反掐在身后的男人,见他正在走过来,而他身后这人正在伸手够十字架上的绳子,这个空档,他伸出一只脚去……

  束缚罗仪瑞的男人大概没想到这小崽子看到这个场面,居然没有下瘫,反而还有心思反抗,猝不及防之下被绊了个踉跄,带着罗仪瑞也摔倒在地,但束缚罗仪瑞的手也松开了。

  罗仪瑞看准这个机会,抬脚踹在那人的脸上,翻身爬起来冲向那黄纸和笔。

  三个白大褂根本没注意到这边的情况,全都全神贯注地在那边准备着什么,背对着他们,偶尔侧身之间能够看到锋利的各类刀子。

  所以当罗仪瑞冲到放置黄符和笔的桌子旁时,他们也只是转头看向这边,眼底带着错愕,显然没料到样本居然还会有勇气反抗。

  罗仪瑞哪里顾得上那么多,对他来说现在就是争分夺秒,你们多楞会神才好呢,这样他也就多一些的时间。

  拿起黄符和笔,以前都需要仔细回忆母亲曾经讲述过的步骤和演练,但是此刻却像是印在脑海当中一样,一股熟悉感自然而然升腾起在心中。

  罗仪瑞十分紧张,来不及想失败之后会是什么样的结果,他现在只担心身后的男人上来抓他,担心不远处的白大褂反应过来拿刀子给他放血。

  所以当他手持黄符和笔的时候,精神力倏然便集中在黄符上,这是制符正常的过程,但……

  但因为罗仪瑞过度紧张,也因为他从来没有制符成功过,更因为他的精气神尚未完全充盈,所以精气神骤然一下子如此集中,便有些控制不住了。

  罗仪瑞的精气神还是相当庞大的,这得益于父母优秀的基因,以及后天不断的滋养。

  所以当所有精气神一下子集中的时候,一张黄符根本无法承载,在罗仪瑞的手掌心中,飞起三张黄符,同时漂浮于他的手掌心上,而且并非正常制符那般沉稳,而是上下沉浮不定,很显然十分不稳定。

  罗仪瑞额头上直冒汗,精气神像是当头一把利剑,他若是现在散去,精气神无法归位,他可能就会变成傻子,所以当下他能够做的,就是尽快在这三张黄符上画下符咒!

  罗仪瑞觉得自己有些崩溃,原本画一张都觉得异常困难,失败的几率远大于成功的几率,如今居然要同时画三张……

  念头在他脑海当中一闪而过,来不及多想,罗仪瑞拿笔的右手已经抬起,迅速在黄符上开始画符咒。

  或许是得益于这几天不间断的练习,他画符咒的动作可以说得上十分顺畅,速度也是相当快的,后边的男人站起身来的时候,他已经画完了第二张。

  三个穿着白大褂的人看到这一幕眼底的震惊是无论如何都掩盖不住的,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群孩子当中,竟然会有一个玄医!

  等一下,眼前这个孩子也就四五岁,四五岁的玄医?

  这听上去也太匪夷所思了,但是肉眼看到的这一切却绝对不是假的,这个不到五岁的孩子,真的在制符!

  因为太过骇然,三个玄医全都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张大了嘴巴看着。

  那男人站起身来,呲牙咧嘴地揉着膝盖,目露凶狠之色看向罗仪瑞,也被他这一幕唬住了,不过他到底不是玄医,尽管吃惊,也不会因此而呆滞。

  所以男人反应过来,上前就想薅住罗仪瑞的衣领子,先按在地上打一顿再说,反正一会就要死了,放干净血不过就是一层皮骨而已。

  罗仪瑞全神贯注地制符,即便发觉后边的状况他也顾不上,景长乐从震惊当中回过神来,忙喊道:“小心后边!”

  对于大人来说,薅住罗仪瑞不过就是几步路的距离,所以罗仪瑞的第三张符根本没有画完,就感到后衣领子一股大力拉扯,脖子上便是一紧。

  制符被强行终止,庞大的精气神好似被巨大的引力吸引,骤然回炉,罗仪瑞只感觉一潭湖水倏然灌满了脑袋,脑袋一晕一沉,顿时双眼翻白。

  没有了精气神的支撑,最后一张黄符化为废纸,然而前两张黄符却是好似承受了强大的压力,纸张开始瑟瑟颤抖,像是被人用力拉扯,最后‘砰’的一声化成粉末爆散。

  那粉末,瞬间弥漫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