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821章 震惊的死因
  褚志成刚刚到,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他也知道詹兰琪是古木流派的人,当着这么多小家族小流派的面,可不能闹得太不好看。

  再有天大的事情,也要私底下解决。

  “贝大夫的话,你可记住了?”褚志成问詹兰琪。

  詹兰琪听到自家的前辈如此询问,一张俏脸瞬间由红转白,额头上的汗都滴下来了。

  她或许可以没有军部的支持,但是绝对不能没有家族的支持。

  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能给她个面子吗?

  答案很显然是,不能。

  褚志成这么问,詹兰琪就必须要回答。

  “记住了。”詹兰琪一字一顿地说道,说完这句话,她整个人好似被抽空了精气神,神情萎靡下去。

  脸是彻底丢尽了。

  贝思甜才不会将那么多的精力放在一只蚂蚁身上,她对房玉山说道:“房将军可否特供开颅的工具?”

  “当然!”房玉山当即就让人去准备了,和刚才听到贝思甜要开颅时的反应截然不同。

  其他人也是如此,刚才听到贝思甜要开颅,一个个跟看傻子似的,觉得贝思甜不会是要哗众取宠,赢得旁人的关注吧。

  而现在,他们觉得自己才是那傻子。

  褚志成的注意力也被吸引住,很快就将詹兰琪的事情忘在脑后,问贝思甜道:“为何要开颅?”

  贝思甜看向死者,“我觉得他的死因应该在头部。”

  “何以见得?”褚志成问道。

  贝思甜伸手指了指他的耳朵,“褚大夫看这里,你发现什么没有?”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周围的玄医和军部的人都纷纷围了过来,对两个大能的讨论他们非常感兴趣,对于贝思甜的话他们也充满了好奇。

  但是他们看到的耳朵很正常,根本就没有任何异样。

  褚志成仔细看了又看,忽然惊咦一声,伸手轻轻碰触了一下,“这是什么?”

  陈阳伸着脖子往前看,看到他碰触的地方是耳朵上的一个小痦子,不由自主地说了出来。

  “那不是个痦子吗!”

  褚志成摇摇头,“不,不是痦子,这是……”他的脸上忽然显出一抹惊惧,下意识倒退一步,随后猛地抬头看向贝思甜,“该不会是……”

  贝思甜点点头,“八九不离十。”

  褚志成瞪大了眼睛,脸都有些白了,“我真的……但愿你我都是错的!”

  贝思甜没有说话,她也希望是错的,但她对自己的判断结果已经很明确。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看着两个大能打哑谜,都是一脸好奇和兴奋,不过在看到褚志成的脸色之后,众人也收起了其他心思,知道这件事怕是不简单。

  开颅并不需要贝思甜,医院有专门的人来做。

  在医院医生和医助的协力下,打开了死者的颅脑,看到里边让所有的人一惊,甚至两个女性更是惊呼一声捂住嘴巴,一脸惊恐。

  此刻,死者的脑袋里,原本大脑的地方空空如也,留下一层密密麻麻的黑色小斑点。

  这回可不是什么痦子了,痦子是不可能长在这总地方的。

  褚志成看着这层黑色斑点,脸色彻底变得难看起来,一旁的房玉山皱眉问道:“二位,这到底是什么?”

  贝思甜和褚志成相视一眼,一旁的田智脸色凝重地开口道:“噬脑虫!”

  噬脑虫?

  房玉山听到一头雾水,其余的玄医一部分露出茫然之色,另一部分露出疑惑之色,还有一部分似乎在思考。

  贝思甜沉声说道:“噬脑虫已经绝迹很久了,没想到今天再一次见到。”

  每一次噬脑虫出现,都会引来大祸端,这是一种即便是玄医都十分忌惮的东西。

  而军队在这虫子面前也是防不胜防,再厉害的武器,也没办法对小到如同小飞虫一般大小的虫子进行攻击。

  像是杀虫剂这种毒性物质,对噬脑虫非但没有伤害,反倒是一种补益。

  而且这种东西一出现就是一团一团的,拳头大小的一团吃掉一头羊的大脑只需要不到一分钟!

  这种东西,对于普通人来说就是灾难。对于玄医来说也是一场灾难,大多数的玄医没办法抵抗这种东西,也制不出消灭的符水,顶多对这些东西进行阻碍。

  “也就是说,这个人是被吃掉大脑死掉的?”陈阳目瞪口呆地问道。

  贝思甜点点头,说道:“或许钻进去连半分钟都没有,心脏甚至都没有停止跳动。”

  陈阳摸了摸鼻子,现在他可不会再反驳贝思甜的了。

  “那……那个胃里都是虫子的人,也是这么死的吗?”协会那个说看到贝思甜眼熟的女子说道。

  这人四十来岁的年纪,身材窈窕,穿着西服裙,显得倒是很正式,头发也被利落地绑在脑后,脸上化着淡妆,若是不看资料,定然会以为她三十多岁。

  贝思甜摇摇头,“不是,那种虫子是有毒的,可以麻痹神经,导致呼吸困难而死。”

  她还有一点没有说,这种虫子繁殖速度非常之快,已经和正常生物不一样,或许进入到胃里的虫子只有两三只,但是到了解剖的时候,那些虫子已经多到撑破了胃部。

  但这种虫子并没有噬脑虫可怕,因为它们尽管繁殖的快,但死亡速度也很快,没有空气,随着数量的增多,它们就闷死在了胃里。

  林云平挑眉看着贝思甜,“贝大夫博学多才,那个肠子腐烂的人是什么死因呢?”

  陈阳当即竖起耳朵,他当时还因为这个和贝思甜抬杠来着呢。

  贝思甜沉默,这才是她所担心的。

  林云平又挑了挑眉,“贝大夫该不会不知道吧?”

  他的语气颇有些不客气。

  贝思甜微微蹙眉,一双冷眸看向林云平,带着些许的冷意说道:“我对古木流派不甚了解,不知道古木流派都是像林大夫和詹小姐这样的人吗?”

  林云平脸色当即难看起来。

  “古木流派是否对我青羽流派有意见?詹小姐说不是故意的我且不说什么,那么林大夫呢?也不是故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