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819章 贝大夫不是来了吗
  贝思甜的回答立刻引来其他玄医的注意力,澳门赌博网站:他们看向贝思甜的目光都充斥着不信。

  这到底是哪个家族或者流派的人,怎么会有如此勇气大放厥词?

  古木流派和青羽流派到现在还没发表言论,还没有肯定的说自己已经找到原因,她却如此回答,未免有些不知道天高地厚。

  一会若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看她该如何收场。

  这里边最为高兴的自然是詹兰琪,让贝思甜出丑当然不是主要目的,但是在古木流派和军部顺利合作的情况下,能够看着贝思甜出丑,就成了她最大的乐趣。

  “既然嫂子已经找到了原因,不如说给大家听听,我们都好奇的很呢?”詹兰琪一脸惊喜地说道。

  其他人都脸色平静地看着贝思甜,并不为所动。

  房玉山也是如此,一开始因为罗旭东的关系对这个玄医军嫂倒是有些好感,但是后来几次她强行出头,就不免让人觉得不够沉稳了。

  贝思甜却是并未说明,她现在一门心思都沉浸在最后一个死者身上,可惜没有在解剖现场,冰冻的到底有了很多的变化,想要找到也并不是很容易的事情。

  众人见贝思甜回答完又不说话了,脸上纷纷露出果然如此次的表情,有的眉头皱起,有的转头继续研究自己的内容去了。

  “嫂子怎么不说话?嫂子真的知道情况了吗?”詹兰琪步步紧逼。

  田智看的眉头拧起,上前几步说道:“这位少校,还请不要打扰她思考。”

  詹兰琪微怔,疑惑地看向田智,这个青羽流派的人已经是第二次在关键时刻站出来替贝思甜说话了,他们认识?

  还是说……

  对于田智的解围,其他人也感到疑惑。

  詹兰琪眼神微微闪烁,笑着说道:“原来田大夫认识嫂子,难怪感觉如此熟悉,田大夫认识罗师长吗?”

  田智瞥了她一眼,这女人心思太多,说一句话拐三道弯,也不觉得累,故意带了一句,“认识如何,不认识又如何?”

  詹兰琪故作诧异之色,看了看田智,又看了看贝思甜,迟疑地问道:“那……到底是认识不认识?”

  林云平并未多看贝思甜一眼,这样想要出名的年轻人多了去,他迈步向外走去,刚刚接到电话,褚前辈已经到了。

  房玉山最后看了贝思甜一眼,眼底似是有些失望,也跟着去了,褚志成是大能,他也要表现出军部的诚意。

  至于其他人,看着贝思甜暗自摇头,这也不知道是哪家的,这样出来非但无法扬名,反而会给家族或者流派丢脸抹黑,急功近利,浮躁浮夸!

  这是大多数人对贝思甜的评价。

  詹兰琪简直要笑死了,尽管没有成功带着众人把田智和贝思甜往歪了想,但贝思甜现在在众人心目中的形象应该是很糟糕的。

  她已经点明了贝思甜和罗旭东的关系,到时候罗旭东恐怕不太好能领导这些人,至少会因为贝思甜遇到一些阻碍。

  那时候她在出来解围,罗旭东还能不对她刮目相看?

  詹兰琪觉得玩弄这些小心思特别有意思,或许对于一些人来说这样很累,可是她却是乐此不疲,不自觉的就会这么去想去做。

  “我现在要开颅。”贝思甜忽然说道。

  田智忙问詹兰琪,“可有开颅的工具?”

  尸体冻成这样,想要开颅,恐怕也必须用到工具了。

  詹兰琪张了张嘴,现在她真的要怀疑田智和贝思甜关系不一般了,贝思甜一句话,他怎么这么听?

  其他的人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贝思甜,这位脑子没毛病吧?

  贝思甜说完才发现没有人应她,抬起头来看了詹兰琪一眼,微微皱眉,随后说道:“田智,过来,我们自己来。”

  “好的,”田智忙上前,一副听从吩咐的样子。

  这时候别说詹兰琪,就是其他人也都看出不对了,田智可是青羽流派能够点灵成符的能人,特邀参加的,怎么好像对这年轻女子的话言听计从?

  他不怕堕了青羽威名?

  “咦?贝大夫这不是来了吗,你怎么会说没来呢!”

  众人正惊疑不定的时候,外边走来一个老者,头发梳的整整齐齐,穿着一身得体的中山装,和房玉山一起走了进来,后边跟着林云平。

  几乎不用想,众人也知道这个老者就是古木流派的大能褚志成!

  不过他嘴里的‘贝大夫’是谁?

  众人脑子里那根筋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褚志成笑呵呵地来到贝思甜身边,说道:“贝大夫,多日不见了。”

  贝思甜转头看了他一眼,笑着颔首算是打了招呼,随后说道:“褚大夫可见过这种情况?”

  贝思甜给他指了指面前的死者。

  褚志成显然早就知道这三个死者的情况了,说道:“我过来也是来这个死者的,贝大夫是如何想的?”

  田智说道:“我师父打算开颅,不过没有趁手的工具。”

  众人看到褚志成的行为就已经傻眼了,如今听到田智的称呼,更是目瞪口呆。

  师父……

  能够被田智称为师父的只有一个人……

  众人看向贝思甜的目光瞬间变得震惊,不可置信。

  这个在他们看来一直在想尽办法炫耀自己能力的年轻女子,竟然就是青羽流派的……大家长!

  房玉山眼底闪过惊异,随即意识到什么,很快皱起眉头,目光如炬看向詹兰琪。

  “这是怎么回事?”

  此刻詹兰琪早就傻眼了,她根本无法相信那个被她认为憋在校园里与世隔绝的小军嫂,竟然会是青羽流派的大家长。

  “难怪我见她眼熟!”

  玄医协会派来的人吃惊地捂住嘴巴,她一早就看贝思甜眼熟,但她因为公干并未参加协会的宴会,都是时候看过一些影响的片段,但也不是很清楚,所以也仅是眼熟,如果没有名字,她都无法对号入座。

  田智这时候淡淡地看了詹兰琪一眼,说道:“我们也不太清楚是怎么回事,我师父来的时候并未被询问任何有关信息,被安排进了普通房间,因为已经很晚,师父不愿意再惊扰军部,故而一直也没有说,今天的会议上,同样也没有师父的名牌,为了不破坏秩序,便暂时坐在了后边。”

  他的话说完,房玉山的脸已经彻底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