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818章 没什么身份的人
  陈阳的反驳正常来说是没错的,他的理解也是没错的,人并非不可能生生疼死,只是没有疼到那个地步。

  像是这种情况,是可以将人活活疼死的,所以陈阳才会觉得贝思甜在胡说八道,这当然也和她的年纪有关系,这话如果换做年纪大一些的人说,他或许心里会这么想,但嘴上未必会这么毫不客气地训斥。

  陈阳只是觉得,像贝思甜这样的年轻人现在越来越多了,全凭着自己的主观判断,说出的话一点不负责任,这才冲口而出。

  但是他没想到,青羽流派的那个年轻人竟然会如此反问他,这让他有些下不来台,同时也暗自疑惑了一下,难道真有这种人还活着,肠子生生腐烂在里边的病例存在?

  这就是身份地位的不同,同样的话从不同的人嘴里说出来,分量和效果都是不同的。

  贝思甜现在在其他人眼里是个没什么身份地位的人,加之年轻,说出来的话就轻飘飘的,而田智尽管和贝思甜年纪相当,但他是青羽流派的人,又是能够点灵成符的能人,说出来的话自然就不同。

  所以当田智这样毫不客气地反问,陈阳非但没有不悦,反而开始了疑惑。

  田智其实还真是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但是他相信贝思甜,既然她说有,那就肯定有。

  贝思甜年纪和他相当,但是经验和阅历却是甩他好几十条街,当他师父绰绰有余。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田智对贝思甜是无条件的信任,故而听到有人如此驳斥她,田智哪里忍的了。

  陈阳也不是个骄纵狂傲的人,他不过是看不惯当下的年轻人这样浮躁,所以面对田智的反问,他摇摇头。

  “田大夫见过这样的情况?”

  田智沉默不语,说见过,他还真没见过,说没见过,那不是自己打自己脸吗……

  不等田智说话,一旁的林云平倒是说话了。

  “情况的确是有,不过很少见,而且要达到特定的情况才行。”

  听到林云平说话,众人更是精神一振,青羽流派和古木流派先后都发表了意见。

  因为两大派系都加入了讨论,这时候就没人理会贝思甜了,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的十分热闹。

  詹兰琪多次看向贝思甜,心中笑意盎然,看到了吧,这才是真正的玄医论坛会,这次让你涨涨见识。

  而贝思甜此刻的心思却是没在他们讨论的内容上,而是在最后一个死者身上,也就是找不到原因的那个死者。

  二十多分钟的时间,军部有人进来在房玉山耳边说了什么,随后房玉山给了詹兰琪一个神色。

  詹兰琪会意地点点头,说道:“刚才得到消息,提取手续已经办理完成,各位前辈请随我们移步,前往市医院进行验尸。”

  众人纷纷站起身来,军部有专门的车护送这些玄医们前去。

  这时候林云平也得到了消息,他受到消息之后,笑着对房玉山说道:“房将军,我流派褚前辈将直接去往市医院,在那里和我们汇合。”

  房玉山和周必武都是一喜,褚志成是大能,经验阅历自是不一般,这可是最大的助力之一!

  想到这里,房玉山和周必武都不约而同地看了田智一眼,古木流派的大能到位了,你们青羽流派呢?

  因为青羽流派就来了一个人,那个年轻的大能并未出现,而田智至始至终也没有说明原因,房玉山等人便觉得那个年轻大能的确是个极其高傲的人,这架子拿的相当高。

  毕竟如果有正当理由,下边的人不会不汇报。

  房玉山和周必武万万没想到,不是下边的人不汇报,而是詹兰琪并非专职的文职干部,而且当时的心思没在这上边,故而根本就没有去询问田智,又把贝思甜当成了罗旭东附带的,就这样给安排了。

  众人一同驱车前往市医院的停尸房,那边已经被全面封锁,就等着众人的到达。

  这件事已经被军部全权接管,所以现场封锁的人都是当兵的,房玉山等人长驱直入,直接来到停尸间,他们到的时候,尸体已经被安放在那里。

  尸体都被冰冻,因为没有查明原因,也因为这件事极为特殊,故而当时法医并未进行缝合恢复,这也是上边下达的命令,而是直接进行了冰冻,保存了当时的情况。

  所以现在呈现在各个玄医面前的,就是从录像中看到的最后一幕。

  陈阳来到那具肠子腐烂的尸体面前,但是无论如何他都看不出这人死的时候,肠子是不是已经彻底腐烂了。

  “二位,如何判断这人死时的状况?”陈阳问道。

  他并非不服,而是真的疑惑,田智看了那具尸体一眼,他在想师父会是如何判断的?

  贝思甜看到的录像和他看到的是一样的,为什么贝思甜就能看出不同,是从哪里看到的?

  田智并未从尸体本身出发,而是从贝思甜的视角出发,很快就找到了端倪。

  师父肯定是有所比较,是什么跟什么比较,这还用说吗,自然是腐烂的肠子和鲜活的内脏的比较!

  除了肠子腐烂之外,其他的内脏完好无损,回想起当时的录像,如果经验丰富的,的确可以凭借当时的内脏情况作出一个初步判断。

  想到这里,田智有些兴奋,果然还是自己动脑子想出来的结果有成就感。

  贝思甜此刻就在最后一具尸体面前,前两句尸体她已经有了定论,就是这最后一具。

  “嫂子,有什么结果吗?”詹兰琪见贝思甜看的认真,笑盈盈地站在她身边问道。

  尽管这么问,但是她却丝毫没觉得贝思甜这里会有结果。

  岂料贝思甜点点头说道:“只有这最后一个,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詹兰琪挑眉,“这么说,之前两个人的死因,嫂子已经知道什么情况了?”

  她的声音有些高,立刻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力。

  贝思甜全神贯注地在想最后这个人的死因,故而点点头,说道:“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