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816章 这位是罗师长的夫人
  詹兰琪上来将电视打开,将一盘录影带放进去,里边便出现了清晰的画面,这是一家小型孤儿院,里边从上到下从里到外的大人全都死光了。

  录影带中播放的画面好似修罗场一般,到处都是血,到处都是尸体,死者死因五花八门,很显然并不是一种死因。

  这种场面即便是见惯了生死的玄医看到也目录惊骇之色,想不到在太平盛世,竟然还会出现如此惨无人道的屠杀!

  “这个录影带是高度保密的,保密级别为aaa,请各位看过之后,不要口口相传,禁止对外宣讲。”詹兰琪清丽的声音响起在小会议厅当中。

  “下边是公安系统安排法医对几名死者进行的解剖。”詹兰琪一帧一帧地往后跳,然后停顿在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人身上。

  玄医全部都是中医传承,对于解剖,大多数人了解过,但是很少有现场观摩的,因此看到这副样子,不禁皱起了眉头,但是还是都认真地看完了。

  詹兰琪本身就是玄医出身,自然知道单凭这个解剖的过程,在场的玄医恐怕是看不出个所以然的,所以解剖过程她是稍稍快进的。

  在一些重要的画面上进行了停顿。

  “这个死者的肠子全部腐烂在肚子里,法医给出的结果,腐烂的过程相当快速,很可能是在死者活着的时候开始的!”詹兰琪将画面放大了少许。

  画面当中除了鲜红的血液,肚子里还有一段段青黑色的东西,带着粘稠的液体躺在肚子里,若是詹兰琪不说,在场的人只看画面,甚至都不敢断定那是肠子。

  “这个死者,胃里全部都是这种小虫子,整个胃部都被挤满了,当时一到下去,好似被撑开了口子,一下子就爆开了。”詹兰琪将画面恢复正常,画面当中是法医解剖的过程。

  果然如同詹兰琪所说,法医一刀下去,整个胃就爆裂开来,从里边流出来很多小飞虫般大小的虫子,看样子已经死掉了,但是仔细看,还可能看到那一坨的小虫子当中,偶尔有动弹的。

  詹兰琪播放这个画面的时候,眼睛根本不往屏幕上看,她实在是受不了这个画面,想想胃里全是虫子,简直太恶心了,让人毛骨悚然!

  “另外这个是比较离奇的,法医对死者进行了解剖,但是发现身体器官内脏全都完好无损,但是发现的时候,人已经死透了,至今不明死因。”詹兰琪说道。

  她按下暂停键,看了一眼房玉山,见他点点头,便继续说道:“这三个人是比较典型的,也是法医完全无法理解的,三名死者的尸体正在被提取过程中,手续办完之后,就要劳驾各位随同我们前去验尸。”

  剩下的死者死因也是千奇百怪,但是至少法医能够理出个头绪,这三个人的实在无法用言语来解释,只能交给特殊部门。

  现在玄医基本上就充当了法医的角色,验尸也是这个任务当中最为重要的环节之一,从这些尸体上寻找线索,是他们的任务,至于如何执行,应该是用不到玄医的,当然,除非有特殊情况。

  这段录像权当是给这些玄医们的预热,也是希望看到这样修罗场般的画面,他们能够真正重视起来,从而认真的帮助他们任务。

  下方的玄医已经各自讨论起来,看得出他们也是相当震撼的,房玉山觉得这样的效果很好,他们毕竟不是兵,没有经过军事化管理,还是先将他们的积极性调动起来比较好。

  最前方的林云平和田智各自沉默着,最后边的贝思甜也沉默着,前边的两个人军部一直都关注着,他们也希望这两个特邀的人能说出个所以然,解了当前的困惑,他们的任务才好更进一步。

  现在他们甚至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这样实在是太被动了。

  不管是林云平还是田智都没有发表意见,贝思甜更是不会发表什么意见,他们都等着亲眼看一看尸体再说,只看画面,虽然立体清晰,但是贸然判断也不妥。

  众人的讨论自然是没什么结果的,在没有亲眼看到尸体之前,谁也不敢随便下结论,若不然一旦判断失误,丢的可不是自己的人。

  这么多玄医在场,自然也在暗暗较劲,有竞争就有压力,也才会有动力。

  詹兰琪看了一眼坐在最后的贝思甜,心思一转,来到房玉山说了两句,房玉山想了想,点点头。

  随后,詹兰琪回到中间的位置,扬声说道:“各位前辈也看了录影带,也讨论了半天,不如说说自己的看法或者意见,最后的手续还在办理当中,我们不如想理出一个头绪,这样验尸也好有个目的性。”

  只是说看法和意见,并不下结论,这倒是可以。

  众人原本也很想说一说自己的看法,公开讨论一番,有了詹兰琪这番话,正好可以场所易语言。

  詹兰琪笑着看了下边一眼,笑语晏晏地说道:“刚刚听到陈家前辈的讨论,不如请前辈说一说?”

  陈家的综合实力是不如魏家秦家的,澳门赌博网站:这一次来主要目的就是为了镀金,能够被古木流派的人称为前辈,陈家的两个人还是相当满意的。

  一个花白头发五十来岁的人说道:“我们刚才和周家讨论了一番,那个肠子腐烂的死者,很像是中毒,如果是中毒,其毒性之剧相当罕见,当然了,在亲眼看到之前,这些也仅仅是猜测。”

  这人叫陈阳,他给自己留了余地。

  被提名的周家也跟着附和。

  另外两种他们没有发表意见,因为胃里塞满了小虫子这种事,难不成是自己吃下去的?这种事着实匪夷所思,至于身体完好,莫名死亡的那个人,在验尸之前更是不好发表言论。

  詹兰琪笑呵呵地听完,然后将目光转到最后一排,说道:“贝大夫,你有什么看法吗?哦对了,忘了和将军说,这位贝大夫,可是咱们罗师长的夫人!”

  她的话一说完,房玉山和周必武,以及军部的其他人都纷纷看过来,好奇地打量起贝思甜。